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王尧:我的患难兄弟小龙

2015-07-21 20:31 抚顺7000 王尧 1792
我的患难兄弟小龙王尧今年春节我过得有些失落甚至闷闷不乐,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我跟患难兄弟小龙突然“失联”了。小龙开夜班出租车十多年了,我晚上闲下来正是他忙的时候,我们虽然见得少,但电话联络没断过。以往他换了电话就会告诉我新号码,这次他的新老手机号不是关机就是空号,家里还没电话。突然失去了...

王尧:我的患难兄弟小龙 图1


  今年春节我过得有些失落甚至闷闷不乐,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我跟患难兄弟小龙突然“失联”了。小龙开夜班出租车十多年了,我晚上闲下来正是他忙的时候,我们虽然见得少,但电话联络没断过。以往他换了电话就会告诉我新号码,这次他的新老手机号不是关机就是空号,家里还没电话。突然失去了联络,让我心烦意乱,胡思乱想,就像丢了珍藏多年的宝贝。


  小龙是我在挖掘机厂工作时的患难兄弟。1988年我由厂团委到铸钢分厂兼职团总支书记时,小龙是设备段兼职的团支部书记。小龙名叫龙忠伟,大我一岁,1米77的个头,皮肤黝黑,身材矫健,为人忠厚诚朴,带着一股厚重的、我熟悉的泥土气息。

  俗话说“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小龙早在厂团委对入厂青工的培训活动上就认识了我,觉得我的讲话也比较实在。通过接触我知道,小龙家是家庭成分不好、有“历史问题”的下放户,七十年代初被下放到了新宾县南杂木镇,小龙就是在农村长大的,高中毕业才回到城里,考进了挖掘机厂技校。

  我和小龙都有自幼在农村生活的经历,耳濡目染了乡间淳朴的民风,乡亲的古道心肠,都深知父母在艰难困苦的日子抚育儿女的不易。我们也都一样在漫山遍野奔跑、嬉戏,小龙跑成了厂运动会1500米的长跑冠军,我跳成了厂三级跳远和跳远冠军。共同的经历、性格和爱好让我们俩比别人自然近了一层。文词叫“一见如故”,通俗地说,我们自共事开始就特别对脾气。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