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今日抚顺

今日抚顺

魏亚南:《义勇军进行曲》原创探访记(四)(3)

2015-07-29 20:41 海外网 魏亚南 1804
国歌也像多灾多难的祖国一样命运多舛,在大陆最大的争议就是,借口国歌过时了,国歌不但曾被停止用词,还险些被“整容”。

  家,他们的家本应在清原县中寨子村孙家大院,可毁家纾难典出去了,接着又让日伪军一把火给烧了。从此一家人四处躲藏、颠沛流离。起义圣地、国歌初创地、孙家的根,在哪里?至今没个说法。

  躲过初一,没有躲过十五。文化大革命来了,清理阶级队伍,造反派说他们家是大地主、孙耀祖是国民党少将、参加过义勇军的儿子孙镇中也有历史问题。1971年,孙镇中被大肆抄家,发现了后代还保留着国民党一级上将(力主抗战)的唐生智1937年为抗日烈士写的祭词:“悼义勇军孙旅长耀祖:‘光耀山河’”。于是,把好不容易保存下来的、先烈的文物级物品、亲笔书信、字画和名人字画悉数收缴,临了开具了一份收缴花名册,总共74件物品被抄走。拿走了东西,顺便还将孙镇中带走,关进了牛棚;继而,强迫年近30岁、已经上班的孙耀祖孙子孙克本上山下乡接受再教育。因为株连九族,孙家所有沾亲带故的后人,都长期背负沉重的政治包袱,连要求进步入党都难于上青天。

  文G后,烈士儿子孙镇中赴省进京,多方奔走,四处作揖,请求落实政策,按清单返还抄走的烈士遗物。可几十年过去,至今几乎无人理会,一应烈士遗物泥牛入海无踪影。

  不久前,设在卢沟桥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找孙家征集烈士遗物,可他家几乎一件也拿不出来。孙镇中只好以不肖子孙自称,跪拜于孙耀祖烈士空穴墓前长跪不起,临终死不瞑目。

  再说集中埋葬先人的墓地,长期被一些人唾弃为“地主坟”,险些被挖坟掘墓,幸亏有烈属证充当“护坟符”才保留到现在。

  想到烈士留下的“父之体骨,倘能回籍,暂不入土,必等国土收复,民众免遭灾难时,再为安葬”临终遗言,后代子孙因先烈生前抛头颅洒热血,死后仍不得安宁而愧对于心。看着县城北面半山腰上风光的清原县革命烈士陵园,始终与自家无缘,兀自望洋兴叹。可谓烈士身后,至今阴阳两无着!

  这还不算,唱烈士创作的义勇军歌也长期被视为罪过。孙铭武长孙孙显庭忆述,1963年以前就听他父亲孙超唱《义勇军军歌》。受父亲的教诲,他一看见红旗,就想起国歌,就想起《义勇军军歌》。他经常面壁哽咽着唱起“起来,不愿当亡国奴的人们”,怀念爷爷闹义勇军的壮举。文化大革命期间,竟因此被诬陷为篡改“国歌”,关进牛棚。

  孙耀祖孙子孙滦宁,文G前父亲孙向诚就教他唱义勇军歌,以此怀念抗日英烈爷爷。不料一次在别人唱国歌时,因不经意间哼唱《血盟救国军军歌》,被学校造反派听到,说他篡改国歌,遭到无情批判。害得家人们长时间不敢再唱烈士创作的母本国歌。

  今天,可以肯定历史还是进步了。烈士的家人们终于能够带着抗战胜利60周年纪念章,扬眉吐气、昂首挺胸地高唱国歌,高唱几乎忘却、甚至失传的、先人们创作的、必将名垂青史的抗日救国军歌了。当下,阖家正以前所未有的兴奋心情,迎接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大庆呢!(完)

  (撰文:《人民日报》原资深记者魏亚南)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抚顺国歌奠基地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