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抚顺

文化抚顺

短篇小说:李满意家的红窗帘(一)

2016-02-17 02:12 抚顺7000 泊兰德迈 1225
李大宽像慰问英雄模范一样,弯着腰笑嘻嘻地给媳妇擦汗,媳妇语声软软的,问他:这回满意了?李大宽嘿嘿一笑:满意满意!俺儿就叫个满意吧,多好听!媳妇扑哧一笑,说:行。李大宽像捧着一件宝物样抱起儿子,小心着亲了粉嘟嘟的脸蛋子一口:李-满-意,你爹了个尾巴的!大号叫李满意的婴儿,哇一声哭了。

短篇小说:李满意家的红窗帘(一)


短篇小说:李满意家的红窗帘(一) 图1


  李满意浑身大汗淋漓,身上仅有的三角裤衩,已经湿透了,他在干活儿,他是个搓澡工。外头有人喊:李满意,吧台电话。李满意哈下腰,陪着笑脸对“活儿”说:师傅,你等我一分钟,接个电话。“活儿”说:干哈玩意啊?工作时间接啥电话呀?李满意立马不敢动窝,笑也硬在脸上,哈下腰吭哧吭哧接着搓。“活儿”乐了,拧过脖子:哥们儿,你真老实,去吧去吧。李满意硬在脸上的笑软化了,忙不迭跑到更衣箱那儿套上大裤衩子,光着膀子跑到大厅去接电话。

  电话是他三姐打来的,告诉他赶紧回趟家,明天扒房子。

  李满意的家在胜利矿红旗沟,自从干上搓澡,吃住在澡堂子,他已经快两年没回家了。他那个家,也就是一间半破破烂烂的平房,媳妇和他分开过了,没有父母,也没有一儿半女,走哪儿哪儿是家。胜利矿倒闭后,三十三岁的李满意自带设备搞生产,在全市四个区的大小澡堂子南征北战,最后在市中心这家富豪浴宫站住脚的时候,四十二了。

  富豪浴宫前身是人民浴池,李满意小时候总跟他爸来洗澡。坐摩电车,从胜利矿上车,坐六站,到矿务局下车。他爸是胜利矿的八级工,除了一百多块钱基本工资,还有入井费保健费夜班费和奖金,属于高收入。歇工的时候,他爸指定和齐叔俩人一块儿来人民浴池洗个澡。人民浴池是全市最大、最高级的澡堂子,门脸上方用水泥刻出来“人民浴池”四个红字,字儿的上边还有一颗五角星,也是红色的。别的澡堂子门票都是五分钱,人民浴池的门票两角钱。一进门有个大穿衣镜,镜框上挂一把木梳,先前是木头的,后来就是化学的了,李满意他爸总给他梳头,所以记得很清楚。靠墙的条桌上有一瓶上海友谊牌雪花膏,李满意他爸给他梳完头,就给他抹雪花膏,脑门儿点一点,鼻子尖儿点一点,一边脸蛋儿再来一点,说:自己抹。每次都是这样,所以也记得清楚,雪花膏一直不换牌子,一直都是友谊牌的。在售票处买了票上二楼,是一个宽敞的大厅,两边靠墙是两溜带柜子的木床,刷着栗子皮色的油漆,柜门上用油漆喷着号码,床宽约一米,铺着白色床单,床头有个人造革的枕头。地当间有一溜大竹筐。浴客把脱下的衣服放到柜子里,用一把小锁头锁好,把拴钥匙的松紧带套在手腕子上,穿上木质的趿拉板儿,呱嗒呱嗒进去洗澡;如果没有床了,大嗓门服务员就喊:脱筐喽!浴客就把衣服脱到筐里,有浴客腾出床来,服务员按先来后到再把筐里的衣服放进床下的柜子里。有搓澡的,有修脚的,还有剪头的,两把专业的理发椅子,浴客理发、刮脸,光腚拉碴,自有一份不管不顾的潇洒。理发师是个细高精瘦的中年上海男人,稀疏的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往里走,有两个大池子,一个热的,一个不太热的,李满意他爸乐意洗热水澡,烫得嗷嗷直叫唤,出来的时候,浑身肉皮子通红通红,连手指头脚趾头都是红的。李满意他爸是矿工,矿工天天洗澡,来人民浴池洗澡不是为了洗澡,是为了享受那份待遇。洗透了出来,他爸和齐叔俩人围上浴巾,四仰八叉躺在床上,抽带锡纸的大生产烟卷,用卤子壶泡上酽酽的茉莉花茶,有一搭没一搭地唠嗑,一呆就是半天儿,汗儿也落了,茶水也喝透了。每次他爸脱下李满意的裤衩,齐叔指定抽冷子揪住李满意的小鸡鸡,问:干啥用的?李满意回答:打种的。打几个?打四个。齐叔哈哈一笑,把他扛起来,呱嗒呱嗒钻进满屋子热气里。


该文章所属专题:刘学敏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泊兰德迈  李满意家的红窗帘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