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历史人物

试论努尔哈赤时期满洲政权的中枢决策

时间:2017/2/1 13:53:48   作者:白新良   来源:《南开学报:哲社版》1998   评论:0
内容摘要:努尔哈赤时期是满洲政权中枢决策机构的建立和形成时期,对于满洲政权的建立和发展,起过重要的作用。笔者拟以努尔哈赤时期满洲政权的中枢决策为题,对于当时中枢决策机构的发展沿变、中枢决策的特点以及与之密切相关的信息输送、处理和保存等问题加以探讨...

  白新良 南开大学历史研究所。原文出处:《南开学报:哲社版》(津)1998年第01期

  努尔哈赤时期是满洲政权中枢决策机构的建立和形成时期,对于满洲政权的建立和发展,起过重要的作用。笔者拟以努尔哈赤时期满洲政权的中枢决策为题,对于当时中枢决策机构的发展沿变、中枢决策的特点以及与之密切相关的信息输送、处理和保存等问题加以探讨,以就正于清史研究同仁。

  一

  努尔哈赤时期,满洲政权及其中枢决策机构的发展变化大致可分为三个时期:初建满洲政权中枢决策机构的统一建州本部时期;与满洲政权中枢机构中的二元化倾向进行斗争的统一女真各部时期;采取各种措施巩固中枢决策一元化领导的与明对峙时期。

  统一建州本部时期是满洲政权中枢决策机构的建立时期。这一时期,努尔哈赤兵微将寡。他的依靠力量,只有其同母胞弟舒尔哈齐以及额亦都、安费扬古等少数几个军事首领。很自然的,这些人便成为最早参加中枢决策的主要成员。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军事征服不断取得胜利,统治地盘也不断扩大。为了加强对辖区民众的管理,万历十五年,努尔哈赤于费阿拉启建楼台,“定国政”,建立了自己的政权。而后,邻近各部如苏完部酋长索尔果、雅尔古寨寨主扈喇虎、栋鄂部部长何和里相继率部归附。因为他们所属部众甚多,努尔哈赤对他们加意笼络,或妻之以女,或养以为子,同时,又授索尔果之子费英东、扈喇虎之子扈尔汉、栋鄂部部长何和里皆为大臣,分别管辖所属部众并参与中枢决策。这样,以贝勒、大臣为主要成份的中枢决策机构正式形成。随着建州本部的统一,根据所属部众不断增多的现实情况,为了便于管辖,努尔哈赤将所属部众一分为二。一部由努尔哈赤亲自统率,一部由其弟舒尔哈齐统率。努尔哈赤与舒尔哈齐虽同居费阿拉,却各自受职于明,在建州内部也并称“二都督”,各有人众属地,各有军队、大臣,各自开府治事。遇有共同问题如海西各部联合入犯及明朝、朝鲜使臣出使等,则联合抵抗或共同接待。这样,从16世纪90年代开始,满洲政权中枢决策机构开始出现了二元化的倾向。

  满洲政权中枢决策机构中二元化的倾向严重影响了满洲政权的发展并使满洲政权孕育着内部分裂的危机。由于努尔哈赤和舒尔哈齐地位相侔,各有部众,不但在有关权益分配上萌发了互相争夺的苗头,而且,在统一海西各部的战争中,也出现了互相推诿,保存实力的迹象。正因如此,打败九部联军进犯之后,满洲政权虽已叩开了统一海西各部的大门,但是在五六年的时间里,迄无重大进展。后来,随着形势的发展,这种二元化的倾向愈益明显。万历二十七年攻灭哈达之役,万历三十五年与乌喇进行的乌碣岩之役,舒尔哈齐虽与努尔哈赤一起出兵,但却违背统一部署,不是临阵退缩,便是拥兵不前。不但“在战争中没有一次特别好的表现,在国家大政中,也没有心平气和地说过一次好话,全然无德”(注:太祖朝《满文老档》卷一。)。万历三十七年三月,舒尔哈齐的分裂活动发展到了顶点,欲率所部离开都城赫图阿喇,移居黑扯木。为了制止满洲政权的分裂,努尔哈赤即刻囚禁舒尔哈齐,并将和他一起密谋作乱的大臣武尔坤蒙古和他的一个名叫阿什布的儿子处死。在此同时,努尔哈赤还以自己的次子代善入主舒尔哈齐旧部。后来,虽因舒尔哈齐表示悔悟而归还其部分部众,但是其余大部分仍由代善继续掌管。而且,舒尔哈齐直至去世,也没有摆脱努尔哈赤的控制。

  舒尔哈齐的分裂倾向虽被制止,但是,满洲政权中枢决策机构二元化的倾向仍然存在并继续发展,只是其代表人物由舒尔哈齐改成了努尔哈赤的长子褚英。在努尔哈赤与其胞弟舒尔哈齐进行斗争时,褚英是努尔哈赤的得力助手。因而,从16世纪90年代末褚英成人后,努尔哈赤极力提高他的地位并赋予他极大的权力。攻灭哈达后不久,大约在万历三十五年前后,努尔哈赤又借故废黜哈达部长武尔古岱,改以褚英统率哈达旧部,从而使自己在当时满洲政权的三支势力中占有其二,为两年之后平定舒尔哈齐分裂行动准备了条件。因而,在对舒尔哈齐斗争取得胜利之后,鉴于自己年岁渐老和国家事务繁多,努尔哈赤“遂命长子阿尔哈图图门(褚英封号)执政”(注:太祖朝《满文老档》卷三。)。在此同时,努尔哈赤还考虑到莽古尔泰、皇太极两个儿子也都陆续长大成人,为了扩大自己的羽翼,计划使他们也都拥有部分部众并在中枢决策机构中各据一席之地,从而进一步改变中枢决策机构中努尔哈赤家族势力颇为孤弱的局面。孰知,努尔哈赤的这一设想刚一提出,即刻遭到了褚英的强烈反对。在他看来,他与努尔哈赤是各主一部的首领,同时也是其父的当然继承人,努尔哈赤不但无权剥夺他的所属部众,而且,其父死后所遗留的部众、财产也应归他所有,其他任何人包括努尔哈赤“爱如心肝的四个儿子”(指代善、阿敏、莽古尔泰、皇太极)以及五大臣均不得染指。为此,他视四弟、五大臣如同寇仇,甚至咬牙切齿地表示,在他坐了汗之后,即将四弟、五大臣杀掉。他的这些想法遭到努尔哈赤严厉批评之后,遂对其父也产生了深深的敌意。万历四十一年春,努尔哈赤率师征讨乌喇。这时,受命居守都城的褚英竟与他的亲信僚友诅咒努尔哈赤及四弟、五大臣,同时,还密谋发动政变,“不让父、诸弟入城”(注:太祖朝《满文老档》卷三。)。他的这些分裂活动暴露后,努尔哈赤被迫将其圈禁高墙。两年多之后,又“下了最大的决心”将其处死,从而使满洲政权再一次摆脱了分裂的危险。



标签:努尔哈赤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24-57683537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09010831-1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