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抚顺知青

抚顺知青

郭秀江:知青岁月拾遗—做豆包那晚上(2)

2017-02-27 12:38 抚顺七千年 郭秀江 1741
记得是我们插队的第二个冬天,队里也给我们知青分了黄米和饭豆。做豆包很关键的一步是发面,这步是老乡帮我们完成的。那个傍晚老乡告诉我们面发好了,可以包了。

郭秀江:知青岁月拾遗—做豆包那晚上 图1

(图片来源:环球网)

郭秀江:知青岁月拾遗—做豆包那晚上 图2
(图片来源:环球网)


  辽西的冬天虽不像抚顺那么冷,可在这腊月的深夜里,也是寒气逼人。男同学的住处在村西头,他得走过一整条街呢!我们不忍心这时赶他走,他也累了大半夜了。

  我俩杵在屋地上,地上别说沙发,连个靠背椅都没有,只有一条磨刀人用的那种条凳,是我们洗脸时放脸盆用的。

  深夜的寒气,疲劳和困倦,一阵阵袭来,我们也支撑不住了,望着屋里唯一的热源——炕,还是淑珍出了个主意。

  我们住的两间房通长砌着一铺大炕,冬天冷,我们动火又少,我们三个女生的行李紧挨着摆在炕头。远远的炕梢堆放着大姐家的几口袋粮食,炕中间有一带“开阔地”。

  淑珍的主意是把另外两套行李卷移到炕梢,好在今晚用火多,炕梢温温的不冰手。草草地擦擦炕席上的灰尘,悄悄地拉过行李,“开阔地”就移到了M同学的身边。

  我俩没有打开行李,虽然打开会暖和些。我俩也是头枕着行李,和衣躺在炕席上。盖在身上的棉袄,顾上顾不了下,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淑珍也没睡着,我知道她同我一样,心里不大自在,我们习惯的“小姑居处”,此刻让我们非常地不习惯。

  又一阵袭来的困倦终于战胜了心中的不适,静静的夜和橘黄的灯光,都被隔在眼帘之外。

  我在窗下响亮的鸡鸣声中睁开眼睛,天光已大亮。看着身边的粮口袋,迷茫了好一会,意识才完全清醒过来。转过身去,淑珍还没醒。只见“开阔地”那边的炕头上,只有一个行李卷,亮了一夜的电灯,还在那亮着。2017年2月6日


该文章所属专题:郭秀江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知青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