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当代人物

当代人物

抚顺县民众抗日活动

2015-06-01 20:58 抚顺七千年 552
  抚顺县民众抗日活动  韩文章  “九·一八”事变后,时仅三个月,东北全境沦陷。面对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东北人民纷纷举起抗日旗帜。抚顺县人民不甘受日本帝国主义的奴役,奋起反抗日军的侵略,抚顺县一些民众、士绅、军警和地方武装表现出极大的爱国热情,自发的、有组织的抗日武装揭竿而起,...
  抚顺县民众抗日活动
  韩文章

  “九·一八”事变后,时仅三个月,东北全境沦陷。面对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东北人民纷纷举起抗日旗帜。抚顺县人民不甘受日本帝国主义的奴役,奋起反抗日军的侵略,抚顺县一些民众、士绅、军警和地方武装表现出极大的爱国热情,自发的、有组织的抗日武装揭竿而起,或就地、或投奔辽宁民众抗日自卫军、东北抗日联军,与强大的日寇正规军展开殊死的斗争。

  赵亚洲抗日义勇军挺进大队,就是“九·一八”事变后在县内发起最早队伍最大、影响最广的一支抗日队伍。

  赵亚洲,原名赵殿升,是抚顺县富尔哈村人(今属哈达乡)。“九·一八”事变时,赵在沈海铁路任押车警。当时,有个段长毛某号召工人抗日,路工80余人奋起响应,取出仓库的枪械,武装了自己。后因毛某回了天津,故由赵亚洲领导。他将这支队伍带到抚顺县五冲及铁岭县四冲、三岔子一带,举起义旗,成立了“抗日救国军纵队”,赵亚洲自任纵队长。部队以红色袖标为标志,口号是“宁作战死鬼,不当亡国奴”。不久,有5处民团135人来归。3个月后,队伍发展到3000多人。下设10个中队,王树林、杨玉山、胡兴武、方振国、崔殿荣、赵恒连、辛玉生、董二虎、李虎臣、刘鸿图为中队长,黄荣阁任总参谋长,大本营设在三岔子。

  队伍成立后,赵亚洲用5个月的时间整顿训练。没有主动与敌作战。期间,日寇指挥伪军邵本良部来攻击3次,纵队英勇迎战,均将敌击退,毙伤敌8人。时过几天,伪县警察大队又来袭击,赵亚洲沉着指挥,击退来犯之敌,俘一中队长及其以下15人,缴大枪15支,手枪1支。不久,铁岭公安大队来犯,在崔山屯附近双方开仗,敌受伤17人,被俘1人。经几次战斗考验,抗日纵队均获胜利,威名大震。因此,一些友军纷纷要求合编,金山好部800名、王亚楼部骑兵150名、长江好部800名、沈南救国军刘海权部1300名及其他各小股部队数百名,先后编入抗日救国军纵队,队伍迅速增到11000余人。纵队制订了《军纪约法》,并依照该法处决了—些产重违纪之徒,深得百姓拥护和赞扬。抗日救国军纵队控制了东至白旗堡,西至李千户屯,南至公家寨,北至大甸子的大部地区。

  1932年2月,赵亚洲决定攻打沈阳城。他的部署是:金山好率领纵队主力从北边门进攻,夺取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左翼由刘海权率队从东边门攻入,占领兵工厂;右翼由长江好部从小北边门进军,占领工业区;赵亚洲亲任作战指挥。18日晚,抗日纵队万余人发起总攻,主力金山好很快打到太清宫,但左英部队在东陵与日伪军接火后受阻,不能迅速前进,且伤亡很大。这时,天已放亮,又兼两翼协同较差,主力只好撤出战斗,部队到灰山堡整顿。这次作战虽未取得完全胜利,但对日伪震动很大,使其魂不附体,草木皆兵,遂调重兵“讨伐”。为保存抗日力量,纵队部决定将部队分成几股,分散隐蔽活动,刘海权率队回到辽阳,长江好部过辽河奔热河地区;赵亚洲、金山好领百余人退到淸原一带休整。

  5月,赵亚洲又率队回到富尔哈、小寨子一带,重新组织了千余人的抗日义勇军挺进大队,赵任大队长,下辖三个团。他们还在该地区建起军械厂,制造手榴弹。从此,他们经常活动在浑河以北的广大地区,开展抗日游击战争,在两个月的时间里,先后于榛子岭、铁背山、柴河堡、大甸子等地与日军作战多次。8月,赵亚洲率部又向沈阳挺进,途中因遭敌两次围攻,损失过半,只好放弃攻城计划。

  在强大的敌人面前,在弹药缺乏,给养不足的情况下,赵被迫率残部撤到得胜沟一带。这时,弟兄们纷纷要求赵亚洲决策前途。赵亚洲考虑到如果私下遣散队伍,弟兄们返乡后定有后患,便决定公开弃械投降(还有一种传说,日伪当局放出风来,如果赵亚洲不投降,就要血洗富尔哈和小寨子。赵为保全百姓性命才决定投降)。赵通过县内知名绅士伪县政府官员金从九等人联系,由金与日人说合同意,10月12日,赵亚洲率余部200人开到章党火车站,投降日寇。

  丁文范抗日自卫军。丁文范号教昌,抚順县郑家村人(原属兴京县),是中东路护路军总司令丁超之子。丁文范曾与辽宁民众抗日自卫军第六路军司令李春润同学于东北讲武堂。丁毕业后回乡组织一拨人马,以护家院。“九?一八”事变后,李春润曾联系其共同抗日。1932年5月,丁文范在原有武装的基础上,又从沈阳弄来些抢枝弹药,在郑家堡子宣布成立“抗日自卫军“。

  下设两个旅,王治山(王玉棋)旅,旅部设在南彰党长砬沟;岳华甫旅,旅部设在五龙口;郎汉卿旅,旅部设在马郡单;还有马玉样旅,总司令部设在赵亚沟。6月,辽宁民众自卫军建立第一方面军时,丁文范部与李春润部会合,被编为一个旅。随后,丁文范又晋升为增编的第三十二路军司令,人称“小司令”。他率部先在四家子的夫妻岭与驻抚顺日军作战,后又参加了收复东社的战斗,还在本溪和抚顺县内的其它地方向日军征战。同年秋(平顶山事件后),丁文范部大部分头目(王治山、岳华甫、郎汉卿)叛变投敌,他仍高举抗日旗帜,率余部随辽宁民众抗日自卫军总部开赴长白地地区,继续抗战。

  那凤久也是当地抗日武装首领,后编入抗日军第六路军。曾活动在大东州、唐力屯一带。1932年9月,日军到大东洲搜寻我抗日武装时,那凤久、丁文范等率部突袭日军,打死打伤鬼子完田伍长以下数人。

  伪抚順县公安大队长李海峰和副大队长邢龙久哗变起义。抚顺平顶山事件前几天,日寇命李,邢二人到郊外驻防,并同时派日指导官岛崎和宪兵龟田,名曰协助布防,实则监视李,邢二人行动。其实李、邢二人早有起义归正之心。一天,部队行至搭连嘴子,李,邢见时机已到,便捉住岛崎,龟田二人,投奔李春润领导的抗日自卫军,并活动于大东洲一带与日军战斗。

  1932年8月,抚联县南彰党清末举人林符和营盘的士绅佟冬阁受到人民群众抗日行动的影响,激发了强烈的爱国热情。率领多人参加了李春润领导的抗日自卫军。两人因有较大的声望和号召力,分别被编为一个团和一个旅。

  到1933年,民群抗日自卫军先后失敗,但民众抗日活动没有停止。1934年起,抚顺县民众执日武装一山林队又揭竿而起,到处袭扰日本侵略者。郑五子领导的“全胜”,陈柏凤领导的“忠扬”,杨凤玉领导的“忠侠”,以及朱梅乐领导的队伍,都是反日抗日的武装。

  杨凤玉,号称杨忠侠,是峡河三家子人,“九·一八”亊变后在牟敬堂组织的抗日军里任营长。后来牟敬堂投敌,杨凤玉带部分人枪进山,报号”忠侠“。杨凤玉旗帜鲜明,不骚扰百姓,很受群众欢迎,他的部队活动的特点是宣传抗曰为主,到处唱反满抗日歌,宣传抗日,号召人民抗战。1936年秋,抗联一军三师到眼望山一带活动,杨凤玉下山到三师驻地,要求加入抗日联军,遂被抗联收编。

  朱海乐,本名朱玉喜。他是抚顺县英守堡子以养蚕为生的农民,家境贫寒。1934年春,朱海乐伙同邱倔子、叶铁侠、杜久青谋划”上山“抗日,很快聚众200余人,活动在抚顺县。后来队伍不断壮大,活动范围扩展到新宾、桓仁、本溪等地区。1935年5月,朱海乐在新宾査家堡子参加了杨靖宇主持的抗日联合大会。朱海乐被任命改编后的游击大队—中队长。

  改编后,朱海乐率部活动于桓仁境内。同年农历腊月14曰,朱海乐部与人民革命军一军一师配合,攻打本溪碱厂。朱海乐亲自率队由南面攻打,但因行动迟缓,使整个战斗失利,而被迫撤出战斗。

  1936年1月8日,朱海乐率150余人和抗联一师百余人,在桓(仁)兴(京)边境与在东边道”治安肃正“的日本军忽路、宫尾、友枝各部队激战,给敌人以重创后,迅速转移。

  是年秋天,朱海乐部活动在抚順县海浪、安家,汤牛录沟以及抚沈交界的富家屯、田家屯一带。这期间在海浪窝棚沟与沈阳日军守备队接火,伤敌6人;在邹家东沟,果木园子一带与敌故斗,伤敌10余人。11月,朱海乐部又在汤牛录沟(今拉古乡浅沟村以上)与沈阳日军守备队—个营发生激烈战斗。

  一天,朱海乐部正在汤牛录沟—带活动,被日寇发现,日寇派一守备队乘三辆汽车,经龙须岭向苏家大背进行围剿。由于敌我兵力相差悬殊,朱部立即转移。日寇调头奔长山子方向包抄。下午四点钟,敌车到肖二岭又遇朱海乐部,发生战斗,朱又率部向北转移。

  时值天晚,日军守备队在长山子驻扎。夜两点多钟,敌突然出发,把朱海乐部包围在小田屯的大砬子山上,朱海乐见地形有利,便拼死与敌开战。日军匍匐向髙地攻击两次都被朱部打退,战斗非常激烈,日兵被打死2人。激战两小时后,朱海乐率部经八家子、地窨子沟、高头岭一线转移。这次战斗,朱海乐部伤亡很大,其二儿子朱德金腹部受重伤,撤退时寄居人家养伤。后被出卖,遭日寇杀害。

  抚顺县民众武装抗日活动,从1931年末到1937年末,持续了6年之久。面对强大的敌人,一些武装组织或被消灭,或不战自溃,还有一部分参加了抗日联军,继续抗战。抚顺县民众武装抗日活动虽没能坚持到抗战胜利,但是也给敌以沉重打击,扰乱了日伪统治,表现了民族的气节,在抚顺人民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斗争中写下了不朽的篇章。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