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抚顺知青

抚顺知青

王维俊:我在农村见到了弟弟

2015-09-21 08:47 抚顺七千年 王维俊 1198
我的弟弟,让我怎么来评价你呢?没有评价,有的只是怀念,尽管那时候你办的事让人不理解,但我理解了,爹妈,弟弟、妹妹原谅了你,就在那个年代,谁没办过错事、傻事呢?
抚顺知青记忆  

  王维俊:我在农村见到了弟弟 图1


  我弟弟在家排行老二,下乡的时候比我早两天。是一九六八年九月二十六日走的。

  走的时候哭得够呛,把我妈、我奶和两个妹妹哭得像个泪人。我弟弟小时候就爱哭,虽然长得个子比我高,但没我有刚,比我眼泪窝子浅,有点什么事,或是在外面挨了欺负就是掉眼泪,袖头总有鼻涕抹来抹去的痕迹。总的说就是有些“孬”。胆小,腼腆怕事,还爱惹事,挨熊的时候都要我上阵,替他“平事儿”。

  我弟弟篮球打得不错,在龙凤有一支挺有名的业余篮球队,就是他们。他在学校是校队的,后来回城又成了矿队的一员,投篮很准,投进一个球一定会低头用手把嘴捂一下,不敢抬头看人,好像做了什么错事。挺怪的。

  他下乡的地点是锦州义县刘龙沟公社红石砬子大队,全班分到四个小队,他在第四小队。我下乡是在锦州锦县班吉塔公社羊草沟大队第二小队。虽然在锦州的两个县,却是近邻,相距也就四十公里,但我不知道,他也不知道。

  一九六八年十二月,天气很冷了,地上有厚厚的积雪。冬天没什么活,都在家里猫冬。我住在一个老乡家,在被窝里偎着,盖着被,抵御着屋内的寒冷。傍中午,有人来喊:“小王,快起来,来客了!”我好纳闷儿,没什么客人来看我呀?要是其它青年点的同学来,一定会到点里去,怎么直接找到老乡家来了。还没等我穿好衣服,只见两个大个子,推门进来了。

  “哥”,一声略带哭腔的喊,把我从疑问中惊醒。这不是我弟弟吗?他怎么来了,就好像从天上掉下来的一样。

  确实是弟弟——维刚。他穿着棉大衣,带着狗皮帽子,脚上的胶皮靰鞡都是雪,面裤腿儿湿了半截。还斜挎着一个鼓鼓囊囊,那时候都有的“军挎”,身后是他的同学富营国,比他还高,两个大个子往屋里一站,小屋里立刻就满了。

  弟弟眼泪流下来了,这是我们下乡后第一次见到家里的人,好半天我们哥俩没什么话说,觉得嗓子眼里有什么东西梗着。我仔细地看看小我一岁,比我高半头的弟弟,模样没什么变化,就是瘦了。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知青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