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城市记忆

《煤都之夏》记录1948年的抚顺是这样的

时间:2017/4/14 17:07:08   作者:宋野平   来源:《旅行杂志》   评论:1
内容摘要: 抗战胜利后,由重庆飞到北国原野,满怀欣悦希望的心情,抱着建国的宏愿,对重工业想尽点毫末的力量,都不约而同的对和平康乐的新中国的幻想毅然向征途迈进。可是经过了战乱的动荡,生活的磨折,使他们像从大梦中苏醒过来,而痛感着生命和时间的浪费!当那些匆忙和紧迫的日子煎迫他们的时候,即使好景当前,也会使你无意流...

《煤都之夏》

宋野平

  抗战胜利后,由重庆飞到北国原野,满怀欣悦希望的心情,抱着建国的宏愿,对重工业想尽点毫末的力量,都不约而同的对和平康乐的新中国的幻想毅然向征途迈进。可是经过了战乱的动荡,生活的磨折,使他们像从大梦中苏醒过来,而痛感着生命和时间的浪费!当那些匆忙和紧迫的日子煎迫他们的时候,即使好景当前,也会使你无意流连山水。大家觉得是在被熔锻着,煎沸着,——不是为人类的福利和希望,而是变成火山的岩液,废墟的尘埃。此刻事过境迁,虽然风暴还在呼啸着,我却侥幸的躺在雨过天青的海滩上,回味那些过往值得忆念的日子和地方,愿意真实的自然的由笔底吐露出来,期望给共鸣的朋友一点安慰和消息,使他们明白我对生命泡沫的虹彩如何怀若热恋,而终于幻灭的历程,也许不是多余的事吧。

  绿荫城

  抚顺,因产煤而闻名世界,所以人称曰煤都。地当辽中浑河中游,偏沈阳东北,相距不及百华里,有沈抚铁路与平沈线衔接,北面可由铁岭去四平通长春,东面通海龙可达吉林,西南面可达安东及旅顺大连,西面可达天津及营口葫芦岛,铁路横贯,交通便利。东北铁路分布,密如蛛网,而煤则是交通动力之源。抚顺在东北六大煤矿中无论就产量和规模都居首位,自从西安,北票,阜新,烟台各矿撤守后,抚顺更是硕果仅存了!

  抚顺分新旧二城,新城在浑河以南,实际上是新市区,完全是日本占领时代经营的,并无城垣。老城在浑河东北,依山为城,已剥落倾圯,居民也不过几十户人,每当炊烟四起,夕阳鸦噪的时候,看到的满是乡村荒城的景象。如果不是抚沈机车来往的吼叫,我们几乎想像不到她会是一个重要城市的。

  傍旧城是沿浑河北岸的岗峦地带,东西延伸,起伏不定。在军事上,这是抚顺和铁路(岭)的重要屏障。攀登高地,可以俯瞰全市,浑河如带,于万绿丛中,看到像森林的无数烟突,冒着浓烟,弥漫一片。几乎烟树模糊,难识庐山真面了。顶高处有古庙,供观音,香火甚稀。其山有塔,高可三四丈,塔尖半毁。访庙中存碑,始悉此塔建于清季,当日俄战争时,两军角逐,战斗颇烈,日军会于抚顺大胜,炮火毁塔尖,俄军即大败北退,而今知者巳甚稀,这倒成了抚顺可资纪念的惟一的古迹。在新市区的东公园,除过日军的表忠碑和最足以表现日本风的神社外,此外是看不见民族遗迹的。

  由东公园到李石寨长约廿余里,李石寨距抚顺十余里,为抚矿最早接收人张莘夫先生殉难处。沿浑河南岸,全是松槐相间☐荫夹道,杂着柳柏和枫树,行人经过,不必戴帽,即可遮蔽日光。南北台丁一带,全是日本式的小洋房,不过两层,都躲在松杉掩映中,红瓦粉壁,相映成趣。夜间可以听到虫呜,听见松涛,和运煤车的电笛,住宅区的幽静,能够经常保持。住宅形式,每座和每座建筑都不相同,环境也各异,大致说来,日本人是比较会过生活的,尤其房子的建筑和布置,盆景的栽培,窗饰的点缀,色调、形状、配合,他们都是费了一番心思的。

  由沈阳到抚顺的铁路线一直到大官屯,再向东北延伸便到海龙,这叫沈海铁路。由大官屯向南横过浑河有一条支线,向沈阳运输燃料,由洋(浑)河南岸,又有一条平行线也通到沈阳,经过李石寨,到沈阳以南的苏家屯站,这是去年冬季才修复通车的。

  抚顺最中心的街市是中央大街。日本式的都市建筑,向来采用中心幅射制,这里也不例外,每一条街道都可以通到市中心。街市还依然沿用日本的旧名,称为几条通,即使改了新名,在人们的心中仍然是不易更正的。因为日本人十几年的奴役和压迫,旧的民族文化在现实生活的煎迫下已经随着时代退了色,若干接收人物,只注意贴封条,换牌子,立机关,抢财货,而忘记收拾失去的东北的人心。现实是血淋淋的教训,难怪他们在闲谈中提到伪满的生活还眉飞色舞,憧憬不已!日本人曾用了十几年的刺刀和欺骗,使他们过着虽然奴役而比较安定的生活,我们带了大量印制的流通券和无数花花绿绿的封条,便想去造成“王道乐土”,大家想,世界上会有那样便宜的事吗?今日东北问题的每况愈下,初期接收工作的漫无计划,失掉人心,是值得我们深长思考,痛切反省的。

  消暑地

  东北在一年中,差不多有五个月被寒冷所笼罩,最冷的时候,原野为冰雪所封盖,常在零下卅多度。从九月起已经黄叶飘萧,寒风料峭了。一直到次年三月才冰雪融消,大地回春。春秋几多佳日,可是时间短暂得几乎和冬夏难以截然分开。到了长春,佳木斯,哈尔滨,尤其冷得早,就是在夏季,也不感到像南方的燥热。抚顺,因为靠近起伏的岗峦,又临浑河,树木既多,人口也稀少,所以夏季特别凉爽。白天,流汗的时候很少,夜晚,还需要盖棉被。不用冷气,不用电扇,暑热就远远的离开你,使你舒适而爽快的度过酷热的夏天。

  夏天,在抚顺的户外活动是很多的。有游泳地,网球场,和清澈见底的浑河,有柳荫可以垂钓,有湖泊可以划船。午后,凉风习习,我们从南台丁走到北台丁,两旁柳绿低拂着行人,野花会延滞我们的脚步。那些笔直的通道,青青的菜畦,从红楼一角,或绿天深处,听到放送的世界的名曲,或者愉快的笑语。也许在工作时间,他们是满身油污,作着轮机的伴侣,或者深入矿井,与世隔绝,可是,当他们工余回到家里,在风和日丽的自然环境褢,安排着调节疲劳的愉快生活,这是在别的矿山所不易得到的。

  抚顺街市收得很早,差不多没有夜生活,几处破烂的游艺场,和说书的茶座,像集市一样,在午后很快的便散了。还得感谢日本人的建筑,他们差不多每座房都有晒台,都有自来水,都另外有厨房和浴室,普通人在夏天,沐浴之后,和家人在院落或晒台上享受着晚风,很凉爽的度着夏夜。因此,在外面走动的人是很少的。即使抚顺距沈阳很近,可是在沈阳,因为人烟稠密,房屋栉比,有时蒸热得利害,比起抚顺是差得远了。

  东北的收获期,要到国历的九月到十月,那时高梁和大豆才算成熟,比关内的节令,差不多要迟两月光景。当六七月,正是大豆和高梁繁茂成长的时候,在田野间会触嗅到花草的香味。眼看大豆高梁浓密的枝叶,在膏腴的黑土地带发荣滋长,不久便支撑起“青纱帐”,给终岁辛勤的农人们以无限的欣悦,到了秋收冬藏,他们便围着火炉,喝着高粱酒,酸菜锅子,准备过新年了!

  可是这两年,东北是在战乱中过度的。由于食粮的缺乏,生计的窘迫,高粱米或卖到法币百余万元一斤,树皮草根,和豆饼也成了主要的食料。眼看着距离收获季节还有三个月,这漫长饥饿的日子煎迫着他们无数万求生的心。他们回到祖国的怀抱已经三年了,由胜利到战乱,饥饿,从十四年被奴役觉醒后的善良的灵魂,祖国究竞为他们安排了些什么!从热望到现实,他们真是欲哭无泪。

  抚顺街头尽是卖破烂家俱什物的,他们可以嗅到大豆高梁的香味,可是只有树皮草根使他们延续轻贱的生命。往日的良辰美景,也掩盖不住苦难的愁容!煤车的吼叫,几乎变成了饥饿的叹息。就东北说,如果在夏天不能积极产煤,储作冬季之用,那将来的寒冷和现在的饥饿是同样可怕的,可是,谁又想到那么远呢?

  从日本人时代的大和旅馆,即今日的抚顺矿务局职员宿舍的堂皇建筑向抚顺全市眺望,几乎为烟突煤灰所笼罩,几座横贯南北的大桥在迷茫中载运着火车、汽车、马车,使这个工矿业的中心和通沈阳的交通动脉接连起来,形成昔日满铁掠夺东北财富输血管,可惜胜利后拿在我们手里,几乎成了阻塞硬化的状态了。

  工矿电

  谈抚顺,便使人联想到煤矿,真的,抚顺和煤矿是无法分开的。抚顺有二十多万人口,而在煤矿工作的员工就有四五万人,连家属眷口,就超过十万人。在日本人侵占时代,每日最高可出煤三万余吨,员工及眷口约十余万人。成千成万的矿工,从奴役者残酷的鞭打,和无辜者的血汗与眼泪,以至压迫屠杀,挣扎求生,这里地下埋藏着数不清的仇恨和反抗的故事,直到现在还深印在目击者的心里。也许,永远不易磨减。当中国人在胜利后特别表示宽大的时候,可是日本人却恭顺而狡滑的露出“二十年以后再来”的狂语。

  东北老百姓可以像绵羊从涕泪中忘记伤害,而豺狼本性却容易故态复萌。这世界,全(会)在伪善者的幻想中安定下去吗?当去年,盟国法官在离抚顺十余里之平顶山发掘被日军残杀的三千矿工及家属尸骨的时候,多少人又引起往日的战栗和愤怒来,在许多九一八的孩子而今快到成年的被侮辱与被损害的灵魂看来,那记忆又沉重的加深了一层。任何人,要不了解他们十四年被奴役的血泪生活和心理,便不会了解东北人!为民众服务的人们,要不深切的了解这一点,便不容易和他们的生活连结在一起。若干人口头讲了些好听的话,而加诸他们的现实却是相反的东西,这里,诚信,合作便难以建立了。

  日本人不仅把抚顺煤矿作为工矿电气化的示范工业,而且最重要的在于培养大批工矿技术管理人才。那里,有二十年以上的老工程师,和技工,他们谈矿上的事情历历如数家珍。许多分派华北各矿的工程管理人员大部份是在抚顺实习过或较有经验的人。

  抚顺煤矿除过产煤外,最重要的便是产油页岩,露天开采部分,规模最大,当表面的绿页岩剥去之后,第二层便是赭黄色的油页岩。抚顺的化工厂,炼油厂,便是用这种油页岩作原料的。当辽阔的周围近百里的矿区在平原展开,无论产煤的运输,和油页岩向炼油厂的运转,以及材料,人工的移动,都须要很大的运输力量,所以单电车运输系统,在矿区内便有四百五十余公里,差不多昼夜不停,联系着每一个工作系统,因此电的需要成了产煤炼油的原动力。而煤则是电力之源,两方面有极密切的依存关系。此外,如专为制造矿山机电工具材料的机械厂,和为机械厂准备各种适合硬度性能的特殊钢厂,都用电炉冶炼,其他如炼焦厂,灯泡厂,耐火材料厂,都是辅助生产的重要部门。所以抚顺无煤即无电,而无电又不能产煤运煤。其他产油,炼焦也随时需要煤和电才能开动。所以抚顺煤矿是工矿电综合的有机体,不能割裂,不能侧重一点,他是需要各部份共存共荣的现代电气化的产物。不仅在中国,就是在整个东亚,也是首屈一指的。

  吃和玩

  大致来说,东北人对于吃,比较是不甚讲究的。原因是每年寒冷的时间比较长,蔬菜少,一般生活习于简朴。因为原来多是关内山东及河北一带的移民,他们出关都是披星戴月,独身奋斗的英雄。即使一旦成家立业,有所积蓄,仍然是勤俭持家,保持寒素。所以即使是大地主或富有资产的家庭,对于吃穿都不大讲究。平时百分之八十以上是吃高梁米和玉米,一小部份吃大米。冬季因为蔬菜少,只有山芋,白菜和豆芽豆腐之类。东北人冬季差不多最喜欢吃的是酸菜火锅,青的蔬菜是看不见的。当外面落着皑皑的雪,寒风呼啸着的时候,家中人围着闲话,吃着酸菜火锅,喝着高梁酒,倒是别有风味。

  在夏季瓜果方面,东北的苹果是很有名的。有一种是嫩黄的表皮,松脆而带香甜,这是他处所不及的。还有一种紫红色的,味略带酸,也颇清脆适口。抚顺出产一种干果,名叫榛子,似普通的橡树之果,大部份是野生,在初冬的时候上市,经过锅炒以后,可以吃里边的实,其味颇甘美,很像云南的松子。还有东北的花生也很特别,普通很小,且为独粒,和关内长而大,且多为两粒或三粒的果实不同。初到东北的人,都感觉有些奇异。

  在抚顺,普通娱乐是谈不到的。电影院虽然有二三家,可是所演过的片子,多是上海前二三年演过的旧片,戏院空气和秩序也不好,所以很少人去。不过普通人家都装有无线电收音机,广播电台常常播送歌曲和京剧,这便是一般人唯一的娱乐了。公园方面有日本人建设的东公园,没有什么培植,完全是天然风景。此外,据抚顺东南约十余里有新屯公园,山势较高,遍植枫树,还有矿务局的农场。有鱼池,小桥,颇曲折有致,夏季尤为凉爽。可惜距市面太远,交通不便,所以游人稀少,每逢星期假日,学生公务员多到此登临,藉赏山野之胜,或垂钓浑河之滨,在绿野平☐中,别有一种心旷神怡之感。

  —— 卅七年七月廿九日于上海重抄。


《煤都之夏》记录1948年的抚顺是这样的

《煤都之夏》记录1948年的抚顺是这样的

《煤都之夏》记录1948年的抚顺是这样的

《煤都之夏》记录1948年的抚顺是这样的

《煤都之夏》记录1948年的抚顺是这样的

《煤都之夏》记录1948年的抚顺是这样的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24-57683537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09010831-1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