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民族   > 满音满字

满音满字

穆晔骏:满语地名翻译中的几个问题

2015-05-30 11:19 《地名知识》 穆晔骏 4128
在地名普查工作上应实事求是地对待所普查的毎个地名,为译准满语地名打下基础。满语地名翻译是一件复杂而又细致的工作,在过去中外书籍中所译的满语地名错误很多,甚至任意杜撰和猜测,使地名失真……

    编者按本文转自《地名知识》(1983年第3期),穆晔骏先生30多年前撰写。文中对满语地名翻译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较为深刻的分析与阐述,直至今天仍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抚顺被称为满族故里,现存很多以满语命名的地名。过去几十年来,抚顺文史工作者做了很多工作,翻译了很多满语地名,但目前仍有很多工作尚未完成。本网转发此文,希望能对从事满语地名研究的专家、学者有所启迪和帮助。——雅典


  作者简介  穆晔駿(1926-1989),满族,黑龙江省五常县人。曾任黑龙江省满语研究所所长,省人大代表、政协常委,第六、七届全国人大代表。1981年起主持开办数期满语学习班,培养来自东三省和北京市的学者、教授及不同水平研究人员250多人。主办《满语研究》期刊,研究发表多部专著,有《满语与文物考古》、《满语基础概论》等。足迹遍布东三省和内蒙古,论证了一大部分山水地名,发现并提出了满语四个语区的新说。国内外知名的满语专家。1989年5月16日逝世,终年63岁。


穆晔骏:满语地名翻译中的几个问题 图1

上世纪80年代初,穆晔駿先生辅导满语学习班的学生  

  黑龙江省是满族的故乡,清代努尔哈赤编收八旗军以前,满族人口比较密集,部落繁多,因而山川江湖,城镇村屯都以满语命名。有些山河的名称在千年以上的史料中就有记载,究竟起源于何时目前尚难考究。有些地名数百年以来一直延续至今。由民国军阀时代至曰伪统治时期虽然改掉了一些满语称谓的地名,依据广大群众的习惯称呼有大量的地名一直流传到今天,有一些巳陆续译成了汉语,作了不少有关其含意的注释。在这次地名普査过程中发现有不够理想之处,即在满语地名翻释中各持所据,众说纷纭,使地名翻译出现了若干不够理想的现象使工作无所依循。视问题的所在,有以下几个:

  1、用满语文语翻译满语地名

  满语文语是满语的文字语言,是由若干元音和辅音字母相拼合而形成的准确的书面语。大量的满语地名带有地方语音特点的口语语音,同满语的书面语言有若干距离(有一些也是一致的)。口头语言有较为频繁的音变。地方语言差异是很明显的,按地方语音差异分为六大语区,即:京语区、盛京一吉林语区、宁古塔一东海语区、阿勒楚喀一伯都纳语区、萨哈连—嫩江语区、伊车满洲语区。

  这六大语区在发音上都各有自己的地方语音待点,这就构成了具有地方语言特点的口语语音上的差异。如《五常县的morin(马)、bira(河),是具有京语口语音特点的,当地的满族群众是在乾隆年间由北京返回东北进行屯垦的,他们带有浓厚的满洲京语口音,把这条河称谓moni(马),bira(河),即莫尼河;而哈尔滨南郊的morin(马)、gashan(屯),群众是本地人则用本地地方语即阿勒楚一伯都那语来称呼,把它叫作mooli(马)、ga(屯),即莫力街。但是穆棱县的morin(马)、bira(河),群众依据宁古塔一东海语音的称呼把它叫作moling(马)、bira(河),即穆棱河,同样在文字语音上都是一个morin(马),但是在地方口语上出现了三个不同的称呼。一是moni(马)一是moli(马),一是moling(马),这三种称呼直接转成汉语就是莫尼、其力、穆棱。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抚顺地名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