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王尧:童年的小画迷

2016-11-30 18:49 抚顺七千年 王尧 3124
俗语道“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我很小就喜欢画画。看了数不清的、各种题材的连环画,渐渐对人物和景致的构图、造型、色彩、细节都比较敏感,也曾如醉如痴、无师自通地画来画去。虽然没走上绘画这条路,但自幼起就用幼稚的笔把至亲近的人和事记了下来,也配上了手绘的小画钉在了回忆录的本子里,今天翻阅起这些小时候的文字和自作小画,觉得...
  俗语道“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我很小就喜欢画画。看了数不清的、各种题材的连环画,渐渐对人物和景致的构图、造型、色彩、细节都比较敏感,也曾如醉如痴、无师自通地画来画去。虽然没走上绘画这条路,但自幼起就用幼稚的笔把至亲近的人和事记了下来,也配上了手绘的小画钉在了回忆录的本子里,今天翻阅起这些小时候的文字和自作小画,觉得很有意思。

  我与绘画的缘分要从七十年代我家下放到清原县霸王沟村时说起。那时县放映队总到村里放露天电影。那时候露天电影都是夜幕降临后才能放,每次放映结束,放映员就在紧挨着村小学的一家姓孙的村民家留宿,跟孙家人有些交情,好像还是一门远亲似的。这位放映员沉默寡言,五十多岁,像命根子一样看护着他放映电影的“家把式”。但我跟孙家的小儿子是要好的同学,得以在他家离近了看放映机和装着电影胶片的沉甸甸的盒子。放映员带来《地下游击队》、《海岸风雷》之类外国电影的海报也特别吸引只有十来岁的我。

  听孙家大人说放映员是位“画家”,我就鼓足勇气,有天晚上当着孙家大人向放映员说想跟他学画画。他拿出了一本类似板报头图案的工具书,指着里面一头牛的图片叫我临摹后交给他。我认认真真地连夜描画出来,第二天早早送到孙家交了“作业”。这位放映员看了许久,没说教我也没说不教,卷起设备和行李就走了。后来他又来了一次,但也没说什么。不久换了一个年轻的放映员,我的拜师学画也就无疾而终了。也许是他快退休了,县城与村子太远没法教我。但这位画家没说我不行,还是让我觉得自己有画画的慧根。

  我家住在上下村中间的一片荒野上。住在这里很孤寂,但景色很美。春夏秋三季,绿草铺满了原野,房前屋后绿柳飘拂,远山浓密的松林中山花烂漫,隔着一条小河的东边是大片辽阔的稻田,到了冬天,满山白雪,茫茫原野上的小屋就像披着白袍,戴着毡笠,端坐在雪野的武士。童年的我常常在附近的小山上端详这如同隐士的居所,也常常在纸上描画着这再也熟悉不过的一草一木,把我们的瓦房、猪舍、门前的枯井、篱笆、小菜园和屋边的小河永远印入了脑海(图一)。


王尧:童年的小画迷 图1
作者一家下放时的小屋风景。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