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王尧:怀念我的老桌子(2)

2016-08-31 09:07 抚顺七千年 王尧 1906
虽然离开母厂——原抚顺挖掘机厂已34个年头了,但仍时时沉浸于怀旧的思绪里。就像一个离开母亲成了家的孩子,不管现在的住房有多宽敞,条件有多舒适,还是深爱着自己筚路蓝缕、沐风栉雨时的家,对母亲给予自己的一切,哪怕是最简陋的物件仍充满眷恋。如今每天看着眼前宽大考究、透着现代商务风格的办公桌台,就时时想起自己在母厂用过的老式办...

王尧:怀念我的老桌子 图1
团员活动(资料图片)


  有一次回来,韦书记很随便地坐在了我的这张小桌子前,平时既亲切又严肃的他给我们讲了个相亲的笑话。说团组织介绍青年男女相亲,一个男青年事先听介绍人描绘女青年表现如何如何好,如何美貌超群,就兴冲冲去相亲。也不知道这女青年究竟长得什么样,反正一见面,小伙子看了女青年的面相,怔了一下什么也没说,摘下脖子上的毛巾便擦着脸离开了。介绍人追去问他印象如何,小伙子才放下“擦脸”的毛巾,悄声迸出一句:“你这不是纯粹泡我吗!”,说完大笑不止。原来他觉得这女青年跟事前描述的形象落差太大,也不知道怎么惹了他的“笑穴”,看完了一直憋着笑。大家听完忍俊不禁,讲故事的韦书记也笑得用毛巾直擦眼泪。笑过了,韦书记还告诉我们男女相亲绝不能搞硬性的“拉郎配”,共青团给青年介绍对象也需要眼力,得看是不是匹配,有没有郎才女貌的眼缘。

  这张桌子还记录过我在团的工作起步阶段一次艰难的写作。

  不久,厂团委开始筹备第十四届团代会。作为宣传干事,我被委以草拟团代会报告初稿的重任。主持团委工作的孙廷仁副书记拉出了团代会报告的提纲,我就按照他拟定的思想政治教育、生产突击劳动、小改小革发明、文体娱乐活动、经验启示和新一届团委重点工作任务等几个部分开始了写作。看我的小桌子上摆满了团的理论书籍、工作总结、宣传报道、领导讲话,没有更多的空间可用,孙书记还让我到外出学习的韦书记的大桌子上写报告。 

  那时我刚到工厂工作,只在车间工作了三个月。对团的工作情况了解少,对团的工作切入工厂生产经营的节点、运行程序和惯例更没有了解,就像不知道螺丝钉拧在机器的哪个部位,只是凭着一腔热情去写。豪情壮志多、事迹事例少,展望畅想多、工作措施少。那时的团组织崇尚多干、少说,积累的资料也不是很多。孙书记只有一遍遍地审阅、修改和提示,甚至自己动手写具体的工作事例。这篇上万字的团代会报告前后足足写了7遍才过关。

  当时我还觉得自己的文笔不至于这么拙笨,甚至感觉这份多次斟酌、修改的团代会报告有些“土气”、叙述得有些啰嗦。后来随着从事团的工作的年深日久,才领悟到只有华丽抒情的文字、红旗号角般激昂的口号,根本不能生动地反映母厂共青团辉煌业绩的全貌,没亲身经历过共青团火热的劳动和创造,就没法生动地写出广大团干部和团员青年的贡献与付出!

  这张桌子上还放过刻写蜡纸的钢板和一台老式的油印机。

  那时我还与基层团干部一起不分昼夜地刻写、印刷过自己创作的团报《晨曦报》。它是工厂年轻的声音,青年们爱厂如家、劳动奉献事迹的宣传记载。每周一刊,一办就是半年,每期团报都是用蜡纸一笔一划刻写出来的,每刊都要刻写几个小时甚至一个通宵,刻完了蜡纸还要自己亲手印出来。握笔的虎口又酸又痛,手指间被铁笔磨出了茧子,洗手盆的清水被洗成了墨色,累了就在屏风后厂团委值班的铁床上假寐一会。但当看到清晨上班后,自己桌子上一摞摞散发着油墨香味的大四开的团报、或传单型团报纷纷被基层团干部领走,有的还要求增发几份、十几份时,心中总是涌上自豪和喜悦,激情跃动全身,疲劳化为乌有。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