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龙凤旧事:《矿山十年》之[12]矿工乐酒(2)

2016-09-26 13:57 抚顺七千年 王维俊 3579
70年代,酒还是受到市场控制的,也不是买不着,只是不太好买,就是到饭店,你要想喝酒,那要先买个菜,才能卖你二两酒,否则,馋死你也不会卖给你,就...

  还是听我一一道来吧。矿工的劳动强度之大,不是一般人可以体会得到的,那真的是不生孩子不知道肚子疼。每天离家的时间平平常常都在十二个小时以上,如果家远的还要长。在这十二个小时中,不是坐着“一杯茶水一颗烟,一张报纸看半天”,是要付出强大体力的。掘进的每一米巷道、支护的每一架棚子、砌筑的每一米碹、出的每一顿煤,都是数不清的汗滴和心力。

  每到升井的时候,真是筋疲力尽,两条腿像灌了铅一样,步履蹒跚,恨不得先睡一觉,再升井,难怪有的老师傅先要在更衣室的长凳上先睡上一觉。回到家里,首先想到的一定是老婆、老伴儿给烫好的那一壶酒。没有精神和兴致品尝酒和菜的味道,几口掫下去,晕晕乎乎,像被麻醉一样,倒头便睡。这一睡就是七八个小时,等一觉醒来,又该要上班了。如果没有酒,没有这种麻醉,怎么能消除身上的疲乏?还怎么进行下一个班的强度劳作?

  酒还是矿工心灵的安慰剂,这与矿工的工作环境有关。从换上下井的工作服开始,整个人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就与人世间隔离了。没有了太阳和蓝天,没有了山峦和河流,没有了麻雀的喳喳的叫声,没有了燕子轻轻地呢喃,没有车流和熙攘的人群,没有了鲜花和草地,平常的东西都没有了,视觉、听觉、嗅觉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心理也随之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坐罐、坐人车要注意,随时都可能发生不测,只能听天由命。因为这样的事故不是工人能注意得了的。走路要注意脚下,稍不注意,就有可能崴脚、扎脚、就有可能摔进水沟里。同时还要注意头上,头上是电车的上导线,如果不慎碰上,高压电会把你打个跟头或伤残或丧命。到了工作面更要注意,巨大的压力,会给工作面带来分分秒秒的变化。前一分钟还风平浪静的,后一分钟就兴许发生惊涛骇浪、面目全非的变化,真是神鬼莫测。


龙凤旧事:《矿山十年》之[12]矿工乐酒 图1


  我记得有一次我们刚刚把一条-625到-640斜上巷道的最后两架钢圈棚支护完,就发现棚子上的楔子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师傅大喊一声“快撤”,话音刚落,几十架32公斤的钢轨支护像拧麻花一样全部垮塌,险些造成重大事故。每天的工作都是处在极度紧张之中,谁也不知道下一米、下一分钟会发生什么。否则,煤矿就不会老出事故了,国家也不会给煤矿百万吨死亡指标了。出了险情没有受伤的、死亡的,就会说“今天捡着了”。回家不敢和老婆、孩子描述当时的险境,只能狠狠地喝一顿酒,庆幸自己“捡着了”。心中也暗暗盘算,有没有“捡不着”的时候呢?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龙凤旧事  矿山十年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