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王尧:耳闻目睹练家子

2016-12-16 18:58 抚顺七千年 王尧 1609
我们60后是被尚武精神熏陶的一代。儿时街上到处是“深挖洞、广积粮”、“备战、备荒、为人民”等标语,看的是“打仗片”、敌我斗争题材的“样板戏”,游戏是“打仗玩”,对武术更充满了好奇和神秘感,也耳闻目睹了一些武者轶事...
王尧:耳闻目睹练家子 图1

  我们60后是被尚武精神熏陶的一代。儿时街上到处是“深挖洞、广积粮”、“备战、备荒、为人民”等标语,看的是“打仗片”、敌我斗争题材的“样板戏”,游戏是“打仗玩”,对武术更充满了好奇和神秘感,也耳闻目睹了一些武者轶事。 

  1970年我家下放清原霸王沟时,深山里有户姓都的人家,是很早“闯关东”来的,跟村民少有来往,是挺神秘的一家子。老辈子村民说这家的“族长”——老都头“有来历”,曾在“老老年”干过义和团,武艺高强,杀过洋鬼子,为了避祸从关里躲到这里。我曾见过一次这位神秘的老爷子,村里人有的说他已八十多岁,还有的猜他快九十岁了,但他看起来也就六十几岁,瘦小精健,腰板倍直,瘦削的紫褐色脸上一双眼雪亮有神。那时“阶级斗争”如火如荼,老爷子却像个“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桃花源中人,居然戴着一顶特别扎眼的“地主老财”黑色瓜皮帽,一身老式泮扣的黑褂袄裤,拄根藤拐棍,捋着山羊胡子,像一本老连环画里的义和团大师兄,走在路上傲睥左右,旁若无人。


王尧:耳闻目睹练家子 图2


  村里很多人说多年前亲眼看过,有次住在“深山老域”的老都家着了火,挨着松林的土坯草房火势危急,当家人和左邻右舍用水桶泼水、水瓢舀水压不住火时,只见当时已六十多岁的老都头双手各拎着一个盛满水的水桶,一个“旱地拔葱”跃上梯子,“噌噌噌”几步就窜上了房顶,用水浇灭了最旺的着火点,再“燕子抄水”几番上下,不一会就把屋顶的火全浇灭了。情节可能夸张些,但事儿肯定是真的。村里有不少小伙伴看过年迈的老都头抡着拐棍逼他孙子练武的情景,还模仿老都头用五个指头把拐棍左右拨动如飞的动作,可谁也耍不好。

  村里有位下放户艾叔。他身材魁梧,心眼灵透,村里开“忆苦思甜会”时还起头唱过《不忘阶级苦》,是挺活跃的“泪引子”,时不时讲些笑话或学样板戏唱段,还比划过“武把操”,颇受推崇。剽悍寡言的庄稼把式郭叔是艾叔的表哥,据说他们老家在沧州,都会武术,只是郭叔不张扬,没露过功夫。有一次艾叔舞着大拳头指掌拳横地比划,要跟郭叔切磋。被赶出去的我们听见屋里“嘭嘭”几声拳打在棉衣上的闷响。谁输谁赢不知道,但出来后艾叔不像刚才那么谈笑风生了,黝黑的脸有些发白,对郭叔也谦恭了许多。那时村里有几个知青小伙也常常舞枪弄棒,有的已在远近的青年点扬名立万。下堡还有位姓张的同学,他父亲也是深藏不露的练武人,他本人比我矮了半头。那时我仗着个儿高跟他打闹,但“老虎吃天无从下口”,屡屡被他用小巧的勾踢绊倒,有劲儿使不上。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