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抚顺知青

抚顺知青

王维俊:“噶咕”的“老绷”四叔(2)

2015-06-07 07:54 抚顺七千年 王维俊 2030
我挺佩服这个“噶咕”的“老绷”四叔,那个大脑瓜子没白长,里头都是挣钱的道儿,可惜就是当不了队长,否则,羊草沟早就有好日子过了。不知道现在日子过得怎么样?

王维俊:“噶咕”的“老绷”四叔 图1

 

  还有一回过“五月节”,也正是铲地的大忙季节,东家不愿意让干活长短工往家里跑,派人往地里送饭,送的是粽子,但不给白糖,你说送的什么?是细盐。“老绷”一看,这东家太可恶,竟搁细盐当白糖调理我们,咱们也别让他好受。领着大伙吃完粽子,开始铲地,铲到东头就把锄头一扔,进山里找泉眼喝水,磨蹭一会儿,就往回铲。到了西头,把锄头一撇,就往河套跑,又去喝水,再去撒泼尿,拉回屎,半天也没铲多少地。东家到地里一看,十多个人半天也没铲两亩地,就说“一头午就干这点儿活,白瞎我给你们送的粽子了,一帮白眼狼!”“老绷”说:“东家,粽子挺好吃,就,就是白糖吼吼咸,给我们都齁够呛,嗓子眼儿直冒烟, 就差着火了,不,不得找点水喝…喝呀?这跟前又,又没有水,我们还能回家…家喝呀?”嘟嘟囔囔、磕磕巴巴地说的嘴丫子冒白沫子。东家自知理亏,没了二话,怕怕屁股,一撅搭走了。“老绷”偷偷地笑。

 

  他有不少手艺,扶犁点种,扬场簸簸箕,庄稼活全会,还会不少别人不会的手艺,不知道跟谁学的。比如他会“熟皮子”(鞣皮子)。谁家扔个死狗崽子,他都捡回家,剥下皮“熟好”,狗崽子都是绒毛,皮还薄,又轻又暖,做成满是绒毛的皮帽子、皮手套、皮套袖,谁都喜欢。要是大狗,他就多泡几天,然后用一把像鲁智深使的水磨禅杖那样的铲刀,镪去肉里子,精心鞣制,做成狗皮褥子,再吊个里子,在狗眼睛那还整点儿红布,做成眼睛,拿到集上一卖,就是三、五元钱。反正别人不要的死猫、死狗在他的手里都能变成嘎嘎新的钱,把别人眼馋够呛。

 

  夏天队里死个羊,羊皮没人要,他都拿回去熟好,然后用黄米面一洗,洗的刷白,再用细毛刷在羊毛上弯弯曲曲一甩,直毛就变成了卷毛,好像是滩羊的羊羔皮,没人要的东西变成了做皮袄的好料子。他告诉我,“皮行”里的猫腻太多了,讲究也多,什么“宁穿圈黄,不穿老羊”,什么什么的记不住,他的脑袋里净是些“噶咕”东西。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王维俊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