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当代抚顺

当代抚顺

“九一八”事变时抚顺警察是如何被缴械的?

2015-09-21 12:30 《平顶山惨案》 佟达 3040
1931年9月19日上午,第2独立守备大队归属第2师团长多门二郎指挥,以先后赶到的铁岭第5守备大队为北路,鞍山第6守备大队为南路,第2守备大队为预备队沿沈阳至抚顺铁路向南侧推进,于19日午前11时30分和12时30分先后占领东大营和山咀子...

摘自《平顶山惨案》(1995) 作者:佟达


“九一八”事变时抚顺警察是如何被缴械的? 图1


  1931年9月19日上午,第2独立守备大队归属第2师团长多门二郎指挥,以先后赶到的铁岭第5守备大队为北路,鞍山第6守备大队为南路,第2守备大队为预备队沿沈阳至抚顺铁路向南侧推进,于19日午前11时30分和12时30分先后占领东大营和山咀子,由于未遭遇任何抵抗,在完成上述占领后,2中队于19日下午21时20分赶回抚顺。


  此前,按川上18日23时临行之前威胁抚顺县政府投降,并将抚顺事变委托警察署和防备队执行。在川上率队出发后,日本警察署在抚顺采取了行动,时任警察署兵事系,内勤刑事系统计的江田俊男在署长寺田良之助的指挥下,“完成了切断电话线的任务后,19日晨5时奉署长之命,要解除千金寨的官宪武装。我(江田俊男)和数十名寻查在警部补安达权六郎的指挥下,配合守备队、宪兵队及预备役军人编成的防备队员共约300名,包围了中国公安局,解除武装300名,缴获手枪、步枪、小型迫击炮、弹药等,用汽车一辆运往日军守备队。

  这次行动的总指挥是寺田良之助,直接指挥行动的有警部杉町胜次郎,警部补仓田庄五郎、福田定四郎、安达权六郎,我和巡查深町大藏、藤井良亮担任包围中国街”。对抚顺县公安局采取行动的时间是19日2时10分。“土生防备队副司令所率领的防备队主力及杉町警部所率领的警察队主力,于19日午前2时10分包围了中国公安局及县政府、命令公安局队员及巡查解除武装”,解除县公安局的武装于晨5时结束。


“九一八”事变时抚顺警察是如何被缴械的? 图2
“九一八”事变时停在抚顺站的装甲列车


  川上回到抚顺后,召集“警察署长、宪兵分遗队长、抚顺车站站长及满铁煤矿负责人员开会。决定:

  1、每日下午1时,上述人员在守备队举行瞀务会议,会上由守备队长传达军的作战命令;


  2、本守备队的警备地区延长至苏家屯。站长每天需在站内准备军用列车,以便得以随时出动;


  3、煤矿平时在守备队营内准备卡车、客车各1台;


  4、防备队每天派1个中队驻在守备队营内;


  5、命令抚顺公安局及公安队解除武装,如不接受,可立即采取武力行动,对千金寨市街进行火攻;


  6、解除武装后的中国市街,由宪兵队实行军事管制”。

  川上的6条命令下达时,驻千金寨的抚顺县公安局及公安队已被解除了武装,所剩还有驻抚顺城的护路军200名和抚期城警察58名,还没有缴械。于是在“会议于22时30分结束后,警察署长当即以电话通知县长和公安局长,要求其前来守备队报到,对方支吾搪塞,不欲回答,23时10分再次向县长提出最后要求:命于今夜24时以前将全部武器运至电车线大山坑架空铁桥下,如不送去,将立即发动武装进攻。


“九一八”事变时抚顺警察是如何被缴械的? 图3
“九一八”事变时占领抚顺县公署的日本宪兵


  对此,县长要求将时间延到24时30分。《抚顺新报》9月21日《号外》报道:“抚顺警察在20日午前0时30分向中国县政府、公安局、保甲队提出解除武装的要求……同时在20日一定毫无问题地解除驻抚顺城的200余名护路军及保甲队的武器”。《抚顺新报》所载时间20日0时30分即《满铁调查课时局综合情报》中的19日24时30分,两者时间吻合。

  按《抚顺新报》号外抚顺警察封收数百只枪枝及佩剑,此外还有数百发子弹”。这与江田俊男供述的缴获千金寨的抚顺县公安局含有炮的那批武器不同,可见,抚顺中国武装被解除是分两次完成的。19日晨5时解除了千金寨抚顺县公安局的武装,20日0时30分解除了驻抚顺城的驻军武装。这次抚顺事变“把公安局、公安队250名、警察80名、抚顺城内军队200名,警察58名分别缴械缴去迫击炮2门,大小枪支400余,子弹20000发”。

  自川上在“九·一八”之夜23时威胁县政府投降,抚顺事变从19日2时10分发动至20日零时30分结束,24小时之内,抚顺蒙受亡国之难,太阳旗高扬,这就是难忘的市耻“九·一九”。夏宜作为中国一县之长,未发一枪一弹,拱手交出抚顺,甚至劝止第41公安大队长李海峰(李振山)进行武装抵抗的要求,夏宜是令人唾弃的懦夫,是国家民族的罪人。


“九一八”事变时抚顺警察是如何被缴械的? 图4
九一八事变时全副武装的抚顺中学的日本学生


  1931年9月20日“上午10时将县长、公安局长、商务及农务会长召至守备队。队长向县长提出:要求收缴一切民间枪枝武器,并在千金寨市街实行军管。县长无条件同意。县长感到暴民危及自己的生命,一再要求予以保护,队长答复,尽可能予以保护,请其放心。

  10月4日,日本飞机在县第3区的上章党村投掷炸弹。村民张云祥的妻子秦氏、儿媳杨氏、侄孙女、邻居王姓女及工人王立五等7人被炸死,重伤5人。17日守备队开赴千金寨,收缴村民枪枝11支、子弹5000发,同时在市街枪杀工人1名。守备队并胁迫县长夏宜组织“抚顺县人民自治会”,声明脱离锦州省政府并颁布所谓《自治章程》,内容如下:

  一、精神平等博爱。


  二、目的创设合理组织,为人民谋公平安定之生活。


  三、方针以人民本位,地域单位,自动组织人民自治会,行使人民生存权。


  四、纲领(1)人民各自保有生存权及相五生存权之承认。(2)保有信教官论之自由,及对人类全体之负责。(3)保有人民平等自治参攻权。(4)人民应即日与恶政府恶势力断绝关系。(5)人民须承认中国之宗族的社会传统。


  五、组织本会以设置地域内人民组织之。


  六、自治大领废止民国以来之军事的恶制度,复兴中国之传统的宗族制度。


  七、机关县自治会设执行委员会


  (1)县执行委员会设自治局及人民自治军;(2)自治联合会设代表大会;


  八、执行委员会职务(1)经大会决定原则,行使关于生存权之一切任务;(2)自治军之统率(3)临时代行县职务;行政、财政、用法、保安;(4)大会召集事务


  九、县自治局(1)县自治局隶属执行委员会;(2)县自治局组织执务章程,由执行委员会定之;(3)自治局内设行政部、司法部、教育部、警务部、财政部、总务部、监察部。




  “10月11日抚顺县人民自治会,在守备队和日本有关方面操纵指导下成立,夏宜为委员长,刘汉卿、贺锡禄、孙振奎为副委员长,唐秩明为执行委员,山口文雄、辻馨为顾问。”

  这个所谓《自治章程》其实毫无自治可言,其“纲领”中的“人民各自保有生存权及相互生存权之承认”就是要伪政权承认日本占领及移民的合法性。另外,人民保有生存权因为以后发生的平顶山屠杀,其虚伪与满纸谎言令人嗤之以鼻。任意草菅人命的日本屠夫,在这里竟成了“民主施政的仁人明士”。

该文章所属专题:佟达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九一八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