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王尧:母亲出嫁的红楼(3)

2016-04-14 23:30 抚顺七千年 王尧 5794
时过60年依然矗立着的老房子,让我们珍惜日渐稀缺的抚顺工业历史遗迹,让铸造那个时代辉煌的参与者们、保留着珍贵记忆的耄耋老人们有处追忆光荣与梦想的地方

王尧:母亲出嫁的红楼 图1


王尧:母亲出嫁的红楼 图2
抚挖专家楼


  这座楼写满了母亲在闺中与外祖父母、大舅一家幸福相伴的故事。母亲说,这是全家最温馨、最幸福的一段时光。那时,母亲还是待字闺中的独身姑娘,是抚顺挖掘机厂年轻的药剂师,不仅业务精湛,而且多才多艺,吟诗作对写文章不让须眉,还拉得一手漂亮的小提琴。母亲那时独身一个人,56.5元的月工资算得上高收入,侄男侄女就像她自己的孩子一样,从不吝啬花钱给孩子们买吃、买穿,包括给邻居们的孩子买零嘴,自然而然成了侄男侄女的领袖,拥有左邻右舍一大批孩子“粉丝”。邻居大叔大婶们都亲切地喊母亲“三姑娘”,孩子们都亲热地跟着表哥、表姐们叫母亲“三姑”。

  这里有母亲和我温暖的记忆。母亲生了我,外祖父、外祖母高兴得对全家和左邻右舍宣布:“我们有里外八个孙子了!”我满月后,母亲曾抱着我回这里住了一宿。外祖父母、大舅舅妈、表哥表姐们里里外外、兴高采烈地围着我看,那一张张脸挂满了幸福和爱意。母亲还能清晰地记得那些叫金萍、沙萍、小玲、文忠、文成的孩子们,每次看到母亲抱着我回到这座楼,正在楼前楼后,阳台上,树草间玩耍的孩子们就欢声齐叫:“三姑回来了!三姑带王尧回来了!”就像花果山看到大圣归来的猴兵猴将,前呼后拥地围着母亲,抢着看襁褓里的我。邻居里我有个四宝哥哥,他自小性情暴烈、倔强,看到谁都黑着脸不爱搭理,唯独看到三姑就亲近,对我又背又抱。四宝哥哥养了一黑一白两只可爱的小兔子,任谁也不许看、摸,可每当母亲带我回来,四宝哥就抢着把我抱回家,让我随便看兔子、摸兔子,还教我一首儿歌:“小白兔,白又白,两个耳朵竖起来,三瓣嘴,红眼睛,一走一撅腚”。到了1993年我在外经局办公室工作,从母厂借车为农村送扶贫物资,还是四宝哥开着卡车运送的,那是我们和老邻居失散了20多年后的再次相逢。 

  这里是母亲出嫁的娘家,魂牵梦萦的家园。1962年8月11日,是母亲出嫁的日子。上午母亲还在班上工作,中午急匆匆赶回家,梳起了美丽的齐耳短发,穿上了坎袖的白衬衣和华贵的呢裙,告别了与外祖父和外祖母相伴28年的岁月,走出了这座楼,从此开始了与父亲患难与共五十三年的日子。在父亲刚刚大学毕业回到抚顺四处飘泊,无处存身,母亲跟工厂要房子等待婚期的日子里,爸爸也在这座楼住了5天。外祖家家教森严,爸爸住在这里,母亲就到我们来时路过的那座挖掘机厂独身宿舍“五宿舍”住了5天。

  在这座依然挺立的家园前,听完了这些五十多年前的故事,母亲又领着我认哪一条台阶才是当年上坡的路。看到红楼东南侧另一条通向坡下的老石阶,母亲一眼认出了它,瞬间用手帕擦起了眼睛,只说了一句:“儿子,这就是母亲抱着你回来的路。”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抚挖专家楼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