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龙凤旧事》之在“大革命”洪流中的爹和妈(一)(4)

2015-09-13 21:59 抚顺七千年 王维俊 2374
“文革”中,我们的年龄和学识还不足以闹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是我的父母们也是如堕入云里雾里,稀里糊涂。

《龙凤旧事》之在“大革命”洪流中的爹和妈(一) 图1


  “一切都如他设想的那么好。可谁能想到竟因此而被扣上了扼杀新生事物,进而发展成为破坏矿井的现行反革命,这顶大得不能再大的帽子、莫须有罪名的帽子戴在了他的头上。”

  “他下放到农村走‘五七道路’。造反派几次揪他批斗。他做了最坏的打算,给他的大儿子写了遗书。告诉儿子,西露天深部井的‘4.20’火灾处理报告放在何处,如他蒙难,就让儿子为他伸冤。”(在此。我谢谢葆劼记者的记述和真实的描写)

  葆劼写的报告文学我看了,这一段儿故事我知道。那时候我已下乡锦县,是在夏天的时候接到父亲的来信。我躺在大地旁的壕沟里,默默地看,默默地哭。

  我不敢想他当时的状况,“现行反革命”、“破坏矿井”这是多大的罪呀,他还能活着回来吗?他很悲观,他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他每天都看着有人被拉去批斗,每天都看到有人被打得瘸胳膊烂腿地哭号,他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白发苍苍的母亲和年幼的女儿。他知道唯一还能为他说话的就是我,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我很绝望,望着东方,望着相距几百里,父亲被改造的“五七干校”的方向,心里想,恐怕再也不会见到他了,再也见不到那个表面冷漠,心如烈火的父亲了。只能仰天长啸,爹!你的一生,怎么这么多的磨难?! 2015年9月10日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龙凤旧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