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王尧:“酒神”萨沙

2015-09-17 16:01 抚顺7000 1348
“酒神”萨沙王尧早听说俄罗斯民族善饮,酒量奇大,但只是耳闻。“百闻不如一见”,二十年前一场中西合璧的酒会,让我亲眼见到了一位俄罗斯“酒神”的豪饮,为他的酒量更为其豪爽所折服。1995年冬天的一天,我接到了在挖掘机厂党委宣传部工作时的老领导鞠部长打来的电话,他邀请我参加一场婚礼答谢...
  早听说俄罗斯民族善饮,酒量奇大,但只是耳闻。“百闻不如一见”,二十年前一场中西合璧的酒会,让我亲眼见到了一位俄罗斯“酒神”的豪饮,为他的酒量更为其豪爽所折服。

  1995年冬天的一天,我接到了在挖掘机厂党委宣传部工作时的老领导鞠部长打来的电话,他邀请我参加一场婚礼答谢酒会,并担纲主持人。鞠部长既是我的老领导,又是我的兄长,他的话就是命令,何况又是成人之美的好事,我当即答应了。

  这次婚礼答谢酒会的主人姓赵,是鞠部长多年的好友。赵先生是抚顺的私营企业家,早在八十年代末就到俄罗斯远东地区最大的港口城市海参崴做边境贸易。据说他开始是作“倒爷”,“倒腾”木材、蔬菜、纺织品、皮革及各类轻工日用品,生意做得很红火,到九十年代初已大有所成,有了很大的产业。在海参崴这片曾经在清朝时是中国领土的宝地上,赵先生和无数白手起家的“倒爷”们一样,通过边贸实现了自己“万元户”、“百万元户”之梦。这次他带着刚刚举行了婚礼的女儿、女婿回来,是想用答谢酒会这样的方式回报一下故乡亲友们的关爱。他不要求答谢酒会有繁文缛节,只简短地向宾客通报一下女儿结婚的喜讯即可,但捎来了一个口信:一位海参崴的俄罗斯朋友、他生意上的好伙伴将携夫人出席宴会,在他在海参崴做边贸的起步时帮助很大。这位俄罗斯朋友好酒量,一定要陪好他。

  鞠部长是至诚君子、慷慨之士,很重视朋友所托,他也是抚顺挖掘机厂当年的“大笔杆子”之一,才华横溢,好交际,身边也有一圈好酒善饮的好朋友。他特意召集了筹办这次答谢酒会的朋友们开了一次“预备会”,讨论婚宴的细节,特别是集思广益,研究怎么在酒上陪好这位豪饮的俄罗斯朋友。有人摄于俄罗斯人善酒的威名,心里打鼓发怵,有人心里还不太服气,声称“俄罗斯人好酒,咱们东北人也不是吃素的,喝起来还指不定谁行呢”。出于谨慎,我提醒大家不要“托大”,并出了个主意,叫“车轮大战”,或者叫“群狼战术”。具体说就是每个人都要向这位朋友敬酒,每次敬酒都要保持半杯(足足2两白酒)的量,一口饮下,按俄罗斯人的豪爽,必定跟咱们“一口闷”。桌上除了客人,我们有8、9人,这一圈敬下去至少是1斤6两以上白酒的量下了客人的肚。客人如果回敬,就算我们每个人都干掉满满一杯白酒(3两杯),每个人也累计不过半斤白酒,还是挺得住的。最后再用啤酒轮番敬酒,这么一来,谅这位客人“好虎架不住群狼”,基本也就喝到位了。我还提醒大家,“猛虎不吃伏食”,客人喝到了量我们就见好就收,别穷追猛打,把客人喝出事来,显得咱们不仗义。大家一致同意,信心满满地等着见识见识这位客人、“切磋”一下。怕不够喝,鞠部长又特地从家里带来了2瓶50多度的“凌川”,在当时也是好酒。

  答谢酒会在原“抚顺大酒店”二楼大宴会厅举行。当年的“抚顺大酒店”位于南站火车站南侧对面,在市中心的核心位置,交通便利,客流川流不息,是当年抚顺最高的豪华地标式建筑。当年“抚顺大酒店”的消费并不是本市大宾馆里最高的,而是中偏上的价位。能在这里举办婚礼、寿宴、学子宴等喜庆活动,虽然比不上顶级宾馆,但也是市民人家“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标志。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