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抚顺知青

郭秀江:知青岁月拾遗——逃票

时间:2017/4/26 14:03:34   作者:郭秀江   来源:抚顺七千年   评论:3
内容摘要:油画:知青岁月  说起逃票,当年的铁路客运员工一定还有印象,知青逃票的事,不算稀罕。  我们插队辽西的抚顺知青,分布在黑山、北镇、锦县、义县四县。我们五中分在锦县,算远的,而我们又从锦州下车,是火车里程最远的。  1968年9月28日,一列知青专列把我们送到锦州,在火车站前换乘汽...
郭秀江:知青岁月拾遗——逃票
油画:知青岁月

  说起逃票,当年的铁路客运员工一定还有印象,知青逃票的事,不算稀罕。

  我们插队辽西的抚顺知青,分布在黑山、北镇、锦县、义县四县。我们五中分在锦县,算远的,而我们又从锦州下车,是火车里程最远的。

  1968年9月28日,一列知青专列把我们送到锦州,在火车站前换乘汽车分赴各个公社。我们乘坐的汽车一路向着西北进发,由平原驶进山区。到公社后做最后一次分散,被等在公社的各个大队的马车,接到插队的目的地-——生产队。

  数万名来自城市的中学生,便这样散落在农村的广阔天地里。

  每当春节前后,是知青比较集中回城探亲的时期,再就是农闲挂锄的时候。

  回家的路,自然是刚才说的逆过程。但和来时不同的是:既没有免费的汽车,更没有了火车专列,要自己掏钱买票。汽车票多少钱忘了,火车票由锦州到抚顺买通票是六块钱,当然是站站都停的那种慢车。

  插队当年年末,我们生产队核算的分值是八分。女社员日工满分是8个工分,合一天挣六角四分钱。就是说,回家一个往返的路费,得二十多天才能挣出来。

  我们队的分值,在那一带山区不算低了。听说比我们还西北的一些公社的生产队,分值还有二分钱的。


郭秀江:知青岁月拾遗——逃票
油画:知青岁月


  第一年春节前回家,赶上队里年终工分兑现,也分了几十块钱,买票富富有余,啥想法没有。但经过了这个往返,我们开了眼界,有了“活思想”。

  伏天挂锄时,队里很体恤我们,也放我们的假,让我们回家看看。生产队里只有年终分红,平时往返路费都得由家里拿。

  在老乡的眼里,我们这些城市知青的家长都是挣工资的,家里条件都好。挣工资不假,可并不高。很多家都是单职工,有的家里好几个下乡的,生活大多不富裕。本来下乡穿的用的都要家里支出,已经给家里添了不少负担了,车票就省省吧!

  这次返回锦州之前,同队的知青伙伴T同学我俩商量好,决定试一试——逃票。

  那时锦县一带的抚顺知青,由家返回农村时,基本是晚上从抚顺出发,到沈阳乘夜车,早晨到锦州,然后去赶长途客车。当时我家在望花北镇,约好T同学从老虎台来我家,然后一起走。

  从飘儿屯火车站上车时天色已晚,各买一张到沈阳的票上了车,车上人很多,不到一个半小时就到了沈阳南站。

  自然是不出站台的,我们是等在站台,还是天桥地道,就记不清了。沈阳南站是枢纽大站,发停车多,旅客熙熙攘攘,进进出出,夏天的晚上又不冷,没觉得时间多难熬,开往锦州方向的列车就进站了。

  那时火车不实行对号入座,谁占谁算。列车门口也不看票,我们顺利登车,并有了座位。心稍稍放下。

  在车轮的铿锵声中,市区的灯火留在了身后,列车扑进广袤的夜色里。沈阳站上车的旅客都安顿好了,车厢里渐渐静了下来。硬座车厢夜里灯光依旧,虽然我们此刻希望它们黯淡一些。

  过了进站、上车两关,此刻的担心就是查票了。

  每当列车员和乘警出现在车厢门口,一颗心立刻提了起来,尤其他们在门口一起进来的时候。看着不是查票,才把心稍稍放下。一路上不知虚惊了多少次,那心,就像是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的。

  夏天天亮得早,太阳也早早升起了,望着窗外的景物,列车距我们的目的地越来越近了。接近了大站,大概不会再查票,我们在心里祈祷着。并且眼下的问题又来了,如何出站?

  锦州大站,我们地形不熟不好出。我俩决定提前一站下车,记得那小站叫百股,离市区不远。

  当双脚踏上站台的瞬间,心才彻底放下了,查票的险情终于躲了过去。望着延向车站外不长的栅栏,我俩轻松地吐了一口气。

  可能因为站小,下车的旅客稀稀拉拉的,没了遮蔽。我俩刚刚走下站台,就被值班的站务人员截住了。

  要票,没有,对不起,到站务室去。

  这一刻,尘埃落定,心反而平静了,去就去吧!

  站务室里只有一个人,还是夜班的关系吧!

  为什么不买票?

  生产队里没分红,没钱。

  没钱走什么,不好好呆着。

  想家了。

  是抚顺知青吧?

  是的。

  以后别干这事了,都这样,铁路不都乱套了!现在不是大串联了。

  询问始终是和气的,咱得懂点事,给人家一个下台阶——表态同意。于是放人。

  我俩拎起行装,出站顺着公路向市区奔去。

  这回真正地尘埃落地了,这次逃票行程有惊无险,但此刻心情却有些复杂,刚才那场和气的询问,竟让我们有些愧意。以我家里当时的条件,买票不至于伤筋动骨。

  赶到长途汽车站时,还没误了那班车。

  后来再往返城乡之间,我没再逃票。也并非完全是觉悟提高了,还因为那种担惊受怕的感觉,很伤神。买了票,稳稳当当地坐在座位上,不再关注列车工作人员的动态,一路上轻轻松松地。但是,如果一直没有查票时,心中就会有一点点的失落。

  一次同儿子闲聊,提起这事,儿子笑道:想不到老妈当年还逃过票啊!

  2017年4月21日

该文章所属专题:郭秀江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