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满乡烽火

满乡烽火

第三十四章 于苫山密谋围剿—02

2016-08-03 20:52 剑柔似水 801
  第三十四章 于苫山密谋围剿 第六军险象环生—02  5月7日上午,桓仁,辽宁民众自卫军司令部。  辽宁自卫军总指挥唐聚伍,正在办公室里看报纸。《上海停战协定》的签订,让这位戎马倥偬的将军心中很是愤懑。他认为,中央政府的软弱必定助长日本人的嚣张气焰,这对东北的抗战有百害而无一利。让他想不明白的是,如今辽宁和整个东三...
  第三十四章 于苫山密谋围剿 第六军险象环生—02

  5月7日上午,桓仁,辽宁民众自卫军司令部。

  辽宁自卫军总指挥唐聚伍,正在办公室里看报纸。《上海停战协定》的签订,让这位戎马倥偬的将军心中很是愤懑。他认为,中央政府的软弱必定助长日本人的嚣张气焰,这对东北的抗战有百害而无一利。让他想不明白的是,如今辽宁和整个东三省的抗日烽火刚刚点燃,这个时候中央政府怎么能向日冠让步呢?这不是助纣为虐吗?他放下手中的报纸,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报告!”

  “进来!”

  “报告唐总指挥,第六军参谋长刘克俭求见!”

  “快,快请!”

  刘克俭进门说道:“报告唐总指挥,我奉第六军司令员李春润之命,前来向总部汇报第六军的有关情况!”

  “来,快坐下!慢慢说!”

  刘克俭把这几天新宾战役的情况向唐聚伍做了详细汇报,然后迫不急待地说道:“唐总指挥,这次新宾失陷,兄弟们心里都憋着一股劲儿,李司令员决定一旦时机成熟,我们再伺机夺回县城。”

  “好哇!李春润这小子有种,我没看错他!”

  “可是……”

  “到这儿就算到家了,有什么就直说,不要吞吞吐吐的!”

  “新宾一役之后,第六军损失惨重,补给非常缺乏,总部是否能给我们一些补充。”刘克俭看了一眼唐聚伍说道:“总指挥,为了确保攻打县城顺利,最好总部能再派一个团的兵力支援我们一下。”

  唐聚伍想了一下说道:“那样,你先下去休息,等我和司令部其他领导商量一下,下午再给你消息!”

  “是!”

  唐聚五,字甲洲,“九·一八”事变后,改名为唐聚伍。1899年生,吉林双城(今黑龙江省双城市)人。18岁投身军旅,后入东北讲武堂学习军事。毕业后历任排长、连长、营长等职。

  1931年“九·一八”事变时,任东边镇守使署步兵第一团中校团副,驻防辽宁省凤城县。事变爆发,驻守凤城的第一团团长姜全龙及所属二营400余名官兵不及提防,束手被俘。姜全龙旋即投敌。唐聚五时因公务正在乡下,惊闻凤城事变,连夜赶到山城镇向镇守使于芷山请示对策,不得要领,遂冒险乘车去北平,面谒张学良汇报一切。张学良委任唐聚五为步兵第一团团长,令其收整旧部,等待时机,守住东边一隅。

  1932年3月21日,唐聚五奉张学良手谕,在桓仁宣布成立“辽宁民众自卫军”。4月2日唐聚五毅然率辽东14县军警、民众起义,成立辽东“民众自卫军”。担任辽宁民众自卫军总司令、辽宁省代理主席、东北游击中将总司令等职务。在抗战中,多次率部与敌作战,在作战中屡立战功,对抗战有重要贡献。1939年5月18日在迁安平台山一带率部与敌作战中,与所部官兵一起壮烈殉国。

  当天傍晚,老城,满乡军司令部。

  “二哥,负责县城的侦察员回来了!”方勇从外面进来说道:“现在情况有些不妙呀!”

  “别着急,慢慢说!”

  方勇喝了口水说道:“情况是这样,昨天,敌廖弼忱部和李寿山部确实撤出了县城,可是前天夜里于芷山的骑兵团却秘密开进了庙岭村,看来敌人是有大动作呀!”

  “果然不出我之所料!于芷山让两路军出城是暗藏阴谋呀!”二少焦急地问道:“那两路侦察员什么时候回来?”

  “约定的是晚7点前,估计快回来了!”

  “方勇,你去侦察连等着,他们一回来,马上带他们到我这里来!”

  “是!”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方勇带着二名侦察员从外面跑了进来。

  “情况怎么样?”二少爷焦急地问道。

  东路侦察员汇报道:“报告军师,我昨天上午一路尾随廖弼忱部到了旺清门,敌人就不走了。我原以为他们是在旺清门吃午饭,吃完饭再走。可是一直等到下午三点也没动静,我不敢怠慢,就一直在那盯着。结果敌人不但没走,而且还在那儿扎营了。”

  “我在哪儿蹲了一宿,今天早晨天还没亮,就见敌人从旺清门集合出发了。可他们向东走了不到五里,突然又改向南走。我觉得这事儿蹊跷,就跟了上去,一直跟到中午,我见他们在南四平扎了营,我不敢再耽搁,就回来了。”

  西路侦察员汇报道:“报告军师,我这路敌人的情况跟东路的差不多,敌人到了榆树后没有向苇子峪方向走,而是从榆树向东直奔夏家沟而去,我回来的时候敌人已经快到夏家沟了。”

  “敌人有没有可能继续向前走?”

  “我估计他们应该在夏家沟扎营。不过,我们还有两个战士在哪儿盯着呢,如果有新情况,他们会回来报信儿的。”

  “好,你们辛苦了,赶紧下去吃饭吧!”

  侦察员走后,二少爷拿出地图对方勇说道:“现在情况一切都清楚了,敌人就是想围歼第六军!”

  “方勇,你看!敌李寿山部现在夏家沟扎营,估计最晚明天早晨也会向金岗村进发。敌人的意图非常明显,就是要在金岗台设伏堵住第六军通往桓仁的退路。而廖弼忱部扎营南四平,是想经红庙子直插鸡鸣山东侧,伺机攻击李春润右侧翼。”

  “而县城里的敌人,将会从正北经皇寺直压鸡鸣山。敌人的骑兵团则会利用其机动性好的优势,直插六军五团的二道沟阵地。这样,如果李春润没有充分的准备,必将陷入苦战,而一旦二道沟防线被突破,第六军就有全军覆灭的危险!”

  “这于芷山也太狡猾了!”方勇说道。

  “我想于芷山没这个脑子,这一定是大冢农昔的诡计。”二少爷说道。

  “哪咱们怎么办?”方勇着急地问道。

  “这样,你立即电告李春润部,让他们尽快制定反围剿方案,然后立即电告我们,这样我们也好采取相应的措施。”

  “好,我马上去!”

  晚8点左右,鸡鸣山,第六军临时指挥所。

  刘克俭从桓仁回来后,李春润一直处于兴奋之中。总部不仅答应尽快帮助第六军解决补给和弹药,而且,同意第六军择机夺回县城的想法,并决定在攻打县城时,由郭景珊司令亲率第七军参战。

  “参谋长,你这一趟真是没白跑哇!可解决咱第六军的大问题了!”李春润十分兴奋地说道。

  “这没什么!”刘克俭说道:“唐总指挥一再告诫我说,新宾县城必须要夺回来,但一定不能蛮干,要打有把握之仗!”

  “是呀,现在敌情复杂,于芷山下一步的意图我们还不清楚,所以,这件事儿我们必须好好斟酌斟酌,要打,就要打好!”李春润说道。

  这时,梁世凤忽然从外面急匆匆跑进来,说道:“司令员,情况有些不妙呀!”

  “怎么回事?”

  “这是佟振天刚发过来的电报,你快看看吧!”梁世凤递给李春润一份电文说道。

  李春润看完电文大吃一惊,他喊了一声:“快拿地图来!”

  “看来这于芷山还真是想一口吃掉我们呀!”梁世凤说道。

  刘克俭看完电报忧心匆匆地说道:“如果真如佟振天所说,咱们第六路将要陷入绝境,这可如何是好?”

  “你们看,现在敌李寿山部已在夏家沟集结,他们最迟明天上午就能到达金岗台。金岗台地形复杂,如果敌人在那儿驻起防线,我们的退路就被堵上了。所以,当务之急是想办法阻止李寿山部到金岗台设伏。”

  李春润说道:“命令一团立即前往金岗村、费阿拉城一线设伏阻击李寿山部;命令二团立即前往那家村一线监视东路的敌人,并设法阻击敌人西进。同时命令五团继续坚守二道河,其余部队明晨8点向桓仁转移。”

  “司令员,佟振天建议我们今晚就撤出鸡鸣山向桓仁转移,你看是不是咱们马上就走呀?”梁世凤有些担心地问道。

  “现在这么晚了,大部队转移恐怕有困难。再说了,敌人不会那么快就发动进攻。我估计,就算敌人迅速集结,我想他们也得明天上午十点以后到位,所以,我看时间来得及。”李春润不以为然地说道。

  刘克俭想了一下说道:“为了把握起见,我建议司令部机关和后勤部门连夜就撤,所有伤员也一并跟着向桓仁转移。”

  “好吧,就按你说的办!”

  李春润接着说道:“立即把我们的安排电告佟振天,同时电告总部,请求总部派部队于明天上午十点,在新宾和桓仁交界处的二户以北三十里处接应我们。”

  “是!”

  就在李春润安排第六军撤退计划的同时,大冢农昔和于芷山也在密谋他们的行动。大冢农昔说道:“于桑,现在李寿山部在夏家沟扎营是不行的,你要命令他们即刻开拔,争取明天凌晨6点前到达金岗台,否则,一旦风吹草动,李春润就跑了。”

  “大冢阁下,我想不用这么急吧!”于芷山有些担心地说道:“现在廖弼忱部还南四平,那儿离鸡鸣山少说也有五十里,如果让李寿山孤军突进,恐怕不是上策。”

  “于桑,兵贵神速。我命令,李寿山即刻开拔,你明晨6点即率邵本良部向鸡鸣山进发,7点钟围剿战斗必须打响。廖弼忱部待你部打响后,从侧翼突击第六军,我要让李春润左右不能兼顾,他只有向南逃跑,那时李寿山的阻击就会发挥作用。而骑兵团再从皇寺的西侧翼快速插进……”大冢农昔把拳头砸向地图中的鸡鸣山,狠狠地说道:“李春润就是想跑,他也来不及了!”

  “好,我这就去安排!”

  大冢农昔和于芷山提前攻击的计划,是李春润怎么也没有料到的,也正是这一原因,使第六军又一次陷入了险境……

  若知李春润如何摆脱困境,且看下文分解。


该文章所属专题:剑柔似水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满乡烽火  剑柔似水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