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郭秀江:那些年,我们读这些书

2016-12-21 19:04 抚顺七千年 郭秀江 1313
去年一次聚会上,说起了读书的话题。一位已经有些名气的文友说,她自小爱读书,读过的书籍过万,当时听了很震惊,更相信了阅读量对写作的影响,难怪人家的作品水准那么高,读过的人人佩服。回来后,突然想起自己中小学时,曾经有个记录阅读书目的习惯,记在一个旧的日记本里,恍惚记得从老家带过来了。近日得空,便把尘封已久的...

郭秀江:那些年,我们读这些书 图1
资料图片


  去年一次聚会上,说起了读书的话题。一位已经有些名气的文友说,她自小爱读书,读过的书籍过万,当时听了很震惊,更相信了阅读量对写作的影响,难怪人家的作品水准那么高,读过的人人佩服。


  回来后,突然想起自己中小学时,曾经有个记录阅读书目的习惯,记在一个旧的日记本里,恍惚记得从老家带过来了。近日得空,便把尘封已久的日记笔记们翻了出来,面对眼前那些大大小小,薄薄厚厚的旧本子,竟有了几分陌生感。

  那个本子果然还在,记得还是姐姐给我的一个旧本子。在扉页上,我写下这样一段话:“顷刻间,我走进了一种奇异的的生活中,接触了许多新名字和新关系……”幼稚的笔迹,没注明出处,如今也忘了出处,但却真切地写出了当时青少年的我读书的感觉。

  翻过来的一页上,写道:读书目录,在下边注明,长篇—(中篇以上)现在想来,就是中长篇的意思。

  目录中,除了书名和作者外,还标上了阅读的年龄或年份。我中长篇的阅读史始于小学一年级,第一部是反映苏联卫国战争的卓娅和舒拉。书目终止在1975年,终止的原因忘了,但肯定的是,阅读并未终止。还可以肯定的是,就把1975年以后读的书加上,距上述的那位文友的阅读量,也要差上两个数量级。

  我翻着,想着,陌生感渐渐消解。一些书的内容梗概,一些印象深刻的人物,渐渐清晰生动起来,甚至当时的读书环境都依稀想起。

  小说《青春之歌》,留在少年时代的印象极其深刻,地下党人卢嘉川写给主人公林道静的遗书,开篇第一句的大意是:当你看到我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葬身在雨花台了。只这一句话,那种悲壮,就强烈地震撼了一颗少年的心。以致成年后,第一次去南京,公事之余的第一个去处,就是雨花台。

  小说,是那时学生们课外知识的主要来源,也是娱乐。那个年代,各家普遍紧紧巴巴的,家里给钱买小说的,可谓凤毛麟角,主要是借书看。那时的小说,利用率极高,不论是个人手中的还是图书馆的。借期一般较短,催的紧时,都得废寝忘食。

  记得有的小说,是攀到公园的树上读的;有的是打着手电筒在被窝里读的;有的是在放学的电车上读的;最悲情的一次是在初中的物理课上读的,结果书被没收,被大队辅导员找去谈了话,被物理老师冷落了大半个学期。但那堂课的内容,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声音的传播。

  感谢我的母亲,是她的需要,给我的学前识字注入了动力。感谢我的姐姐哥哥,他们是我学前的老师。尤其要感谢我的哥哥,书目中的大部分书,都是他想方设法借来的。

  更要感谢作家们,是他们告诉了我外边的精彩世界和纷繁的历史。让我的思维和目光与草根的地平线有了角度,对名山大川有了向往,对文化科学有了更强的尊崇和渴望。

  书目中有些书,内容已经完全记不得了,但当年,一定成为了我的某种精神营养,参与了我的世界观和知识面的构筑。


该文章所属专题:郭秀江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