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龙凤旧事》之爷爷的北平、北京

2015-07-02 19:11 抚顺七千年 王维俊 1702
我知道爷爷对自己的病情十分清楚,他只是不说而已,他不想让家人过于担心。他是饱读诗书,见过大世面的人,难道还不明白自己的病是怎么回事?
《龙凤旧事》之爷爷的北平、北京 图1

  题目是不是很怪?是的。一九六六年的八月,是我爷爷阔别北京三十五年后的一次悲摧之旅。这次爷爷去北京,是去手术的,而不是同三十五年前一样,是避难和求学的。

  三十五年前,也就是一九三一年,爷爷考入奉天张学良创办的东北大学。很可惜,刚刚入校不久,就爆发了“九·一八”事变,东北沦陷,东北大学迁址北平。他离开家乡,告别我的奶奶和刚刚一岁的父亲,只身一人到了北平。在北平靠自己勤工俭学和朋友的资助读了四年书,完成了他的学业,他是学金融的。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卢沟桥事变”,他投笔从戎,到了广州,考入了“黄埔军校”,参加了对日的抗战,一九四九年才回到家乡。那时候我的父亲已经已经十九岁了。时隔三十五年,他又来到了这个留有他青春记忆的城市。但已是物是人非,今非昔比了。

  一九六六年八月,他被诊断为胃癌。他的工作单位对他相当不错,五十五岁的爷爷,是供销科的副科长,年轻时走南闯北,现在更是科里的主力,有些出差的活,都叫他一个人给包了,北京几乎每月都要跑一回。可到了这个时候,他已是胃癌晚期,抚顺没有医院能治,抱着一线希望,到北京手术,期望能延长他的生命。科里还专门派了一个叫李滨珍的女同志,帮忙跑跑颠颠,家里由我奶奶陪同。

  八月十三日买好了车票,晚上准备上车。知道爷爷要去北京手术,我说什么也要去,一定去北京护理爷爷,谁劝都不好使,看到我十分坚决,爹妈答应了。我来不及准备什么像样的服装,穿个挎栏背心和短裤,买了一张站票就上了火车。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龙凤旧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