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当代抚顺

当代抚顺

幸存劳工口述:从东宁到抚顺

2016-08-10 21:29 李秉刚BLOG 李秉刚 427
我原籍是山东省安丘县人。1942年秋,我14岁时参加东北军,在51军113师678团输送连当勤务兵。51军是山东境内主要的抗日部队,我当兵四个月参加了两次与日军作战,第一次在日照,第二次是1943年2月在莒沂边境,因敌强我弱被敌人包围...

幸存劳工口述:从东宁到抚顺 图1

  鞠修经,1929年生,现在住沈阳市新城子区虎石台。访问时间:2003年3月15日。


  我原籍是山东省安丘县人。1942年秋,我14岁时参加东北军,在51军113师678团输送连当勤务兵。51军是山东境内主要的抗日部队,我当兵四个月参加了两次与日军作战,第一次在日照,第二次是1943年2月在莒沂边境,因敌强我弱被敌人包围,上千人被俘,我是其中之一。日军把我们押往青州,路上连续走了五天,只给了一些榨油后剩下的花生饼吃。到了青州把我们关进监狱,共1200多名俘虏分成12个中队,每个中队约100人住在一所大房子。房子里没有床铺,我们只能睡在水泥地上,一天两顿饭,一个窝头或一张煎饼,没有菜,渴了就喝院子里的井水。在青州把我们关了一个月,饿得大家四肢无力,站起来眼前发黑,许多人病倒了。我的脚被冻伤,疼痛难忍。有一天12点多钟,通知集合,去车站上火车。因为火车是1点钟发车,监狱离火车站10多里路,日本人就命令跑步前进。路过街里时人很多,有些胆大的人就乘混乱之机逃跑了。

  我们坐的是闷罐车,一个车厢装三十多人。上车后日本人从外面把车门用铁丝拧死了,里面空气浑浊。我上车后就病了,有个姓张的班长与我同乡,40多岁,他一直照顾着我。车到了天津,日军396部队接收劳工的人将我们带上了客车,每节车厢都有日本兵把守着。我病得四天四夜没吃东西,光喝水,一直挨到了东宁县。下车后有汽车将我们拉到距东宁县城以东20多华里的山里。那里是军管区,没有住户,沿途经过的山岭上都修着工事,有炮位和机枪掩体。

  我们住的地方有6栋半地窖式洋铁皮的房子,每栋房子有几十米长。我们共有200多人,分成两个班,住第一二栋房子,每班自己选出一个班长。我们的班长姓王。看守我们的是关东军396部队,附近另外还有两个部队,一个是123部队,一个是777部队,每个部队是一个团,总司令部也在附近,司令是个少将,曾给我们训过话。过了一个多月,又调来一批从河北抓来的战俘,有300多人,里面有不少人是八路军,编作第三班,住第三四栋房子。第五栋房子空着。第六栋住着先期在此干活的29个人。据他们讲,原先他们这一批人也很多,所干的工程完工时,日本人说“在满”(家住东北的)留下来继续干活,“不在满”的送回家去。当时只有他们29个人报是“在满”的,其他人都被拉走了。这些人被拉走后二十多分钟,就听到山沟里一阵枪响,此后再也没见到那些人,猜想是日本人为保密将他们都枪杀了。住处外面围着五道铁丝网,上面挂满罐头盒子,有人碰到就响个不停。7月第三班有5名劳工逃跑,日本兵把我们折腾了四五天,最后枪毙了3名劳工才罢休。

  先期工程是在山里挖山洞,我们干的是后期工程,主要是抹水泥和修隧道,我干的是在河边装沙子和石子,供搅拌水泥用。我们每天天刚亮就由日本兵押送着上工,天黑后再押回来。除非下大雨,否则根本没有休息时间。

  我们是2月到的,一直干到了10月份,日本人始终没有发过衣服和行李,只给了一条半破的黄军毯,夜里冻得睡不着,都挤在了一起取暖。在这期间,有七八十人得了霍乱,我也被传染得了病,被隔离住进席棚子里。得病的劳工死了很多,严重时一天死三四个人。我幸亏得到同乡老李的护理,病渐渐好了,才脱离了一次灾难,重新回到劳工队伍里。

  到了10月,天气冷了,日本人又用火车把我们送到抚顺煤矿继续当劳工。我被分到了西露天矿。我们这些特殊工人住在单独的两个房子里,与其他劳工隔开了。我是装车的,每人都有任务量,3.3吨的车每个班要装完4个,干完每个人发给两毛钱饭票,干不完不给。那年我才15岁,没有力气,累得吐了血。为了活命,我于1944年1月逃到了在龙凤矿做工的四叔鞠景文家,得到他们的照顾才活了下来。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幸存劳工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