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抚顺知青

抚顺知青

杨旭:怀念老同学丁兴顺(2)

2015-06-19 11:03 抚顺七千年 杨旭 2151
每当我们同学聚会的时候,总会想起一个人,那就是老同学——丁兴顺。也会想起二十五年以前,他的那些往事。

  自从上次回抚谢绝到他家之后,我逐渐感觉到他一直在关注着我。

  那是在一九六九年的初夏,在共同的生产劳动、集体生活中,我开始被一位即帅气、又有才气的男生所吸引,他那阳光的笑容、清澈的眼睛、动听的语言和文武双全的体魄把心打动了。可是有一天,丁兴顺见我一个人在青年点的屋子里,于是来到我面前,微低头,目光却在躲躲闪闪,并断断续续、半吐半咽的对我说:“我知道你们俩昨天晚上……,他先说了,要不然我……”,欲言又止,我明白他这是在向我表白,但我的心不在他那儿,“要不然”也是不可能的。所以我既不解释,也不理睬,直到后来因某种原因,我离开了羊草沟。

  一九八七年二月,我从学校调到了市教委(当时不叫教育局),此间,我遇见了在同一机关工作的丁兴顺,十几年未见面的老同学,此时我们彼此都已成家立业。那时,虽然我们不在一个楼层工作,但我们是一个党支部,政治学习都在一起。这样相处的时间长了,感觉他的工作能力很强,业务精通,又很受领导的青睐,人际关系处理的很好,是个好人。但好人却运气不好,一场车祸,夺去了他年轻的生命。

  事情发生在一九九○年夏季一个周末的晚上,他所在的处室全体人员及离退休老同志,分别乘坐两辆面包车,前往锦州集体活动。当时,处长随工作人员坐在第一辆车,他随离退人员坐在第二辆车,因为长途行车,他怕司机中途打盹儿、犯困,就坐在了司机右侧副驾驶的坐位上,途中还时不时的讲些笑料逗大家开心,有时也同司机聊上两句。可他这车里几乎都是年龄较大的老同志,由于路途太远,时间又长,以及车辆行驶中的颠簸,车里人逐渐的都睡着了,时不时的还发出了鼾声。每当车内出现这种状况,最怕“瞌睡虫”骚扰司机,稍有不慎,就会出大事儿。当时我的老同学没有睡,还在坚守岗位,几次给司机递烟,聊一聊、逗一逗,让司机提起精神、趋赶睡意、安全行驶。尽管如此,灾难,还是降临了!

  记得那天,当车辆行驶到午夜,天空下起了瓢泼大雨,对面不见人,漆黑的夜晚,伸手不见五指,行驶在国道上,只能靠车灯的微弱灯光,照在眼前地面的两米以内,缓慢的行驶着。此时,面包车行驶在新民境内,在一个转弯处,从对面开来一辆载货的大卡车,虽说速度不算快,可它是从高坡向下俯冲,这时,面包车司机似乎听到了车“喇叭”的响声,感觉不妙,急忙打方向盘,情急之中方向错误,把车的右侧让了出去(丁兴顺坐的位子)。说时迟那时快,只听“砰”的一声巨响,两车相撞,面包车被卡车撞得前车体严重变形,车里的人全部被撞晕了。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知青记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