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姜斌:回想起被BP机叫醒的年代

2016-02-05 14:24 抚顺七千年 姜斌 1418
曾经辉煌和风靡一时的BP机,如今已不复存在难觅踪迹了。取而代之的是智能手机、iPad 、微博、微信等高科技的发展。现在回想起来,才感悟到将人们带入即时信息时代的,应该是这几乎被人们遗忘的BP机。
  在当今智能手机、iPad 、微博、微信等信息手段日益普及之时,有谁还能想起20多年前中国大地上风靡一时的BP机?尽管它是信息时代的一个过客,在经历一段辉煌后黯然退出了通信市场,可我却不时地想起它,想起曾经一度风光的BP机带给我的工作激情,想起那被BP机叫醒的年代……

  BP机进入中国

  1984年,上海开通国内第一家寻呼台,BP机进入中国。从BP机开始的即时通信,将人们带入了没有时空距离的年代,时时处处可以被找到,大大提高了人们的生活、工作效率。

  上世纪90年代初是邮电通信业超常规跨越式发展的年代,固定电话装机月月创出新高,移动通信第一代模拟网“大哥大”开始进入市场,象征着持有者非同一般的身份,广大普通百姓们一时还处于茫然之中或等待观望,于是寻呼机火了起来。

  寻呼机也叫BP机或Call机,它很神奇,能在茫茫人海中时时处处准确找人;它很实用,放在包里别在腰间,联络非常方便。一些“60后”、“70后”们大都赶上了那个年代,男人们刻意将寻呼机挂在腰间,女人们也将寻呼机塞进小包或丝袜里,就是一个字——牛。在这样的背景下,1996年初我从市邮电局机关下派到电信专业的无线寻呼局主持工作。

 


抚顺126寻呼台话房一角 (姜斌提供)

  虽说是个分局长,可在当年却是个炙手可热的岗位,对我而言则更是个富于挑战性的岗位,一是多年做机关事务性工作缺乏基层工作经验,二是寻呼专业性较强缺乏经营管理经验。为了适应这次工作调动,我先从了解寻呼机的前世今生入手。有资料显示,寻呼机的雏形为一款名曰“带铃的仆人”呼叫机,1948年就在美国贝尔实验室诞生,我国落后了许多年。直到改革开放后的1984年,上海邮电率先引进寻呼业,开通了我国第一家商用寻呼台,并迅速在全国各地铺开。抚顺寻呼业的起步也是从邮电部门开始,1989年开始引进设备,在尚未组建寻呼专业机构前由电报分局牵头实施,时任电报分局长的段绍义对此仍然记忆犹新,这毕竟是他工作经历的重要一页。他带领工程技术人员在新华电报大楼的顶端耸立起全市第一个寻呼发射基站,根据需要从长话部门抽调一些骨干参与筹备,其中培训管理由睿智严谨、业务娴熟的秦波负责,她可算得上是抚顺寻呼126的创始人之一。

  建设工程、设备安装、人员培训同步进行,到1990年初抚顺第一家99/126寻呼台正式开通了。建台初期用户不多,用户认知度不高,少数人对BP机一响还得找电话感到麻烦,殊不知正是BP机的出现,引领了移动通信的发展,在茫茫人海中准确地找到你要找的人,再按BP机显示的号码回个电话,这在当年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啊!最初,数字BP机以“松下”品牌为主,终端价格不到1000元,且服务费便宜,每月才15元,使得BP机的销售一时火爆起来,先由电话安装局的营业窗口代销,营业厅天天是人满为患,出现了“垄断”经营的现象。接着又在供应部门的邮电器材公司开辟了BP机放号窗口,以缓解电话安装局的压力。BP机的火爆促进了IC卡电话和公用电话亭的大批涌现,街头巷尾公用电话亭比比皆是,寻呼业无疑是这场“信息革命”的最大赢家。紧接着汉显寻呼机面世,主打品牌是 “摩托罗拉”,老百姓都叫它“大汉字”, BP机上一串数码变成了生动的文字,这些都出自126台话务员们用纤细手指一个字一个字地敲出来的,服务费每月35元。汉显BP机一上市立即引发了空前的井喷效果,价格虽然不菲,但供不应求,据一些老同志回忆,那时候曾出现过几次用户拿着一沓钱愣是买不到BP机的场景,把营业厅的门都挤坏了。

 

该文章所属专题:姜斌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BP机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