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民族   > 萨满文化

萨满文化

满族萨满文化史料在满族先史史料学上的价值

2016-11-19 21:17 《北方民族》1992年第1期 薛虹 1779
我是从事明清史教学和研究工作的,而且对满族先史,清前史有较多的探讨兴趣。但对满族萨满教和它的宗教仪注、跳神活动以及祭祀祷祝神辞(或日神谕、神歌),向来看作是宗教学、文化人类学(即民族学)、俗文学和民间艺术的研究领域,因此从来未曾问津。这次石光伟、刘厚生二位先生编著的《满族萨满跳神研究》一书稿成,责我为序,缘此就读书稿,...
满族萨满文化史料在满族先史史料学上的价值 图1

  我是从事明清史教学和研究工作的,而且对满族先史,清前史有较多的探讨兴趣。但对满族萨满教和它的宗教仪注、跳神活动以及祭祀祷祝神辞(或日神谕、神歌),向来看作是宗教学、文化人类学(即民族学)、俗文学和民间艺术的研究领域,因此从来未曾问津。这次石光伟、刘厚生二位先生编著的《满族萨满跳神研究》一书稿成,责我为序,缘此就读书稿,才涉足这一文化遗产的领域。作为史学工作者的我,过眼后觉得满族萨满教的宗教仪注、跳神活动及其神辞,对于满族先史,清前史研究来说是一个极待拓展的新的史料领域,它展示了满族的丰富多彩的先史画卷,提供了珍贵的口碑传承史料。我想从这一视角,来谈谈满族萨满教的史料价值。

  从事中国古史研究的工作者,均有少数民族先史史料缺乏之憾。许多在历史舞台上曾经扮演过威武史剧的少数民族,都没有留下本民族语言文字的先史史料。只有当他们在即将影响中国历史过程时,引起中原汉族史家的关注,才在汉文文献中留下来一些简略传闻先史史料。当然,就满族来说,其先史史料的传世是要好一些,但仍是比较少难足征信的状况。

  满族先世建州女真、海西女真、“野人”女真的史料,在《明实录》中仅仅记载其某年月日来朝贡或抄掠。到万历时努尔哈赤崛起,引起明廷朝野的忧虑,才出现若干种建州女真、海西女真的私记。

  满族先史史料领域的拓展,首推孟森、吴晗两先生,他们摘编朝鲜《李朝实录》中的女真史料、研究清代前史为发端,许多中外学者才跟踪而来,在清史研究上重视朝鲜史料。这在清前史史料学的发展上,可视之为一展疆理。其后是《满文老档》、《旧满洲档》的先后公于世,使满族先史和清前史的史料领域再展疆理。但是,现今传世的满文档案所记最早年代是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的史事,其中记述前此时限的事情甚少。

  近年来满族宗谱的发掘,显示了满族先史史料范围又扩展了一个新的领域。近六百八十个满族姓氏中,现已发掘出来并且披露于史学界的满族牒谱虽然为数甚微,但运用于史学研究上已现成效。例如:瓜尔佳氏、伊尔根觉罗氏、乌喇纳喇氏、叶赫纳喇氏、佟佳氏、石克特利氏等姓氏的宗谱,记载其姓氏的祖先上溯到元末明初,自此而下的世系、迁徙、主要人物的简历,均能补填明代女真史料之缺空,考订清修其先世史书和人物传记的错误,可视为满族先史史料领域的三展疆理。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萨满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