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抚顺知青

抚顺知青

侯若英:我和我的干娘

2015-08-29 10:28 抚顺七千年 侯若英 1888
自从返城后,我就一直与干娘保持着亲密的联系。我把干娘家当做了我的第二个娘家,我一有空闲的时候我就和爱人一起带孩子回去看望我的干娘。

翁旗抚顺知青返乡时来到赛沁塔拉小北山,在中华第一龙标志塔前合影留念。

 

  我有一个干娘,是我下乡插队时认下的。那年我19岁,初中刚毕业就和战友们来到了昭乌达盟翁牛特旗玉田皋公社。从此我认识了干娘一家人,也和干娘结下了不解之缘。

 

  干娘家里有8口人,两个女儿、四个儿子。干娘的大女儿翠莲是生产队派到我们青年点的学员,每天跟我们同吃同住同劳动。她白天教我们干农活,晚上跟我们学文化。

 

  翠莲大我一岁,我们姐妹相称。她经常带我去她家里。她有一个很可爱的小妹妹,但是患有先天性的心脏病,脸和嘴唇都是青紫色的。我们插队的第二年她就病逝了,那年她才13岁。小妹病逝后,干娘一家人很伤心。干娘总是一个人偷偷地哭,我看到了心里很难受。就对干娘说,“我给你当干女儿吧。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干娘了。”干娘很高兴地答应了。就这样,我在离家千里之外的玉田皋又有了一个家,一个疼我的干娘。

 

  干娘家里人口多,4个小弟都未成年,只有翠莲和干爹挣工分来维持生活。家里很困难,有时连油盐都要到供销社去赊。干娘却把我当做家里最重要的人,家里平时有点好东西舍不得给小弟们吃,全给我留着。有一次我生病了,干娘把家里唯一的一只老母鸡杀了,给我炖鸡汤补养身体。这件事我一直记在心里,永远都不会忘记。我很庆幸有这样一个好干娘,使在玉田皋插队的这3年中享受到了家的温暖。

 

  40年,弹指一挥间。但是我们的情缘并没有结束。如今的干娘已是古稀老人,我也到了花甲之年。干爸在我们回城后不久就去世了,儿女们陆续结婚成家,干娘一个人过日子,日子显得冷清。

 

  自从返城后,我就一直与干娘保持着亲密的联系。我把干娘家当做了我的第二个娘家,我一有空闲的时候我就和爱人一起带孩子回去看望我的干娘。每次去我和爱人都给她老人家带去她没有见过、没有吃过的水果、点心,走的时候还扔下几百块钱的零花钱。尤其是我的父母相继去世后,干娘就成为我的感情寄托,我把干娘当成我的亲娘一样的挂念。干娘家里的4个小弟也早就把我认做是他们的二姐了,我们像亲姊妹一样走动着。大前年,翠莲姐来到抚顺看我,我们青年点的同学们都争着抢着宴请她,半个月的时间里都是在浓浓的亲情里度过。翠莲姐感动地说,抚顺知青都是那么好。

 

  我相信,我们这种亲缘会永远地延续下去。(作者侯若英,1975年赴昭乌达盟翁牛特旗玉田皋公社玉田皋大队插队的抚顺知青,后就职于抚顺市政公司。)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知青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