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王尧:青春里最美的相遇

2015-08-06 07:37 抚顺7000 王尧 2550
与那些“花儿”的相遇并一路走来,令我的心灵之树长青,就像懵懂少年总带着郁郁葱葱的心态虎虎生风地走在路上,永远不知天高地厚地踏过春夏秋冬。

  花儿与少年是青春岁月永恒的主题,就像歌德在《少年维特之烦恼》里吟诵的那样,“青年男子哪个不善钟情,妙龄少女哪个不善怀春?”但最美的相遇不一定就是爱情,只是台下的观众忘不了台上那些风华绝代、赏心悦目的主角;相遇的记忆也不应只沉淀和闪烁,更应升华在岁月途中。与那些“花儿”的相遇并一路走来,令我的心灵之树长青,就像懵懂少年总带着郁郁葱葱的心态虎虎生风地走在路上,永远不知天高地厚地踏过春夏秋冬。


  1982年,我18岁。这年我参加了工作,就此在我的母厂——抚顺挖掘机厂度过了整整十年。这十年里,我有九年是工作在共青团岗位上,从青春少年时干到青春即将谢幕的“准中年”。当年的抚顺挖掘机厂,是座拥有一万八千人的大厂,青年人就有八千之众。抚挖厂的男青年们,英俊潇洒者浩如烟海,而工厂的“花儿”们,更是犹如繁星般众多,她们是整座工厂,更是共青团这个集体里一道道靓丽的风景。有道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肥水不流外人田”,在几代人都工作、生活的同一座工厂里,俊男靓女间的情感故事也数不胜数,有的结局花好月圆,有的无疾而终,有的说得清是爱,有的朦朦胧胧的说不清道不明,就像《花儿为什么这样红》里那句含含糊糊的歌词,“它象征着纯洁的友谊与爱情”。

  感谢共青团的工作岗位,让我遇到了工厂很多美丽的“花儿”。 她们是抚挖当年成千上万最优秀的女孩子的代表。她们都大我几岁,是当时工厂里最漂亮、口碑最好的女孩子,也是令很多“少年”们默默心仪的“大众情人”。想起与她们的相遇,回忆起她们的美丽、才华和刚毅,总令我想起俄罗斯大诗人普希金的那句诗“犹如昙花一现的幻影,犹如纯洁之美的精灵”,因此,我就取她们名字中最美的一个字来称呼她们。

  长挖归来的“冬妮娅” 

  长江挖掘机厂(今四川邦立重机,抚顺7000有专稿介绍它与抚顺挖掘机厂的历史渊源)是60年代初从抚顺挖掘机厂分离出去的,用土话说,是抚顺挖掘机厂这个我国挖掘机行业的开山鼻祖“下的崽”。当时长挖的管理人员、技术工人包括生产设备号称“钢人铁马”,都是抚挖派出的管理骨干、技术骨干,划拨的一流设备,相当于抚挖一半的家底。长挖的抚挖人,在那里工作、成家、娶妻生子,直到八十年代初期才陆续调回抚挖,有的就留在了那里。


王尧:青春里最美的相遇 图1


  1983年秋的一天,正在厂团委担任宣传干事的我接待了一个从长挖调回抚挖,要接转团的组织关系的女孩子,她叫瑶。她明眸皓齿,清秀典雅,留着乌黑的披肩卷发,1.75米的个头,身材健美高挑,容貌颇像越剧《红楼梦》里扮演黛玉的著名越剧演员王文娟。那时团的组织管理是非常严肃的事,长期失去联系的团员会被除名。她所在的团支部是计量处,我就代替组织干事办理了手续。

  瑶是计量处的技术骨干,技术职称是助理工程师,写的字非常漂亮。她是团青骨干,积极参加团的各项活动,但就是无意担任团干部,属于专情于业务工作的尖子。她不经意中在工厂的青年圈子里大放异彩,是在厂共青团组织的集体舞会上。那时候集体舞刚刚兴起,瑶出众的气质和舞姿都吸引了众多青年的目光。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