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王尧:暖巢的故事

2016-02-18 15:31 抚顺七千年 王尧 1843
这片生活区,这个当年成千上万抚挖职工的暖巢已经超过了30年,有的楼体斑驳陆离,天花板出现了裂纹,渐渐成了危房。熙熙攘攘的集市已缩小成窄窄的一条过道,商店也只有一个小小的门脸,鲜有人问津
王尧:暖巢的故事 图1

  住宅,是家的承载地。它就像家庭这棵大树里的鸟巢一样,遮蔽着风霜雨雪,在锅碗瓢盆、柴米油盐的日子里,见证着家庭繁衍生息、枝繁叶茂的过程,记载着燕子衔泥和乌鸦反哺的故事。俗话说“安居才能乐业”,回顾住宅的变迁,真切地感悟到其实“安居”本身并不一定就是房子的大小、陈设是否奢华,而是亲情的凝聚。离开血浓于水的浇灌,豪居也成了荒漠,有了相濡以沫的亲情,陋室也是天堂。

  “四个半席子”的屋子

  朦胧地记得只有3岁左右住在东公园南麓抚顺挖掘机厂职工住宅时,那一大间四家同住的屋子。那是一幢二层日式楼,当年在东公园住宅区,像这样的楼远远近近的一排又一排。有灰色罩面的,也有非常精致的红砖碧瓦的小楼。楼前楼后都是如姑娘一样轻盈地长袖善舞的垂杨,或是像老人黑黝黝的脸、枯瘦得筋突骨露般沧桑老迈的榆树,楼前不少人家的小院子扎起了篱笆墙,种了少许的蔬菜,园子里的木桩上还拴着晾衣绳。石阶矮短而结实,楼层也很矮,好像淘气的孩子可以直接跳下去似的。

  我的外女5、6岁时就曾在久保町我岳父家这样的2层小楼走廊掉下了楼,但只受了轻伤。上楼推开淡蓝色的木头房门,进了屋子是铺着红漆的地板,迎面就是妈妈和四家邻居舅母共用的厨房。外屋是邻居家,拉开暗红色的木制拉格门,屋里就是自己家“四个半席子”的那张铺着碎花儿的木板床。这小小的空间总充满了妈妈爸爸和邻里们和蔼、亲切的谈笑声,热热闹闹的喧哗。妈妈说我自小就耳音灵,外祖母告诉妈妈,才那么小的我就听得出妈妈每天中午从工厂的医院跑回来看儿子的楼梯声。那“咚咚咚”急促的声音一响,我就一脸欢笑地从襁褓里偏过头去,当妈妈抱了一会便不得不急匆匆离开回去上班时,我的眼睛就亮晶晶地溢满了泪水。直到今天年迈的妈妈回忆起这一幕,还笑着说儿子自小就多情善感。时常由幼小的我认不得的哥哥、姐姐背着下楼,陪着年迈的外祖母在那满是鲜花和绿树的花园散步。还依稀记得那树草间扇动着美丽翅膀的蝴蝶、篱笆桩上飞舞的蜻蜓,太阳照得人幸福地皱起眉头,眯着眼享受花草清香的味道,连空气都洋溢着那么温馨、那么愉悦。

  若干年后,我和老邻居的哥哥、姐姐们相见,尽管我大多记不起他们,但他们仍记得幼时的我,一瞬间我们便没有了距离,感觉人间的”根”字总是有那股沁人心脾的芬芳,人间的“亲”字的含义真是那么亲!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王尧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