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历史人物

日行千里的骆驼——耶律察割

时间:2017/3/6 19:05:43   作者:作者不详   来源:百度   评论:0
内容摘要:耶律察割擅长骑射。大同元年(947年),因辅立辽世宗之功,被封为泰宁王。天禄五年(951年),与耶律盆都谋反,弑杀辽世宗。不久,寿安王耶律璟诱骗耶律察割前来,将其割肉碎杀。

日行千里的骆驼——耶律察割


  耶律察割(?-951年),字欧辛,明王耶律安端之子[1],辽太祖耶律阿保机之侄,辽国宗室。耶律察割擅长骑射。大同元年(947年),因辅立辽世宗之功,被封为泰宁王。天禄五年(951年),与耶律盆都谋反,弑杀辽世宗。不久,寿安王耶律璟诱骗耶律察割前来,将其割肉碎杀。


  人物生平

  伯父提防

  耶律察割擅长骑射,貌似恭顺而内心狡猾,人们都认为他懦弱,耶律察割的伯父辽太祖耶律阿保机却说他是个凶暴愚顽之人,并非懦夫。其父耶律安端曾经让他奏事,辽太祖对亲近的侍从说:“耶律察割是日行千里的骆驼,面目露出反相。朕如果一个人居处,不要让他进宫门。”[2] 

  因功封王

  大同元年(947年)四月,辽世宗耶律阮在镇阳即位,耶律安端得知,想保持中立观望态度。耶律察割说:“皇太弟耶律李胡为人猜忌刻薄,如果真的即位,怎么容得我们!永康王耶律阮为人宽厚,又与耶律刘哥友善,应该前往与他谋划。”耶律安端便与耶律刘哥商议归附于辽世宗。同年七月,辽世宗与耶律李胡达成和议。九月,耶律察割因功封为泰宁王。[3-4] 

  故装诚实

  适逢耶律安端担任西南面大详稳,耶律察割假装为父亲所厌恶,暗中派人告知于辽世宗,辽世宗便召见他。到了辽世宗面前,耶律察割哭诉着,显得十分伤情,辽世宗怜悯他,让他统领女石烈军。出入于禁宫中,多次蒙受恩遇。每逢辽世宗出猎,耶律察割便借口有手疾,不带弓箭,只是手执炼锤奔驰。多次将家中小事都讲给辽世宗听,辽世宗觉得他诚实。[5] 

  策划谋逆

  耶律察割觉得与诸位皇亲混杂居住,难以成谋逆之事,渐渐地将自己的庐帐迁得迫近于行宫。右皮室详稳耶律屋质察觉到耶律察割的图谋,上表列举其罪状。辽世宗不信,将耶律屋质的奏表取出给耶律察割看。耶律察割便说是耶律屋质嫉恨自己,泣不成声。辽世宗说:“我本来就知道没有此事,你又何至于哭泣呢!”耶律察割不时地口出怨言,耶律屋质说:“你尽管无此谋逆之心,因我错疑于你,你还是不要做不道义之事为好。”后来耶律屋质又请辽世宗处理耶律察割之事,辽世宗说:“察割抛弃亲生父亲来奉事我,我可以确保他没有异心。”耶律屋质说:“察割对父亲既已不孝,对君王怎么会忠心!”辽世宗不纳其言。[6] 

  天禄四年(950年)二月初三日,耶律察割前来朝见,被留下来侍卫辽世宗。[7] 

  割肉碎杀

  天禄五年(951年)七月,辽世宗临幸太液谷,留居饮酒三日,耶律察割的反叛计划未能实现。九月初四日,辽世宗攻打后周,到达详古山,辽世宗与太后(柔贞皇后)一同在行宫祭祀父亲文献皇帝耶律倍,群臣都喝醉了。耶律察割回来去见寿安王耶律璟,邀他来说出自己反叛的谋划,耶律璟不从。耶律察割又将谋划告知于耶律盆都,耶律盆都听从了他。当天傍晚,二人一同率兵进入行宫杀害太后和辽世宗[8],于是僭称帝号。百官有不附从者,拘执其家属。到夜里,查看内府物品,见到玛瑙碗,说:“此乃希世之宝,如今为我所有!”拿去在妻子面前夸耀。妻子说:“耶律璟、耶律屋质还在,我们一个人都没有活路,这东西有什么用!”耶律察割说:“耶律璟年幼,耶律屋质不过统领几个奴仆而已,明天就会前来朝见,实在不值得忧虑。”[9] 

  耶律察割的同党矧斯报告耶律璟、耶律屋质率兵在外围困,耶律察割不一会儿便在辽世宗灵柩前杀害怀节皇后萧撒葛只,仓惶出外对阵。耶律璟派人晓谕耶律察割说:“你们既已杀害皇上,还准备怎么样?”恰逢有位夷离堇(辽国官名)谋划率兵归附于耶律璟,余下众人望见,也渐渐前往。耶律察割知道自己将会失败,便拘禁众官员的家属,手执弓箭威胁说:“最多不过将他们全部杀死罢了!”喝令立即推出斩首。当时林牙耶律敌猎也在被囚众人之中,进言说:“如果没有辽世宗被害,耶律璟如何能够兴起继立。借此语为说词,还可以被赦免。”耶律察割说:“果真如你所说,应当派谁出使?”耶律敌猎请求让自己与耶律罨撒葛一同前往劝说耶律璟,耶律察割依从其计。耶律璟回过头来让耶律敌猎诱骗耶律察割前来,割肉碎杀耶律察割。其诸子均被诛杀。[10] 

注释:
  1.《辽史·卷一百十二·列传第四十二》:察割,字欧辛,明王安端之子。
  2.《辽史·卷一百十二·列传第四十二》:善骑射。貌恭而心狡,人以为懦。太祖曰:“此凶顽,非懦也。”其父安端尝使奏事,太祖谓近侍曰:“此子目若风驼,面有反相。朕若独居,无令入门。”
  3.《辽史·卷一百十二·列传第四十二》:世宗即位于镇阳,安端闻之,欲持两端。察割曰:“太弟忌刻,若果立,岂容我辈!永康王宽厚,且与刘哥相善,宜往与计。”安端即与刘哥谋归世宗。及和议成,以功封泰宁王。
  4.《辽史·卷五·本纪第五》:以安端主东丹国,封明王,察割为泰宁王,刘哥为惕隐,高勋为南院枢密使。
  5.《辽史·卷一百十二·列传第四十二》:会安端为西南面大详稳,察割佯为父恶,阴遣人白于帝,即召之。既至上前,泣诉不胜哀,帝悯之,使领女石烈军。出入禁中,数被恩遇。帝每出猎,察割托手疾,不操弓矢,但执炼锤驰走。屡以家之细事闻于上,上以为诚。
  6.《辽史·卷一百十二·列传第四十二》:察割以诸族属杂处,不克以逞,渐徙庐帐迫于行宫。右皮室详稳耶律屋质察其奸邪,表列其状。帝不信,以表示察割。察割称屋质疾己,哽咽流涕。帝曰:“朕固知无此,何至泣耶!”察割时出怨言,屋质曰:“汝虽无是心,因我过疑汝,勿为非义可也。”他日屋质又请于帝,帝曰:“察割舍父事我,可保无他。”屋质曰:“察割于父既不孝,于君安能忠!”帝不纳。
  7.《辽史·卷五·本纪第五》:四年春二月辛未,泰宁王察割来朝,留侍。
  8.《辽史·卷五·本纪第五》:癸亥,祭让国皇帝于行宫。群臣皆醉,察割反,帝遇弑,年三十四。
  9.《辽史·卷一百十二·列传第四十二》:天禄五年七月,帝幸太液谷,留饮三日,察割谋乱不果。帝伐周,至详古山,太后与帝祭文献皇帝于行宫,群臣皆醉。察割归见寿安王,邀与语,王弗从。察割以谋告耶律盆都,盆都从之。是夕,同率兵入弑太后及帝,因僣位号。百官不从者,执其家避。至夜,阅内府物,见码瑙碗,曰:“此希世宝,今为我有!”诧于其妻。妻曰:“寿安王、屋质在,吾属无噍类,此物何益!”察割曰:“寿安年幼,屋质不过引数奴,诘旦来朝,固不足忧。”
  10.《辽史·卷一百十二·列传第四十二》:其党矧斯报寿安、屋质以兵围于外,察割寻遣人弑皇后于柩前,仓惶出阵。寿安遣人谕曰:“汝等既行弑逆,复将若何?”有夷离堇划者委兵归寿安王,余众望之,徐徐而往。察割知其不济,乃系群官家属,执弓矢胁曰:“无过杀此曹尔!”叱令速出。时林牙耶律敌猎亦在系中,进曰:“不有所废,寿安王何以兴?籍此为辞,犹可以免。”察割曰:“诚如公言,谁当使者?”敌猎请与罨撒葛同往说之,察割从其计。寿安王复令敌猎诱察割,脔杀之。诸子皆伏诛。


标签:耶律察割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24-57683537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09010831-1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