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龙凤旧事:《矿山十年》之[16]矿山微瑕(3)

2016-11-12 09:53 抚顺七千年 王维俊 1905
实实在在讲,别看我生在龙凤,长在龙凤,但龙凤矿里究竟是个什么样,我真的不知道。矿里不是谁都能随便进的地方。我记得在文革前,进矿要验工作证,没有证说什么都不好使,就是不让进...


  知道有人嘱咐要桦木,那就要在木垛里上下翻腾找桦木。井下用的木头都不小,都是8尺的,粗细都是24—30MM的。每根都在120——160斤左右。要是赶上下来的柞木多,每根都在180斤——200斤左右。木场子里叫人翻得乱七八糟,横七竖八,杂乱无章。虽然有下料人员跟腚拾缀,也不好使。谁都想找轻巧的,好动斧子、锯的。要知道从木场到掌子还有二里多地呢,一个班六根大木头,还有好几十根柈子、上百根小杆,都靠一两个人干,用脚后跟想都知道每根木头必须整轻巧的,这就是木场子乱套的主要原因。如果不是特意留心要桦树皮,没人使劲翻腾,差不多就行了。好在刚参加工作。有的是力气,轻重的没关系,不管好孬整够就走。但几次下来师傅首先不干了,嫌太沉,上梁的时候累的屁滚尿流的。所以就细心的挑,争取找到大伙都满意的。桦木不算好木头,有些脆,干的时候像骨头,湿的时候发艮,夹锯。为了给他们整桦树皮,没少挨师傅叱哒。“给他们整那XX玩意儿干什么,你吃饱撑着了,他们也不帮你干活,以后别管他们那些臭事儿,爱整自己整去,没人斥候他们,娘的!”不知道是骂他们还是骂我,给我弄得心里七上八下的。我知道谁也惹不起,现在我就是个孙子,你们都是我祖宗。

  还说扒桦树皮吧。如果找到一根谁也没扒过的桦树皮,那就可以扒下十几斤的桦树皮,这东西是引火的好材料,油性贼大,有烟盒大一块就可以引燃煤炉子,深受住在城市却又烧煤的住户喜爱,但苦于没地方整。矿里地面供应站木场子、井下木场子有这样的资源,公然到大木场子扒,绝对不行,先不说公家的东西不让动,就是防火的需要也不允许。供应站卸车的装卸工有专门应手的家把什,看到桦木就扒,然后整整齐齐地捆好,“近水楼台先得月”,分给本站烧煤的职工,再偷摸出售点儿,便宜卖给烧煤的用户,也挺受欢迎。所以到了井下的桦木基本是一丝不挂,只剩惨白的白条。有几根落下的,凤毛麟角,极为稀罕,特别抢手。因此,要想扒点桦树皮,检点“洋落”,不下力气不行。想沾点矿山的光,挺难的。

  后来我们也在工作之余偷摸地扒点儿,分给那些烧煤的伙计们,就这么点儿“福利”,还能不享受?尽管是公家的东西,但也算是废物利用、物尽其用吧!桦树皮扒下后,仔仔细细地折好,板板整整地捆好,递给需要的人,回报是一个微笑或在你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上一巴掌,心里觉得很惬意。“嗯,我还有点儿用!”

  矿工很容易满足,在那样艰苦的环境里,每一份的温暖都是对其身心的最大的安慰和敬重。这些,只有下过井的人才会有此感受,别人不会相信,不怕你说破大天。

  但矿山在管理上也有些小漏洞,确实需要管管。可不能家大业大,浪费点儿没啥!

  2016年5月23日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龙凤旧事  矿山十年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