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郭秀江:抚今追昔话出行

2016-07-08 09:08 抚顺七千年 郭秀江 1334
留在我童年记忆中的第一条大路,是在共和国初年的抚顺市近郊,那是一条土路,雨天的泥泞留给我很深的印象。
郭秀江:抚今追昔话出行 图1

  衣食住行是人类生活的四大要素,其中,“行”虽居老四,重要性也不可小视,“行”的环境及便捷与否,不仅与效率相关,与生活质量和幸福指数也是息息相关的,它同“衣食住”的感觉一起,凝聚成人们心头的苦涩酸甜。

  留在我童年记忆中的第一条大路,是在共和国初年的抚顺市近郊,那是一条土路,雨天的泥泞留给我很深的印象。

  农业社和后来的人民公社的马车,是那条土路上的主要交通工具。冬天里马的身上挂着白霜,头上热气腾腾。后来读岑参的诗“马毛带雪汗气蒸,五花连钱旋作冰”,便想起了这一幕。身着反皮袄,脚踏靰鞡鞋的车老板大概冻得坐不住了,扛着鞭子在路上小跑,和他的马同甘共苦。

  偶尔,有矿上的卡车和市里的吉普从岭那边的柏油路开过来,也只是引起孩子们的神往,于这里的居民并没实际意义。

  那时,在矿区工作的父亲和上中学的二姐,每天早起要步行一个多小时走完郊区的这条土路,再翻过那道岭去。归来时常常披星戴月。

  每月母亲都要拿着粮本,去几次岭那边的粮店买回工业户的供应粮。回来的路上,我和米袋轮流伏在母亲的背上,母亲一段一段地倒换着。每买一次粮,母亲走的路程不仅仅是一个往返。

  当我进了学龄后,也开始跋涉在这条土路上。每当雨中的泥泞弄脏并湿透了母亲千针万线为我做的花布鞋,都很心疼。二姐就给我讲搬家以前住的楼房和四周的柏油路。虽然我的记忆中没有这些,听她讲多了,便对雨中行走在柏油路上的清爽,有了些向往。就普遍的意义讲,那是一个徒步的多土路的年代。

  六十年代中期,进厂工作的哥哥鼓起勇气向父母提出要买一辆自行车。当时哥哥月工资38元,不仅与自行车价格相差悬殊,更难的是要凭票购买,票难弄。但后来父母还是想方设法给哥哥买到了一辆,把哥哥高兴得合不拢嘴。哥哥对他的自行车珍爱有加,精心养护。从那以后家里的许多活计都变得轻松了。

  我的职业生涯始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那是从北疆的一片荒原上开拓出来的厂区和生活区,公共服务系统从零开始,自行车就成了个人实用的交通工具。我师傅家那台小“永久”,几乎成为我们的“公交车”。


该文章所属专题:郭秀江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