•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友记忆

王尧:跳长鼓舞的邻家妹妹(6)

时间:2015/7/3 9:24:41   作者:王尧   来源:抚顺7000   评论:4
内容摘要:跳长鼓舞的邻家妹妹王尧这篇文章里的妹妹,不是我的胞妹,而是我少年时在榆林职工住宅楼一起长大的邻家小妹,一个天生喜欢唱歌、跳舞的女孩子。我要记叙的是在近20年前曾看过她跳了一场恍如隔世的舞蹈。记不清确切的年份,大约是1996年左右的夏天吧,有几名朋友来抚顺作客,由我陪同他们到我市一...



  我站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觉得自己的手和心有些颤抖,但握着燕子的手却不愿松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我看清了燕子夹着的是她刚刚换下来的舞蹈服。那一刻我在想,我的邻家妹妹不应该站在这里。获得过金奖的她应该站在万众瞩目的舞台上,应该在雄伟的工厂,在广袤的矿区,在任凭多么专业的舞蹈比赛的舞台上,在电视上为她的父辈、兄弟姐妹表演,为她的母厂争取荣誉,她应该获得更多的奖项。她的丈夫应该知道她练习舞蹈得过的腰伤,应该百般地心疼、呵护她。仅仅一个舞者、表演者的身份已经不能与她匹配,她本该成为工厂或艺术院校的老师,本应该培养出更多翩翩起舞的“小燕子”,而这里实在太小、太嘈杂,这里不该是她的舞台,她不该忍受着粗鄙的喝彩为她才刚刚几岁的“小燕子”衔泥,就像一朵鲜花不应该栽在没有雨水的沙漠上一样。

  我的邻家小妹还是那样快乐地看着我,看着木讷、无言的我,燕子渐渐静了下来,她看着我那清澈如水的目光,像是欣喜,又像是不知道怎么才能安慰我。忽然,她一把拉起我的手,在她的脸上飞快地贴了一下说:“哥,我没事,别担心。我马上还有一场演出,我要赶时间必须走了,记住,给王叔和朱姨带好啊!”说着,又握了一下我的手,就扭过头去,头也不回地走了。

  当燕子走出了我的视线,不觉中,我的两眼忽然灼热得酸起来,忽然变得有些模糊。

  燕子的父辈们,包括与我们同龄的工人的后代们,有山一样的脊梁,海一样的胸怀,是共和国最坚固、最值得珍惜的基石。当变革来临,命运要求他们从头再来的时候,他们也有过理所当然的困惑不解,犹豫和彷徨,甚至愤怒和悲怆,但最终仍然选择了牺牲,选择了为了这场变革悲壮的奠基。他们没有“人到中年万事忙”的呻吟,没有伸手向任何人要什么,负担沉重、积蓄微薄的他们咬紧牙关开始了再一次远征。他们比任何人都有资格享受父辈和自己的牺牲所换来的成果,而这一点考验着所有人的良知。

  若干年后,我再一次见到了燕子,她和两个弟弟的音响、舞美公司已成为本市知名的专业团队,承担了很多大型庆典活动的演艺服务,我也知道了武叔和武婶也很健康。我的邻家妹妹燕子还是迈着风风火火的舞步,和她的弟弟们风风火火地来,忙忙碌碌地走,留下一路赞誉,迎来一次次演艺服务的预约。

  偶尔参加故友新朋的聚会,看到有的人面对酒店稚气未脱的服务员挑三拣四、颐指气使的时候,我都为这样的浅薄感到羞愧。这样的人不知道这些孩子的父辈也许是为他提供了粮食黍米的衣食父母,也许是为他盖起了高楼大厦的农民兄弟,也许是曾为国企奉献过忠诚和汗水的下岗再就业职工,他不知道这些人包括这些靠劳动吃饭的孩子都比他伟大得多。

  我看到这些孩子,就常常想起当年看到我的邻家小妹跳着长鼓舞的情景,也时常叩问那时自己的心情,可以形容、可以选择的最恰当的词只有两个:钦佩或尊敬!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