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张国勇:《藏惑——徒步横穿西藏》[七]

2016-02-24 07:42 抚顺七千年 张国勇 2174
回望巍峨耸峙的高黎贡山和碧罗雪山,我们的眼睛有些湿润。我们从1991年3月初,从广西那坡进入云南富宁境内,从广西的十万大山到云南的哀牢山、横断山,从中越边境走到中缅边境,经过了数不清的少数民族村寨,与云南各少数民族结下了深厚的友情。

作品简介

       赵修华、张国勇,抚顺人。1990年3月至1993年1月,二人无间断连续徒步环绕中国海疆与陆地边疆三年(1000余天),首次实现中国人徒步跨越中国大陆东、西、南、北四个端点梦想。南到海南天涯海角,西到新疆帕米尔高原斯姆哈纳,北到黑龙江漠河北极村,东到抚远县乌苏里江与黑龙江交汇处。中央电视台体育新闻、辽宁电视台、解放军报、前进报、解放军文艺、辽沈晚报等媒体曾有报道。长篇纪实文学《藏惑——徒步横穿西藏》来自二人真实的徒步旅行经历。

  (现授权“辽东网”和“抚顺七千年”历史网站刊发,其他媒体未经作者授权转发或刊发,将承担法律责任,特此声明)

 

第一章

雪山、牦牛、荒原、寺院、风俗,只是地球“第三极”雪域西藏的种种表象。西藏之所以神秘,是因为我们大多数人,喜欢用世俗的眼光,看待那里的人,那里的事儿。其实,文明与自然与历史与现在,存在很深的认知鸿沟,这让人们难以穿越现实表象,抵达西藏的内心深处。

西藏是个“幻境”,是躲过诸多浩劫,幸运留下的一种稀有植物,它所散发出的味道、色泽,足以吸引奇异的目光,让人在是与不是之间,猎奇、猜测、眩目、慌乱、神迷、犹疑;西藏是一个避难者,他没有必要说出心里的秘密,如果有人要对它的来世今生执意追溯,妄断解释,根本就是貌似理智的荒谬。

了解和认识西藏,不需俯视,更不要仰视,惟一让它说出心里话的方法,是用平等而诚挚的态度,跟这里的人,这里的宗教,这里的山川,这里的风物对话。

很荣幸,我们有机会徒步穿越雪域西藏,并有幸成为跟西藏真实对话的人。

  

《藏惑——徒步横穿西藏》

赵修华 张国勇(执笔)


张国勇:《藏惑——徒步横穿西藏》[七] 图1
马帮(此图为资料图片,来自网络)


  第7节 藏族马帮


  一个傈僳族汉子跑到江边的马道,用我们听不懂的语言“咿咿哇哇地”喊叫起来。抽了一支烟功夫,马帮慢悠悠地走上来,傈僳族汉子仍然用我们听不懂的语言和马帮的头儿交谈。最后,他一屁股坐在地上继续喝酒。


  我们迫不及待地问:“他们说什么?”


  傈僳族汉子无可奈何地说:“他们不愿带你们走。你们还是住下吧,等遇到别的马帮再走!”


  我愣了一下,迅即背上行囊同傈僳族朋友们握手,修华不解地问:“干什么去?”


  “傻子!他们说不带就不带了,跟着他们走准没错。”我说。


  当我们加快脚步追上这支马帮,几个藏族人连正眼都没有看我们,继续按照自己的节奏行走,他们屁股上的藏刀和冷酷的背影,让我们的内心感到区别于自然的寒冷。


  跟随这支藏族马帮,我们向怒江大峡谷深处走去。


该文章所属专题:张国勇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藏惑  徒步横穿西藏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