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民族   > 满音满字

满音满字

穆晔骏:满语地名翻译中的几个问题(2)

2015-05-30 11:19 《地名知识》 穆晔骏 3800
在地名普查工作上应实事求是地对待所普查的毎个地名,为译准满语地名打下基础。满语地名翻译是一件复杂而又细致的工作,在过去中外书籍中所译的满语地名错误很多,甚至任意杜撰和猜测,使地名失真……

  如果把三个音的地名译成汉文,只靠书面语就很困难了,必须考虑到口语语音和地方语音的差别,以口语作为翻译满语地名的基础音,参照文语考虑到汉语误传满语音的因素,这样就可以准确地译出满语的地名,有的译者抛开了满语的口语,只靠书面语来进行翻译。如果书面语同口语差异过大,得不出结果时,便异想天开,任意猜测,失掉了满语地名翻译的科学依据,造成了难以想象的困难。这种情况不仅现在存在,在日伪统治东北时期和清朝末年都存在过。

  如兴凯湖,在文字语言上的兴凯湖很难找到,于是便猜想这个湖是在1900年淸军同俄军战斗凯旋胜利而得名。这种错误是人为造成的。其实兴凯的文字语言是singgeri(鼠)。而口语为singai(鼠)。地名的出现与地名的环境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由于兴凯湖湖水产丰富,在它的周围水老鼠很多,所以这个湖的命名有它自己独具的特点。

  满语地名译文不考虑地名的环境和口语发音的特点,只靠査辞书用文字语言对号是很难得出正确结果的。当然有一些地名文语和口语是一致的,这就比较容易了。

  2、用蒙古语翻译满语地名

  用蒙古语翻译满语地名是大错特错的,这种B译方法是张冠李戴,严重的谬误。满语有一些从蒙古语借入的词同蒙古语的含义相同,也有一些同音同意的词,究竟是谁借入谁的很难判明,这类词终究是少量的。同蒙古语没有任何关系的地名是大量的,但是在翻译上出现了用蒙语翻译满语地名,即把满语说成蒙古语,因而造成长期的错误得不到解决。

  如,竞把绥滨县的奥里米城说成是蒙语的渡口,把奥里米河说成是蒙古语的渡口河,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这座古城在辽代已有记载,是五国部落的一个重要城池,在金代时期也是五国城之一,辽、金时代这一带居住的居民皆为女真族五国部落人,他们不可能用蒙古语命名这座古城和这条河流,这一带根本没有蒙古族居住,他们更不可能从黑龙江上游不远数千里来到这里给这条河流和这座古城命名。

  辽朝虽然使用的是蒙古语族的语言,但是他们只能派官到这里镇抚,更没有在这里建立什么居民点,亦不可能给这条河流和这座城池生硬地命名。类似这种地名的翻译必须从满族的祖语女真语中去寻找。奥里米这个词是女真语也是满语,即elmin(马驹),奥里米古城是因河而得名,由于这条河流水急流湍而欢腾,故以奥里米来命名。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抚顺地名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