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满乡烽火

满乡烽火

第一章 佟振天办寿风波—02

2016-08-03 20:54 剑柔似水 767
  第一章 千金寨佟府办寿 不速客神秘造访—02  佟府大院。  这个时候,佟府的寿筵己经进入了gaochao。只见老寿星佟振天,神采奕奕,满面红光。他手里举着酒杯,不时地向客人们敬酒。  这时,方管家匆匆地跑了过来,在佟振天耳边小声说道:“老爷,日本采炭所久保孚来了,还带来一个我从没有见过的日本人。您看咱是见,还是...
  第一章 千金寨佟府办寿 不速客神秘造访—02

  佟府大院。

  这个时候,佟府的寿筵己经进入了gaochao。只见老寿星佟振天,神采奕奕,满面红光。他手里举着酒杯,不时地向客人们敬酒。

  这时,方管家匆匆地跑了过来,在佟振天耳边小声说道:“老爷,日本采炭所久保孚来了,还带来一个我从没有见过的日本人。您看咱是见,还是不见?”

  “不见!我佟某这辈子最不待见的,就是那妈的日本人,尤其是久保孚那个龟孙子!”佟振天疾言厉色地说道。

  “好勒,老爷,我这就回了他!”方管抬腿就要走。

  “等等!你刚才说,久保孚这个龟孙子还带来一个人?”佟振天想了一下问道。

  “是的,老爷。”

  “老方,这样,你先把他们让进来,叫他们到客厅里候着。”

  “好勒,老爷,我这就去!”

  佟府大门外,宫本和久保正站在台阶上,不时地伸出脑袋向佟府里张望。“久保君,你看,这佟府的寿筵还真是气派!佟振天富甲一方、誉满辽东的美号,果真是名不虚传啊!”宫本秀一若有所思地对久保孚轻声说道。

  “哼!这个老东西,看你还能得意几天?”久保孚把手上抽剩下的半截香烟狠狠地扔在地上,不屑一顾地说道。

  这时,方管家从佟府走了出来。“二位先生,让你们久等了。请……里面请!”说着,方管家前头领路,绕过佟府正院,从侧门把宫本和久保请进了佟府的客厅。“二位先生请在此稍候,我们家老爷正忙着呢,过一会儿一定会来见二位……请便!”说罢,头也不回就出去了。

  佟府寿筵现场。

  “诸位……诸位!大家静一下,听我……说……几句。”有些兴奋的佟振天,晃了一下高大的身躯,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原本犟黑的脸,因为喝了点酒,显得更加红润……

  他稍微停顿了一下,说道:“诸位,今天,大家来参加我佟某的寿筵,带来了这么多真诚的祝福,佟某万分感激,在此,佟某谢谢诸位了!”说罢,佟振天对着满院宾客,连续鞠了三个九十度的大躬。

  这个时候,县长夏宜端着一杯酒走了过来。“佟老板今日大寿,我代表县府前来祝贺!祝佟老板福如东海,日月昌明;松鹤长春,春秋不老;古稀重新,欢乐远长!”

  佟振天双手抱拳,说道:“县长大人屈尊驾临,佟某不胜感激。还望县长多喝几杯,以祝雅兴。”说罢,与夏宜同干了一杯。

  夏宜看了看周围,小声对佟振天说道:“满铁的抚顺露天开采二期拓展计划马上就要实施了。昨天,我接到了他们的报告,说是要把整个龙凤地区都征收过去,佟老板的矿也在其内,佟兄心里可要有数哇!”

  佟振天一听,面带怒气地说:“这小鬼子真是得寸进尺,整个西露天都让他们占了,现在又要打龙凤的主意,简直是欺人太甚!我说县长大人,这事儿您可得顶住呀!”

  夏宜为难地说:“佟兄,不是夏某不顶,怎奈省府已有意见,还敦促我要全力配合,你说这又该如何呀?哦,对了,前几天满铁派了个叫宫本秀一的持别顾问来抚,说是专门督办此事的,看来,日本人不达目的,是不会甘心的呀!”

  “我不管省府什么意见,我也不管什么宫本秀一,反正我家的矿就两个字,不卖!”佟振天气愤地说道。

  佟夫人看到佟振天满脸怒气,走了过来。“老头子,什么事呀,看把你气成这个样子!”佟夫人心疼地说道:“今天是你大寿之日,咱啥事也别往心去。你看,这场面多气派,这么多人来给你祝寿,多好呀。行了,老头子,别生气了!”

  “我没事,你去招呼客人去吧!”佟振天说道。

  佟府客厅内。

  宽敞明亮的书房里,宫本秀一正神情专注地欣赏着客厅边柜上摆放的一件由煤精雕刻而成的工艺品,嘴上不时地喃喃自语:“哟西,太美了,简直是太美了!”

  久保孚在客厅里来会走动,不时地抬头看一眼墙上的挂钟。“八嘎!都过去1个小时了,佟振天这老东西怎么还不露面?”显得烦燥不安的久保孚,把茶杯“拍”地一声重重地撂在了茶几上。

  宫本秀一瞪了久保一眼,说道:“久保君,中国有句古话,叫做‘为客者,主怒而不恼;主喜则附之,此乃客之道也’。意思是说,作为客人,看见主人不高兴,你不要恼怒;看到主人高兴,你也要跟着高兴,这才是作为客人应有的礼节!像你这样不讲礼数,岂不有损我大日本帝国的颜面!”

  “哈依!顾问官阁下,属下以后一定注意!”久保孚很不情愿地说道。

  宫本秀一来到书柜前,十分认真地欣赏着摆在里面的各种线装书籍。突然,书柜上面的一个画轴,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好奇地把它拿了下来,然后,慢慢地打开。原来,这是一个书法对联作品。只见上面写道:“卫疆土,谨尊圣祖遗训,吾辈定当驱寇血耻;保家园,不忘先辈教诲,尔等绝不苟且偷生。”落款是:佟振天。

  看罢,宫本的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骂道:“八嘎牙路!可恶的佟……”

  站在一旁的久保孚走上前去问道:“顾问官阁下,您没事吧?”说完暗自笑道:“哼,这时候你怎么也不讲礼数了呢?”

  宫本看到久保脸上的表情,似有不悦地说了句:“哪呢?”久保孚见状,故装不知,迅速地把头扭了过去……

  此时,佟府寿筵己进入尾声,客人们陆陆续续离开了佟府。

  佟府门外。只见方管家走到佟振天身边,在他耳边轻声说道:“老爷,那两个日本人还在客厅里呢,您看……”

  “好吧!既然让两个龟孙子进府了,不妨就去会会他们。”佟振天刚走两步,忽地又转过身来分咐道:“老方,一会儿你把老二叫过来,让他陪我一起去。”

  “是,老爷!”说完,方管家直奔后院而去。

  二少爷佟月搀扶着佟振天一起走进客厅,宫本连忙起身迎了上去。佟振天双拳一抱:“不好意思,让二位久等了,抱欠,抱欠!”说着,佟振天落座客厅正位。

  宫本上前一步,站直身板双手下垂,对着佟振天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标准的日本礼。佟振天拿眼角瞟了一下宫本,问道:“这位先生是……”

  久保孚抢前一步想要介绍,宫本一摆手,示意他退下。“佟老板,您好!在下宫本秀一,是满铁派驻抚顺采碳所的特别顾问。在下初到抚顺,特来拜访,还请佟老板多多关照!”宫本秀一假意谦卑地说道。

  “哦,原来是宫本先生啊!久仰,久仰!”佟振天站起身来,还以礼节。

  宫本受宠若惊,满脸堆笑地说道:“久闻佟老板大名,今日得见,真乃三生有幸!在下此次登门,恰逢佟老板大寿,特备了一份薄礼,不成敬意,还望笑纳!”说着,宫本指了指大厅案桌上的一个彩纸包装的盒子。

  “宫本先生,您太客气了!”佟振天把茶杯轻轻放下,说道:“宫本先生此次前来,恐怕不仅仅是给佟某送点贺礼这么简单吧?”

  “佟老板,您误会了。在下此次前来,纯属拜访,绝无他意。不过……”宫本话锋一转,谨慎地说道:“在下前来,除了拜访,确实还有一件事,想请佟老板多多帮忙。”

  “不知宫本先生找我帮什么忙啊?”佟振天问道。

  “在下想请佟老板帮我寻找一个故友。”

  “寻找故友?”

  “是呀!我曾经有位抚顺的朋友,但却不知他住在哪里。在下初来贵地,人地两生,要寻访这位故友谈何容易,所以,还烦请佟老板多多帮忙啊!”宫本说道。

  “敢问宫本先生所访故友是何人啊?”佟振天满脸疑惑地问道。

  宫本秀一打开公文包,从里面拿出來一个用红布裹着的小包。只见他小心翼翼,一层一层把小包打开,然后从里面拿出来一张早己经发黄的照片。

  宫本秀一双手把照片递给了佟振天,面带诚恳的样子说道:“佟老板,拜托了!”说罢,又向佟振天鞠了一个标准的日本躬。

  佟振天接过照片,戴上老花镜,仔细地端详起来。忽然,佟振天“腾”地从坐椅上站了起来,只见他面露惊容,脸色苍白,双手一阵颤抖,照片一下子滑落到了地上……

  若知佟振天缘何如此,且看下文分解。


该文章所属专题:剑柔似水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满乡烽火  剑柔似水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