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   > 清前史研究

清前史研究

努尔哈赤从军李成梁帐下史亊再探(6)

2015-12-14 19:18 抚顺七千年 张德玉 5845
努尔哈赤“脱李成梁难”, 逃到“叶赫招亲” 后,在叶赫住了一段时间,“难”已过,“情”已缓,在叶赫得到垂青,缔结了姻盟。之后返回建州,途经嘉穆瑚寨时,结识了额亦都、噶哈善、安费扬古等“固岀”朋友

  孟森先生说:“历嘉靖、隆庆到万历初,王杲势甚张,景祖为第四子显祖他失娶杲女为之配,又以长子礼敦之女,嫁杲子阿台,援系甚至。”(25)又说,“显祖生五子,而为王杲女夫,杲女实太祖所生母,后尊之为宣皇后……”(26)。王杲给努尔哈赤兄弟以深厚的关怀和爱护,并真诚的加以培养,让他经受考验和锻练,使他们成为优秀的干练人才,以便掌控宁古塔部(满洲国部,建州女真中心部),听命于强悍的王杲。几年后,努尔哈赤已是十三四岁的少年了,他可以随大人做一些适宜的劳做,因此被明末史家视其为王杲家奴。程开祜说:“努尔哈赤,王杲之奴”(27),《明实录》说:“奴酋原系王杲家奴”(28)。亊实上,努尔哈赤兄弟是以外孙的身份,作为宾客寄居在外祖父家,既非质子,更非奴隶。努尔哈赤与外祖父王杲的感情是真正深厚的祖孙感情,这可以清代三百年的祭祀中予以证明,“清朝先陵在祭奠肇、兴、景、显四祖前必首祭王杲”(29),努尔哈赤在王杲家若为质子或家奴,那么,清皇室举行先祖家祭,怎么可能首祭王杲呢!之所以首祭王杲,必然是因“恩”相报。

  2、十六岁始隶李成梁帐下。

  据《博物典汇》、《明季北略》等史书记载,觉昌安塔克世父子死于古勒战时,努尔哈赤“甫四岁”,被李成梁收在帐下,“抚囗囗囗口与其弟速儿哈赤如子……十六岁始出之建州”(30)。有学者根据这段记载,将努尔哈赤“十六岁始归建州”说成是自李总兵府归的建州,如台湾学者肖一山先生的《清代通史》。

  上述引文中说努尔哈赤四岁时与其弟舒尔哈齐在古勒城破时被李成梁收养府中,这是将他们的年龄弄混说错了。努尔哈赤之祖与父死于万历十一年(1583),此年努尔哈赤已二十五岁,舒尔哈齐已二十岁,努尔哈赤“甫四岁”,舒尔哈齐尚未岀生,怎样收养他兄弟俩?二十多岁的健康人,还需要被收养吗?出现此错误,是计六奇在茶馆闲聊听人传讲、道听途说而记入其书中的,他既非辽东封疆大吏,更未来过辽东,出现此错毫不为怪。

  实际上,努尔哈赤与其弟是在李成梁破古勒城王杲时,被收在帐下的。这次破古勒是在万历二年(1574),努尔哈赤十六岁,舒尔哈齐十一岁,兄弟二人正寄养在古勒寨王杲家中。此战官军斩首古勒寨内女真人“千余级”,“王杲及其家人各自仓皇逃命时,他没有逃,而是机智地抱住李成梁的马足请求一死”(31),朝廷大吏姚宫詹对此有较详细记载,万历二年冬,“当王杲之败走也,成梁等以市夷头目叫场等为质,遣其属物色杲,乃从王台寨中得之,已又杀叫场及其子他失。叫场、他失者,奴儿哈赤之祖若父也。时奴儿哈赤年十五六,抱成梁马足请死,成梁怜之,不杀,留帐下卵翼如养子,岀入京师,每挟奴儿哈赤与俱。”(32)此外,彭孙贻和陈建也记述说:“奴与速同为俘虏”(33)。这段记述与历史史实是贴切相符的,正是这年李成梁举兵破王杲古勒寨,而这年努尔哈赤正是十六虚岁。

  努尔哈赤兄弟就这样在李成梁府中生活了几年,李成梁视他为养子,以他的聪慧狡黠,获取李成梁的好感,他们一定相处关系极为密切,并与李成梁之子亲密如兄弟,有“香火之情”。在李总兵府尤如一所当时的髙等学校,努尔哈赤在总兵府努力地学习汲取中华文化,喜看《三国》、《水浒》,学习军事知识,掌握军事战略战术,吸纳军事指挥的经验和本领。李成梁是“师岀必捷,威振绝域”,“边帅武功之威,二百年未有也”(34),在这样一位顶级师付的教导影响下,对聪颖善学的少年努尔哈赤来说,就是成就他女真军事家的摇篮。何况李成梁已有培育他为忠于朝廷的建州女真新首领的用意,“初,淸太祖赞画成梁军务在幕中,成梁使长建州”(35)。因而,对努尔哈赤格外精心培养和抚育。因此,在努尔哈赤势大张,“兴于开元塞下,用兵最强,所向无敌”(36),最终成为大明朝廷的掘墓人,这即是朝廷官吏攻讦李成梁罪行之一。综上,努尔哈赤是在十五六岁时,被李成梁收在帐下的。孟森先生在《满洲开国史讲义》说:“其戕建州而保护太祖于孤幼中者,乃李成梁之误。”(37)3、十九岁自李总兵府回建州完婚。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