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龙凤旧事:《矿山十年》之[16]矿山微瑕

2016-11-12 09:53 抚顺七千年 王维俊 1802
实实在在讲,别看我生在龙凤,长在龙凤,但龙凤矿里究竟是个什么样,我真的不知道。矿里不是谁都能随便进的地方。我记得在文革前,进矿要验工作证,没有证说什么都不好使,就是不让进...

  矿山微瑕

  实实在在讲,别看我生在龙凤,长在龙凤,但龙凤矿里究竟是个什么样,我真的不知道。矿里不是谁都能随便进的地方。我记得在文G前,进矿要验工作证,没有证说什么都不好使,就是不让进。


龙凤旧事:《矿山十年》之[16]矿山微瑕 图1


  矿里有四个大门,正门在矿前,也是南门。东门在原来的搭连坑斜井处,北门就在铁道北,主要照顾住在铁道北的矿工上下班。西门也是供应站的器材库的大门。个个门的守卫在我们小孩儿的眼里,总是凶神恶煞似的,对我们这些想进矿里看看的小屁孩儿,老是恶叨叨地。就好像他们是矿的真正的保卫者,而我们就像是偷窥宝贵财富的小偷。其实,他们也就是吓唬一些小孩儿,稍稍长点心眼的谁搁他们眼皮底下走?都各有各的道。真是猫有猫道,狗有狗道。

  我也从非“门”的地方进过矿里,也“拿”过矿里的废钢丝绳,用其做钢丝的小枪。或者找些小滚珠,做“冰尜”尖部的“钉”,这样的冰尜非常爱转。但绝对不敢、也没那个念头偷什么废钢铁,一块也没有拿过。至于有没有偷的,我说有,还有不少人来发这个财。

  矿里的破烂东西太多了,到老百姓的手里都是钱。矿的南面防护较严,北面因为和铁道运输相连,比较“开放”。有的人专门乘电车进入矿里,偷盗一些有色金属,比如废电机里的转子、旧开关里的刀闸接触片、轴承上的铜套等等。矿里也知道这里是防范的薄弱环节,加强了保卫力量,逮住了不少“飞贼”,并在显眼的地方挂上警示牌,有点亡羊补牢,事后诸葛亮的意思。但据我所知,小偷小摸的事儿,一直没有绝迹,也兴许这也是一门求生之路。据说小偷这行,也是360行中的一行。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着这么大一个矿,那就是靠着一座金山,银山,不拿白不拿,拿也不白拿,白拿谁不拿。其实就是贼偷方便,因为矿里的地方太大了,方圆几里地,那么些东西,那么些能进进出出的地方,那么些天天觊觎财宝眼睛,那么些光吃饭不干活的“懒猫”,还有好?

  矿工也往外整东西,有几样东西特别爱丢,一是煤。主要的是采煤的哥们儿,遇到煤层较硬的,临交班的时候,弄一块饭盒大小的,用尖镐修理得平平整整的煤块儿,放在怀里,升井带到更衣室,洗完澡后再装进带饭盒的小兜里,轻轻松松就把一块煤带回家了。当然不是天天如此,每个月带十块吧,一年多少?这种情况谁都知道,都睁只眼闭只眼,井下的煤有的是,扔的都睁不开眼睛。(每逢大干的时候,我们也去支援采煤,一排炮响后,满掌子都是煤。上一个班如果充填不好,留下很大的空地,煤几乎全都崩到空处,看到闪着亮光的煤都成为充填物了,挺心疼,我们就往回划拉,采煤队的师傅一个劲儿地嚎嚎,这煤有的是,整它干什么,把你闲的有劲儿没地方使了?)谁还在乎你拿那么一点煤。刨煤的也就这点“待遇”了,有能耐的谁干这个?所以历年来,没人追究这个事,别看都说颗粒还仓,没人把丢弃的煤当回事!这些煤炭,就永远不能见天日了。矿里也有严格的规定,回采率要达到多少多少,但执行起来不容易,谁天天盯在煤掌子?就是违反人伦的“文化大革命”那么厉害,也没听说有谁因为弄几块煤被批斗的,这也是烧煤矿工的一点儿特殊待遇。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龙凤旧事  矿山十年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