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满乡烽火

满乡烽火

第八章 佟振天客厅斗智—02

2016-08-03 20:54 剑柔似水 763
  当天下午,佟府,二少爷房间。  吃过午饭,二少爷回到房间,拿起一本书正看着。方管家推门进来,小声地在二少爷耳边耳语了几句。二少爷急忙起身,说道:“走,去我爹房间!”  “二少爷,老爷正在午睡。这样,你先到客厅等,我去叫醒老爷!”  “好吧!”  过了一会儿,佟振天穿了件睡衣,走进客厅:“什么事呀,这么急?”  “...
  当天下午,佟府,二少爷房间。

  吃过午饭,二少爷回到房间,拿起一本书正看着。方管家推门进来,小声地在二少爷耳边耳语了几句。二少爷急忙起身,说道:“走,去我爹房间!”

  “二少爷,老爷正在午睡。这样,你先到客厅等,我去叫醒老爷!”

  “好吧!”

  过了一会儿,佟振天穿了件睡衣,走进客厅:“什么事呀,这么急?”

  “爹,方勇那边来电话了,宫本己经在回来的路上了。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这小子明天一准儿来咱家。”二少爷说道。

  “那咱们咋办?”佟振天问。

  “爹,您别着急,明天宫本若来,您就按昨天咱们商量好的办法对付他!”

  “好吧!”

  第二天上午9点刚过,方管家来到佟振天的房间,说道:“老爷,宫本来了,现在在客厅候着呢……”

  “哦,知道了!”

  过了好一阵子,佟振天还没过来,宫本有些沉不住气,暗自骂道:“八嘎!佟振天这个老东西,这是有意在晒我呀!”

  “哎哟,这不是宫本先生吗,您今天怎么有空到佟府来呀?”佟振天在客厅外老远就打招呼道。

  宫本起身相迎,双手抱拳:“佟老板,在下冒昧打扰,还请见谅!”

  “宫本先生客气了,太客气了。”佟振天笑道:“常言道,无事不登三宝殿。宫本先生不请自来,想必是……”

  “其实,在下此次登门拜访,还是为了秦昊明女儿的事儿!”

  “宫本先生,我就不明白了,你说,你以前把秦家害得家破人亡,今天又说要找人家的女儿,你是想赶尽杀绝呀,还是要当面谢罪呀?”

  “这……”宫本一脸的尴尬,小眼睛眨了眨说道:“佟老板,您可能误会了,秦昊明并不是我害死的,我找他的女儿,只是为了完成一件心愿。”

  “哦,是这样呀。那么,你找到她了吗?”佟振天试探着问道。

  宫本心里很清楚,佟振天是在跟他兜圈子。我心想,于其让佟振天自已说,不如直接把话挑明,省得多费口舌。想到这儿,宫本脸一沉说道:“佟老板,我想你是一个明白人,你我心里都清楚,其实,秦昊明的女儿,就是你现在的女儿佟诗云!”

  “噢?这么说,宫本调查过我女儿了!不错,秦昊明的女儿,就是我的女儿佟诗云!那我问你,你找我的女儿到底要干什么?”佟振天强压怒火问道。

  “既然佟老板这么爽快就承认了,那么,我也就直说了。我找佟诗云是为了查找秦昊明生前留下的一张图,现在既然秦诗云变成了佟诗云,那么,我敢肯定这张图一定就在你的手上,所以,也就没有必要再找什么秦诗云了,找到了你不就行了吗?”宫本“嘿嘿”地冷笑了一声说道。

  “宫本先生,你费了这么大劲,敢情就是为了一张图呀?你早说呀!”

  “对,对对对!”宫本眼睛一亮,显得有些兴奋。

  “我家里要说别的没有,可图不缺呀!什么八骏图、仕女图、牡丹图,对了,还有清明上河图……但不知,宫本先生找的是哪一张啊?”

  “佟老板,别在跟我兜圈子了,你知道我要找的图不是这些,而是一张辽东矿产资源分布图……”宫本有些沉不住气。

  “矿产资源分布图?你让我好好想想……哦,对了,20多年前,我好像听秦昊明提起过……”佟振天故做回忆的样子。

  “对对对,就是那张图,佟老板,您见过?”宫本迫不及待地问道。

  “见我是没见过,不过我听说,秦昊明生前,曾带着那张图去见过一个日本人,说是要用那张图换一大笔钱,后来他就失踪了,至于那张图………”

  “好了,不要再说了,那张图已经烧掉了!”宫本一着急说漏了嘴。

  佟振天见宫本上了套,紧逼道:“既然宫本先生什么都知道,那还问我干什么?再说了,你算图已经烧掉了,那还找什么呀?”

  宫本气急败坏地吼道:“佟老板,你的,狡猾大大的!烧掉的那张图是假的干活,我想要找的是那个真图的干活……”

  “什么真的假的,反正没人知道,也没人能够说清楚,你说是不是呀,宫本先生?”佟振天不紧不慢地问道。

  “你……”宫本无言以对,话音低了下来,说道:“佟老板,我知道这张图就在你的手上,我呢也不想为难你,更不想为难你家小姐,我只是想拿到那张图。你看咱们做笔买卖好不好,只要你把图给我,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你看怎么样?”

  “宫本先生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只可惜呀,那张图不知道在哪个王八蛋的手里给烧掉了,这真是老天不开眼,让我佟振天发不了这笔横财呀!”

  “佟振天,我好言以对,可你……”宫本气急败坏地说道:“八嘎!好你个佟振天,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告诉你,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如果三天后你还是装聋卖傻,不交出图纸,到时候别怪我……”

  宫本没敢把话挑明,但又怕自讨没趣,便灰溜溜地走了……

  二少爷从客厅后间里走了出来,竖起大姆指,说道:“爹,您真捧!”

  佟振天笑了笑,不无担心地说道:“老二呀,今天这事算是应付过去了。可宫本这小子鬼计多端,绝不会善罢干休,诗云的事儿你要早想办法才是呀!”

  “爹,您放心吧,这事我早有安排。宫本不动,咱不动,只要宫本一动,我自有妙计应对!”二少爷胸有成竹地说道。

  正在这时,方管家急匆匆跑来,说道:“老爷,县法院派人来了。”

  “快…快请,快请!”佟振天急忙吩咐道。

  “佟老爷,这是省法院关于佟邵两家诉宫本和日本采炭所一案的民事调解征求意见函,请您签收。”县法院来人把一个文件袋递上,待佟振山签收后转身离去。

  佟振山打开文件袋,拿出征求意见函看了一会儿,勃然大怒,说了句:“天理何在,天理何在呀?”然后,对二少爷说道:“老二,你看看,如果这么着,不就便宜宫本那小鬼子了吗?真他娘的!”佟振天挥起拳头砸向了桌案……

  二少爷接过征求意见函认真看了起来,过了一会儿,说道:“爹,其实这个结果我早己经料到了。省法院这么裁决,显然是遇到了什么压力。把宫本交给日本驻奉天特别法厅裁决,从外交上来看,也不算为过,毕竟宫本是个日本人。但不管怎么说,法院对日本采炭所的赔偿栽决还算是比较公道的。”

  原来,佟邵俩家起诉宫本和日本矿炭所以后,因涉及到日本人宫本秀一,省法院在厅审前,按惯例必须知会日本驻沈阳领事馆。满铁总部和日本特高课获悉情况后,经过缜密研讨,认为如果同意沈阳法院厅审宫本,那么,宫本必死无疑。这对大日本帝国来说,是莫大的耻辱。所以,他们动用了包括外交在内的所有资源,向省府和沈阳法院施压,经过多次嗟商,最后决定,免去宫本满铁驻抚特别顾问职务,其涉嫌犯罪一案,转由日本驻沈阳特别法厅自行审理。

  看到佟振天坐在沙发上鼓闷气,二少爷宽慰道:“爹,这个案子判到这个程度,已经很不错了。当初我在起诉书上诉宫本涉嫌杀人之罪,其实是为整个诉讼取胜增加的一个砝码。只有这样,日本人方面才会为了保全宫本而答应咱们其他条件。而且,日本人为了减少舆论压力,必定想早点结案,否则,这个案子也不会这么快就有结果的。”

  “哦,原来你小子早有预谋啊!”说罢,佟振天和二少爷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抚顺日本住宅区,宫本住所。

  刚刚憋了一肚子气的宫本回到住所,看到桌子上放着一份文件,他拿起来一看,气得是暴跳如雷!原来这是县法院刚送达的关于佟邵两家诉宫本和日本采炭所一案的民事调解征求意见函。

  “八嘎,八嘎!”

  稍微平静了一会儿,宫本突然想起昨天土肥原跟他说的话,一下子明白了“留给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这句话的意思。

  宫本心里明白,一旦法院判决书下来,他将去日本驻沈阳特别法厅受审,尽管这只是做给中国人看,但恐怕也得在里面呆上一阵子。那样的话,自己的行动就会受到限制,找图纸的事就要受到影响。所以,土肥原和佐藤才着急把自己叫去。

  此时的宫本,心情十分复杂,他不敢面对己往的失败,他要孤注一执,尽快拿到图纸,只有这样,才能挽回自己的颜面。可是这个佟振天实在是让他头疼,他深知佟振天绝不会轻易把图纸交出来,可三天后……

  想到这儿,宫本突然心里一阵紧张,暗自道:“坏了!三天,三天!这不是在给佟振天创造机会么?不行……”

  宫本似乎预感到有什么地方不对,但又不能完全确定,他心神不宁地在办公室里转了两圈,突然拿起电话拔了出去……

  当天下午,佟府书房。

  佟振天和邵四爷正在谈论官司的事。

  “四爷,如果没什么意见,你看这征求意见函,咱就签了?”佟振天问邵四爷。

  “好,签,签!”邵四爷拿起笔在征求意见函上签上名,说道:“佟老弟呀,看来,咱这场官司算是赢定了,这多亏四少爷按排的得当啊!”

  “就是便宜宫本那小子了!”佟振天心有不甘地说道。

  “爹,您放心,宫本活不了几天!”在一旁候着的二少爷插话道。

  这时,方管家在门外喊道:“二少爷,您的电话!”

  “哦,来了!”

  “喂,喂……是我!嗯,嗯,好……好……”二少爷不住地点头。“喂,你听好!这样,一切按我说的办!对,对……报社那边一定要落实好,千万不能出半点纰漏,对,就这么办!”放下电话,二少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别人很难查觉的神秘微笑……

  若知二少爷神秘微笑中有何玄机,且看下文分解。


该文章所属专题:剑柔似水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满乡烽火  剑柔似水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