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姜斌:我的小学学历

2016-01-25 18:41 抚顺七千年 姜斌 2009
有时送孙子欢快地走在上学的路上,会想起我小时候上学的情景,也会感叹时光流逝的太快。崭新的教学楼,宽阔的绿茵场,校门前等待接孩子的小汽车都在展示孩子们的幸福,而我们小时候与他们真是天壤之别,但还是很值得留恋的…

姜斌:我的小学学历 图1

 

  我小时候家在欢乐园住,是在姥姥家长大的,没去过幼儿园,到了该上学的年龄在户口地址报的名,其实也是在欢乐园的北边而已。就这样,在1960年的秋天我上学了,因而上学仍是围绕着欢乐园的周边,开始了最开心的小学阶段,没想到这个阶段竟是我接受学历教育唯一的六年。


  有意思的是从一年级到六年级校址总是飘忽不定,经常转学。与我们班相邻的两个班级和我们一样,好像哪个学校也容不下这三个班似的,一年换个校舍,一年换个老师,遇到什么假期过后再开学时又换地方了。记得刚上学时的一年级最远,在北窑地那个不大的操场上带的红领巾;二年级又转至在矿务局电车站附近的天主教堂旁边的几间教室;三年级则转到了西一路原橡胶厂的一处仓库借读;四年级又到了西三路的一个小院落;五年级进了二道街的福民小学;六年级在现育才中学位置的西十路小学毕了业。


  这其间还有一个学期就换校舍的时候,记忆就朦胧了,可见那时起码的教育资源—校舍是多么的匮乏。而且无论哪个学校都是破旧不堪的平房,扫地要像浇花那样洒少许水后再扫,冬天则要点着火炉取暖。因此要求各小队轮流值日,由值日生负责教室的卫生和点炉子。那时没有例行的升旗仪式,但我们都把红领巾看得很神圣,真的视红领巾是红旗的一角,是烈士的鲜血染成。

 

该文章所属专题:姜斌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