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王尧:我的九旬岳父母(2)

2016-07-27 20:52 抚顺七千年 王尧 1778
人们都说父母长寿是儿女的福分,我的理解是父母的健在既为家庭延续了祥和温馨,也为儿女增添了一份有惦记、有牵挂的幸福


  老岳父从不势利。1988年我与妻子结了婚,住在我父亲分到的一处38平方米的6楼单间。当时家里家底很空,妈妈爸爸竭尽所能,把新房装修后又承担了婚宴的支出,家里也再拿不出更多的余钱了。老岳父二话没说,给我们配上了金凤电视机、双燕冰箱和1400多元的单筒洗衣机这些当年称得起体面的贵重家具。我们结婚时我仅花了500元钱买了一套“三组合”,就是由大衣柜、日用品柜和电视柜三个单柜组合而成的一套家具,其实那时候都已时兴什么“四组合、“五组合”了,“三组合”已经是很低档的家具了,妻子心知肚明,但一句不高兴的话也没说。我的二舅哥把自己搬家拆旧屋子积攒下来的门框、木门的木料送给我们,打了两张宽大的木床。那些木头都是从久保町、凤翔路二哥住过的旧日本楼拆下来的,已干燥了几十年,材质特别好。我家在农村的五七战士邻居田姥娘的女儿秋莹小姨的丈夫是个好木匠,他分文不取,用这些木头把床打了个结结实实。结婚,是我作为家里的长子撑起门户的开始,老岳父的扶助弥足珍贵。从外姓人逐渐融入这个大家庭,老人已经把我这个“小驸马”当成了自己的孩子,每逢过年,我也心甘情愿地给老父亲磕头。 

  老岳父生活很节制。他爱饮酒,但从来不过量,每天必喝一小盅白酒,但仅此而已,即便是节日家庭聚会特别高兴时也不过再添一盅。任凭什么样的名酒,他端起杯来也不是一饮而尽,而是满斟慢饮,细细品尝,不似我们年轻人的豪饮。老岳父时常劝我饮酒不要过量,说酒要细品,不要伤身,还把自己珍藏多年的一瓶高度茅台酒留给了我,至今我已珍藏了近30年。老人88岁时还每天骑车到公园遛弯,去年春节全家聚会时,已经94岁的他还自己拄棍儿下的四楼,这份长寿和健康多源于他动静结合的生活规律,极有定力的节制。

  老岳母是全职的家庭妇女。老人没有文化,但一生相夫教子,勤俭持家,与老岳父一道繁育了整个家族。老岳父和老岳母养育了五个儿女,儿女成人前只靠老岳父一个人的工资生活,我认识妻子时,妻子的爷爷还健在,这一大家上有老下有小,但和睦相处,兄弟姐妹从来不吵不闹,儿女们没有一个不读书、不成材的。老岳父温馨和睦的家风在抚挖的老职工中有口皆碑,老岳母居功至伟。他们平日里吃饭几乎都是“老三样”——熬得稀烂的粥、小咸菜和馒头,除了节日极少吃大鱼大肉,这固然是长寿食谱,但更是节俭清淡的生活习惯使然。

  一向勤俭的老岳母只有一次对我开过特例。1988年我与妻子结婚前的一天,我在工厂组织完一次义务劳动来见妻子,饥肠辘辘,可妻子还没下班,自己又不好意思说。老岳母看出来了,赶快给我端上了他们日常不变的稀粥、咸菜和馒头。看我不怎么下饭,老岳母竟破天荒地亲自去楼前的小卖店给我买了一个红烧排骨罐头,用她被成年累月的家务累得变了形的“大骨节”的双手送到了我的嘴边。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