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泊兰德迈:龙凤呈祥

2016-04-15 05:58 抚顺7000 刘学敏 1139
我站在龙凤矿遗址的北坡,与这座关闭停产十年之久的废矿面面相觑。炫目的逆光下那爿丘陵昔日的繁华烟消云散,寂寞、惆怅缭绕在一丛丛红墙与绿树之间;阳光勾勒出白亮的轮廓光,装饰着坚硬高大的井架和天轮,而它们却无法掩饰满身疲惫和龙钟老态,我联想到暮年英雄的悲怆目光和蹒跚步态,感慨猛地撞破心坎……
泊兰德迈:龙凤呈祥 图1


  我站在龙凤矿遗址的北坡,与这座关闭停产十年之久的废矿面面相觑。炫目的逆光下那爿丘陵昔日的繁华烟消云散,寂寞、惆怅缭绕在一丛丛红墙与绿树之间;阳光勾勒出白亮的轮廓光,装饰着坚硬高大的井架和天轮,而它们却无法掩饰满身疲惫和龙钟老态,我联想到暮年英雄的悲怆目光和蹒跚步态,感慨猛地撞破心坎:你这中国近代工业的醒目标志、你这昔日煤都抚顺的图腾,某一天早晨,还会轰隆轰隆地旋转起巨大的天轮么?还会让煤矿工人挺着胸脯在你的脚下轰隆轰隆地走来走去么?


  这是2008年6月的某一个上午,为了纪念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我奉命来到一家股份制民营煤炭企业进行采访。这家公司的办公楼就在龙凤矿的西北面,而它下属的两座煤矿与龙凤矿在一条东西走向的轴线上,与那个著名井架的直线距离只有千米之遥。我想这是一则深刻的寓言,它在历史和现实、陈旧与新鲜的强烈反差中意味深长地瞩目着两个煤炭企业的昨日和今天,品味着“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的无情与有意。

  我从资料中了解到,从1996年到2005年,我国大约六万家国有企业实现了从国有制到股份制的转化,就在这期间,抚顺鑫地源煤业有限责任公司破茧而出。我自然想到郭沫若的著名诗作《凤凰涅磐》:“天方古国有神鸟名‘菲尼克司’,满五百岁后,集香木自焚,复从死灰中更生,鲜美异常,不再死。这种鸟就是中国民间传说中的凤凰”。鑫地源,你是那只浴火重生、展翅飞翔的五彩凤凰么?

  上世纪七十年代,为了解决社会就业问题,几乎所有的国有企业都像“拖油瓶”一样拖着一个或多个“大集体”、“小集体”。请随我简要回顾一下鑫地源公司下属两座煤矿的“出身”和“履历”:1980年,龙凤矿为安置职工子女就业,成立集体企业抚矿三公司和抚矿七公司;1993年,龙凤矿报请上级批准,拟利用报废的井筒、井巷系统对日伪和大跃进时期留置的段间煤柱和局部残留煤进行复采;1994年,鑫地源煤矿和中汇煤矿的前身,抚矿三公司、七公司煤矿建成投产,合计年生产能力8万吨;1999年9月,龙凤矿因资源枯竭,经国务院批准破产关闭,这两个煤矿归抚顺矿务局集体企业局领导;2000年12月,两煤矿与其它6家企业一道按属地划归东洲区管理。此时,这种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勉为其难地存活下来的小型煤矿,颓势暴露无遗:设备陈旧、基础薄弱、条件简陋、管理落后、包袱沉重。龙凤矿的破产又让它们雪上加霜,眼前似乎只有一条路可走:煤矿停产,职工失业。

  所幸我们国家奋力开拓出了一条改革开放的道路。2004年11月,抚顺矿区三公司、七公司煤矿通过严格的民主和法律程序顺利完成了企业产权制度改革,转制组建了以煤炭开采、洗选为主要经营项目的资源型民营企业——抚顺鑫地源煤业有限责任公司。这次转制是冒着巨大风险进行的,风险给这次转制冠上了一个颇有些悲壮味道的名字——承债式转制。刚刚组建的公司,赫然记载着一个个几乎让人透不过气的数字:历史遗留的工亡职工家属35户,因工伤残人员47人;拖欠职工养老保险金xxxx万元,拖欠职工工资xxxx万元;企业负债1632万元……


该文章所属专题:刘学敏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龙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