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抚顺知青

抚顺知青

王维俊:大队书记自杀之谜(2)

2015-07-28 11:17 抚顺七千年 王维俊 1592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出现什么特殊的情况都不算稀奇。今天你是座上宾,明天你可能就是阶下囚。今天你批斗别人,明天游街示众的可能就是你,一时间上演了多少让人啼笑皆非、悲欢离合的故事。

  他对我们下乡青年很关心。我们的“公寓”,都是他给掂兑的,靠近村中的道路,靠近水井,又是独立的一个院。每天下工后,他都要来点儿上看看,和我们一起跳“忠字舞”、唱“语录歌”,参加我们的“三请示”、“三汇报”活动,神情专注,虔诚无限。

  他给我们安排一些活动,有些我记忆很深。每天早上五点必须轮班起来,站在房顶上用话筒宣传毛主席的最新指示。冬天的五点,四周漆黑,我们比公鸡起的都早。顶着凛冽的寒风,声嘶力竭地喊。把毛主席的最新指示送进每个熟睡人的耳廓。人们嘴上不说,心里都有些烦“操他妈,就他能整景,连个安稳觉都不让睡!”我们心里知道他们烦的是谁,我们也烦,但没办法,书记安排的谁敢不去干?

  前天晚上还给我们安排新任务,让我们“要宣传毛主席指示不过夜”,凡是毛主席有什么新的语录、指示要连夜宣传。

  “你们是下乡青年,是来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是毛主席的红卫兵。怎么捍卫毛主席?怎么在广阔天地练红心?我知道你们当中有的人家庭出身不好、有的家里有些历史问题,现在可是考验你们的时候了!宣传毛主席的最新指示就是对你们最大的信任。不要怕冷,不要怕难。有我呢,谁也不敢说什么!有人说我出幺蛾子,我不怕,我就是要出幺蛾子,就是要出风头。我相信你们一定会做好!”他的话既有压力又有激励,弄得我们十一个人心里七上八下的,又不敢提反对意见。只有照他说的再调整我们自己的思路和行动。起早贪晚,把毛主席的最新指示一字不落地宣传到各家各户,宣传到每一个角落。

  不管怎么说,他的突然死亡,对我们来说还是感到不可思议。怎么还喝了1065?昨天还在一起学语录,今天就阴阳两隔,有点儿太滑稽。前天还给我们安排了新任务,今天就到马克思那去报到了,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怎么回事儿?!

  我急忙跑去看。他已被穿好了寿衣,直挺挺地躺在“排子”上。小莲妈揭开“蒙脸布”,我看到他的脸色蜡黄,全没了往日的风采。小莲妈欲哭无泪,诉说着他的“天”的死亡。昨晚还好好的,白天去公社开了一个会,回来有些不爱说话,晚上扔下饭碗就去了你们青年点儿。回来说还要出去,就再没回来,在房后喝了药了。因为什么谁知道啊!说着,把一个空的1065瓶子给我们看。“你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究竟是为了什么啊!你好狠心哪,扔下我们娘四个可这么活呀”,他老伴儿哭天抢地,三个女儿撕心裂肺,好不凄惨。

  他的葬礼不隆重,除了村里的人,亲戚朋友,公社都没人来。一时间他的死成了一个谜。

  有人说“是在公社会议上说错话了,让革委会领导给批了”;也有人说“不是说错话了,是念错毛主席语录了”:还有人说“都不是,是对地富反坏右批得不够,落后了,被公社革委会给点名了”。等等。没一条消息有确切的渠道,究竟因为什么死的,没人敢刨根问底。反正他死了,是真的。在羊草沟是看不见他了,再也听不到他响亮的“小嗓子”了。

  他的葬礼似乎是个佐证,公社不怎么得意他,看来不怎么得烟儿抽。

  村里的一家当户没传出更多的闲话,两姓旁人都多少沾亲带故,也不敢瞎议论。老叔曾神神秘秘地对我说,有人给他“上弦”了,背后下刀子了,为的是把他整下去,好顶上大队书记的位置。我多少有些相信。反正人多嘴杂,什么样的揣测都有,我们不敢跟着瞎嗙嗙。

  人死为大,还是让他安静地走吧!只可怜小莲她们娘几个。家里没了硬劳力,一个寡妇,带三个没成年的孩子,日子难过呀!小莲辍学了,和大帮社员一起下地,没了往日的欢乐!见人不敢抬头,不再洋气棒棒。看她那小可怜样,她爸的死真是个谜。

  现在想想,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出现什么特殊的情况都不算稀奇。今天你是座上宾,明天你可能就是阶下囚。今天你批斗别人,明天游街示众的可能就是你,一时间上演了多少让人啼笑皆非、悲欢离合的故事。2015年7月24日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知青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