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档案 > 旧闻新读

旧闻新读

新中国建设的第一个露天煤矿

2024-03-25 11:17 《人民日报》 宋琤 1705
这里是一个三公里多长、六百多公尺宽、二十多公尺深的一个露天煤矿。在工地上,各种电气化的能力巨大的机械正在挖掘煤层上面的土壤,并把它们运送到十公里以外的排土场去。这就是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人民自己建设的第一个大露天矿——阜新矿务局的阜新露天煤矿...

人民日报1953.01.08第2

 

新中国建设的第一个露天煤矿 图1

工人们愉快地看自己亲手建矿后挖出的煤块。

 

  这里是一个三公里多长、六百多公尺宽、二十多公尺深的一个露天煤矿。在工地上,各种电气化的能力巨大的机械正在挖掘煤层上面的土壤,并把它们运送到十公里以外的排土场去。这就是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人民自己建设的第一个大露天矿——阜新矿务局的阜新露天煤矿。这个矿坑下面,埋藏着象十几层楼房那样高的六十多公尺厚的煤层。现在,矿坑的东端,乌油发亮的煤层已经露出头来。两年以后,当露天矿达到设计产量时,我国许许多多新建的工厂和电站,都可从这里得到丰富的燃料。阜新露天矿的产量是如此巨大,合情假给把它一年所产的煤用于发电,每年可以发出四十三亿度电,用这些电力,每年可以织出一百二十九亿公尺布;把一年生产的煤用来开动火车机车,可供五百四十台机车一年完成二百亿吨公里运输之用。


  劳动过程高度机械化,运输指挥工作自动化

 

  要建设这座露天矿,需要把这里的平地挖成深谷,挖出的土运到十公里以外,要把两座山间的凹地填成平原,从这里挖出的土和石头将要有五亿六千万立方公尺,等于开凿五个苏伊士运河和一个巴拿马运河的挖土量的总和。将来矿坑就要象台阶一样一层层地深下去,直到三百五十公尺深。矿坑的宽度也要扩展到一公里半。为了运送表土和煤,在矿坑里和排土场上要铺设将近三百公里的铁路。到现在为止,世界上露天煤矿的深度和剥土量还没有超过阜新露天矿的。建设露天矿的人们都为在这个矿上工作而自豪。

 

  但是,在这里你却看不到成百上千的人群。各种最现代化的机械已经代替了主要生产过程中的体力劳动。苏联式的带着履带的体重一百五十吨的大电铲不停地摆动着有着十几公尺长的长脖子的脑袋,啃啮着矿坑里的表土,一口就是三立方公尺,并把它倾倒在车厢里。而一吞一吐只要二十七八秒钟。电铲的最高效率曾经到每天剥土五千四百立方公尺,就是说,一个电铲相等于八百三四十个工人的体力劳动。电铲把一列(十一二辆)车厢都装满了,电动机车就把它们拖到排土场上。在排土场上,排土工人只须把车上的开关一按,十多个车厢就一齐侧翻身来,自动地张开一面,把土倾倒出来。排土工人把附着在车厢底下的土清扫一下,车子就又开回矿坑去了。因而,在这么大的矿坑里,你只能看到寥寥无几的信号工、线路维修工和打钻的工人。而他们目前的工作也有许多将要逐渐被机械代替了。


新中国建设的第一个露天煤矿 图2

  苏联制造的电铲,正把黄土装到车上运到排土场去。

 

  修建露天矿采煤,是一种最理想的采煤方法,而这只有在煤层很厚并距地面较近的地区才能进行。在很多的情况下,由于煤层较薄,大都是采用开凿竖井或斜井的办法来采煤。在几百公尺深的井下采煤,可以设想要比露天矿困难复杂得多。在矿井下面,要根据煤层的分布状况开拓出纵横的巷道,和许许多多的工作面。许多煤层里都含有瓦斯,瓦斯常常会爆炸,巷道和工作面上的空气又非常稀薄,温度极高。为了防止瓦斯爆炸并给矿工们以足够的新鲜空气,在井下须要有一套完善的复杂的通风装置。井下的岩石和煤层中不断涌出水来,因而,还必须有水泵、水仓等排水装备。矿工们在工作面上采煤,支柱工人们须要紧跟着工作面的推进,用许许多多的木柱或石垛支撑起工作面,以免顶板塌落;已采空的工作面上,则由充填工人们把顶板塌落下来,把这采空的地区填充起来,以减少工作面上的顶板的压力。这些工作配合得不好,或者做得不合规格,就会造成事故。把采下的煤运出矿坑,也是一件十分复杂的事情。同时,在竖井或斜井中,由于在工作面上还要留一些煤柱子支撑顶板,特别是在厚煤中,还要用煤层来填充已采的空间,这些煤是无法采出的。这些情况,在露天矿中都不会发生。

 

  阜新露天矿的将来,更是一幅美丽的图画。在建设工程完了时,矿坑周围的边坡将要修筑出整整齐齐的斜坡,上面要满铺青草,边坡上面将环绕矿坑成排地栽种林木,这些为工厂制造粮食为人们输送光明和温暖的矿工们,不但免除了各种事故的威胁,而且可以在阳光普照、绿林青草的环抱中从事劳动了。在露天矿,采煤的工作和现在的剥土工作一样,电铲挖一下,就是三立方公尺(合五吨四)煤。电动机车牵引着能够自动卸煤的车厢,把满车满车的煤炭运送到地面上。将来,在开始生产时,阜新露天矿的全员效率将要比在井下挖煤的效率高四至五倍。


  劳动过程的高度机械化和运输指挥工作的自动化,使阜新露天矿将来能够采用最科学的,层次简单的高度集中的管理方法。露天矿的职工们最爱谈他们将来的联合大楼。将来,露天矿的矿长在大楼里,运用各种自动装置,就能直接了解生产和运输情况。各采掘段长以及调度人员也都利用各种电气化的自动装置及时指导现场工作。不但全部管理工作集中在大楼里进行,职工们的更衣室、浴室,也都设在大楼内。职工们每天上班时,首先集中在大楼的分配任务的会议室里,听候矿长和各采掘段长分配当天任务,而后更衣乘出动车下坑工作。工作完毕后,乘车上坑到大楼内洗澡换衣,结束一天的劳动。

 

  充分表现了社会主义技术的优越性

 

  在这个露天矿开发以前,阜新矿务局曾经数次抽调职工到抚顺露天矿去学习。那时,他们作梦也在想:什么时候我们的露天矿才能象抚顺那样,电铲、电机车呜呜叫,成车成车地往外出煤呢?当时,抚顺露天矿就是这里职工们的最高的理想。一九五一年初,我们在苏联订购的最新式的电铲、电机车、自翻车等等陆续来到了。一九五二年夏天,以考然诺夫为首的苏联专家们带来了代我们做的露天矿的设计。社会主义的最先进的设计和最近代化的机械设备,使职工们的理想大大地跨越过了伪满时日本帝国主义设计的抚顺露天矿。

 

  抚顺露天矿的规模比阜新露天矿大得多,矿坑长达七公里;煤层也比阜新厚得多,平均厚度在八十公尺左右。但是,抚顺露天矿的产量却比阜新露天矿小,抚顺露天矿的职工也多于阜新露天矿五倍左右。原因就在于抚顺露天矿是根据日本的落后的技术水平设计的,而阜新露天矿则是根据苏联先进技术水平设计的。由于抚顺露天矿设计布局的落后,剥土用的大车皮不能到达矿坑深处,因而采煤只能用小电铲,运煤只能用两个带着箕斗的大卷扬机,以致使矿坑的生产能力受到限制。另外,阜新露天矿除了极轻微零碎不好用机械代替的劳动外,将要实现生产过程的全部机械化和部分自动化。抚顺露天矿虽然是世界闻名的相当高度机械化的矿山,但是还有不少工作是用人力来做的。例如,在露天矿的各个采掘段和排土场上,铁道和输电线路要随着采掘和排土的进度而频繁地移动。在抚顺这一部分工作是完全用人工的。在阜新露天矿今年起移道、平道、填土就全部机械化了。

 

  阜新露天矿的先进还不仅表现在它比抚顺更高度的机械化方面。阜新露天矿铁道线路的设计更充分的表现出社会主义技术的优越。在露天矿的设计中,合理地科学地铺设线路是一个最复杂最难解决的问题。就以阜新露天矿来看,在矿坑的十六层采掘段上,和十公里以外的九十公尺高,三公里宽、三公里七长的上下五层的排土场中,要铺设将近三百公里的铁道。在这样区间小、坡度大、直径短的情况下,车辆的通过次数又极为频繁。因而,能否保证运输效率便是露天矿设计是否合理、经济的主要标志之一。根据日本帝国主义在抚顺的设计,空车和重车在线路上不断交错冲突,需要经常错车,运输效率很低,指挥也困难。阜新露天矿根据苏联设计,采用了循环折返式的配线方法。空车重车可以各走一条道路,互不冲突,不用错车。循环折返式的配线方法加上自动化的运输指挥工作,将使阜新露天矿能够保证高度的线路通车能力和机车利用率。苏联设计专家不但考虑露天矿的建设和生产,还要考虑到数十年后开采完毕时遗留给我们的子孙的是什么。他们设计的排土场是上面排黄土,下面排岩石。数十年后,露天矿煤层开采完毕后,矿坑里停止排水,可以变成一个湖泊,排土场则变成一个黄土平原,马上可以种庄稼修公园。

 

  建设过程就是向苏联学习的过程

 

  在阜新露天矿,还有一件使我惊讶的事情。就是在这样一个规模浩大技术复杂的工程中,没有一个专门学过开发露天矿的技术人员。这里的技术人员几乎全部是陆续地从生产中抽调出来的、刚从大学或专科学校毕业的学土木建筑或电气的年轻学生。负责全部施工管理工作的剥离科有三位副科长,其中两位是工人出身,一个原是火车司机,一个是电气工人;另一个是曾在岭南大学学土木结构的毕业不久的学生。工人的情况如何呢?一九四九年冬阜新矿务局招募和从生产中抽调了几百名年轻的有一定文化程度的工人,把他们送到抚顺露天矿学习。那时,这一批工人中很多人连电铲是什么也不知道,现在他们成了建设工程中的骨干,并且已经开始一批批地带徒弟了。工程开始时,大家也曾遇到不少困难,走过一些弯路:工程常常返工;运输效率低,剥离进度不快;电铲挖不满土,装车时还洒得满地都是;苏联的新机械来了,大家不会使用……。但是,这些困难都没有吓倒露天矿的职工们。对于他们,工作的过程就是学习的过程。去年夏季以后,返工的情况大大减少了,电铲的剥离量一天天提高。九月份定点作业(即在剥离和运输工作中实行按指示图表有节奏的作业)试验成功后,每日的剥离量由平均一万八千立方公尺激增到三万立方公尺以上。他们是怎样克服困难取得这样良好的成绩呢?好多人给我的答案是一样的:“向专家学习”,“有问题大家一块合计,大家的意见集中起来就是工程师”。

 

  事实的确如此,露天矿的建设过程就是向苏联学习的过程。露天矿的设计是苏联国家设计院接受我国的委托代我国做的。露天矿的建设是在苏联专家格立布可夫同志等的直接帮助下进行的。苏联的机械来了,苏联专家们又不辞劳苦不怕油垢,成天钻在机车里教工人操纵。露天矿的同志们都深深为苏联专家的诲人不倦的精神所感动。苏联专家也很赞许露天矿职工们的智慧和努力。当我访问格立布可夫同志时,他很满意地说,这一两年中他亲自看到,这些年青的技术人员和技工由不懂到懂,由不会到会,由外行逐渐地变为内行,而且还培养出一批熟练的工人来操纵新的机械,所以,他很有信心地告诉我,这个工程一定可以按计划完成。自然,要完成这个工程,要管理这个矿的生产,职工们还必须进行更坚苦的学习。

 

  集中群众的智慧就是力量的源泉,这里的职工们都亲身体验到了这一点。许多技术上的疑难问题,经过和有关单位的同志一块商量,都得到解决。过去做计划不和现场商量,结果是三天两头返工;搞“定点作业”没有发动群众,很久还上不了轨道。接受了教训,走了群众路线后,返工现象大大减少了,“定点作业”也搞成功了。集中群众的智慧,不但干部技术人员懂得这样做,优秀的工人们同样学会了这一点。年轻的模范电铲司机刘会文看到报纸上介绍郭瓦廖夫工作方法,他就开动脑筋,发动自己三班的九个司机,取长补短,互相学习,总结出一套先进的操作方法,创造出三十五分钟装一列车的新纪录。

 

  现在,露天矿的职工们已经超额完成了一九五二年的国家计划,今年,党的生日时,露天矿的建设(地面建筑除外)就要结束了,开始进入生产时期。到一九五五年,就可以达到设计产量大量出煤了。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