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当代人物

当代人物

卢广绩先生访问记

2017-05-01 15:27 《兴京旧事》 文奇 1713
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部分成员:前排左起卢广绩、王卓然、孙恩元;后排左起阎宝航、杜重远、王化一(1931年9月27日)  新宾是当年抗日战争的游击根据地,这里有许多老义勇军战士曾在卢广绩先生部下工作或与其接触过。因此,1993年原任辽宁省政协副主席的卢广绩先生百岁去世时,几名义勇军老战士家属委托我为卢广绩先生发了唁电。  ...

卢广绩先生访问记 图1

时任辽宁省政协副主席的卢广绩先生


卢广绩先生访问记 图2
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部分成员:前排左起卢广绩、王卓然、孙恩元;后排左起阎宝航、杜重远、王化一(1931年9月27日)


  新宾是当年抗日战争的游击根据地,这里有许多老义勇军战士曾在卢广绩先生部下工作或与其接触过。因此,1993年原任辽宁省政协副主席的卢广绩先生百岁去世时,几名义勇军老战士家属委托我为卢广绩先生发了唁电。


  我是在征集文史资料时多次拜访过卢老先生的。1982年7月4日,我与抗日烈士李春润的女儿李志云专程去拜访原辽宁民众自卫军第七路军司令郭景珊老人时,他主动带我们到沈阳市沈河区二经街义安里8号卢老先生家。卢老家居二楼,室内简朴异常,一张年久老式的办公桌放在墙边儿,89岁高龄的卢老,脸膛红润,头发乌黑,身体硬朗,坐在办公桌后的木椅上,卢老夫人热情地给我们送来了烟和糖果。

  李志云自我介绍说:父亲李春润是原辽宁民众自卫军第一方面军司令,卢老连声说:“认识、认识!”卢老同我们谈道,李春润到过北平救国会。当时卢老任东北救国会常委兼后勤部长。1933年初,卢老曾亲自批准拨给李春润将军部队1万元钱,并帮助李春润部队募集了两大帆船的枪支弹药。后来他听到报告,李春润将军在凤城县塔儿沟与日军交战时负伤,在烟台壮烈牺牲。他深有感慨地对李志云说:“你父亲牺牲后,你们全家受了很多苦吧?”


卢广绩先生访问记 图3
李春润


  李志云说:父亲牺牲后,张学良曾批给李家一笔抚恤金。但当时随李春润入关的义勇军战士生活无着,母亲将这笔款分发给解散的义勇军将士了。后来,我们因生活来源断绝,流浪街头。张学良知道后将未成年的哥哥李树人送到军队学习飞行,当了飞行员。当张学良将军准备将她和弟弟、妹妹等送到南京遗属学校念书时,南京沦陷。她与母亲、奶奶等流亡西安。李志云曾入车向枕创办的东北竞存中学读书,由于当时经常上街排演抗日话剧,所以后来成为话剧演员。

  全国解放后,随丈夫胡家驹一起到甘肃省玉门石油管理局,后调甘肃省话剧团。而哥哥李树人1949年去了台湾。她的丈夫是一名革命老同志,但在1958年初被定成“右派”。而自己在“文G”中也遭到迫害。由于日本侵略军没有到过兰州,因而许多兰州人不知道什么是义勇军及辽宁民众自卫军是干什么的。造反派甚至荒唐地认为:义勇军一东北军——国民党——反动军阀,说自己是反动军阀的女儿。因此,新中国成立后至今没有领到烈属证明,单位也不承认她是烈士后代。李志云感到非常委屈,面对父亲当年的老首长,几十年的心里话一下子倾吐出来。

  卢老泪水涟涟,难过地说:“我欠了一笔债。这就是对东北抗日将士的家属及参加过东北抗战的官兵没能很好地保护,当然自己有时也是自身难保。西安事变20周年时,周恩来总理曾和我说,对参加西安亊变的将士、抗日义勇军官兵,生活困难的要帮助解决。我在东北工作,这应该是我的任务。可是没来得及向共产党组织汇报,便出现了政治运动和后来的‘文化大革命’,把我都送进监狱及农村劳动改造去了,惭愧呀!”


卢广绩先生访问记 图4
1979年,出席全国工商联第四届代表大会的市工商联代表卢广绩(左二)、刘永慈(左三)、
于桂芝(左一)、宋宗禹(右一)在京合影


卢广绩先生访问记 图5
1992年5月,沈阳市工商联副会长刘永慈、牟长栋到沈阳市工商联老会长卢广绩家祝贺卢老百岁寿诞。

  他又同我们讲了当年在奉天官立第六两等小学校读书时,与周恩来同学之事,还有1936年“双十二”西安事变后,张学良、杨虎城邀请中共中央派代表团来西安解决亊变问题,再次见到周恩来以及抗日战争期间与周恩来的交往。

  卢老又对李志云说:“你在玉门工作过,认识不认识杨拯民?"李志云答:“认识。”卢老说:“杨拯民是杨虎城的儿子,现

  在是名领导,我可以给他写封信,叫他来帮助你落实政策。”接着他又说:“1935年11月,一次张学良亲自开车,杨虎城与儿子杨拯民和我坐车,同去三原宏道书院旧址视察。当时我曾与杨拯民闹笑话说,你这官真大,司令给你开车,杨将军和我给你当警卫员。我见过他两面,最近在北京开人大会时,又见到了杨拯民。我发言时说,我这次会上,最髙兴的事就是见到了杨拯民。”

  歇了歇,卢老接着说:“我1934年末到美国和欧洲考察经济。当时我看到美国工业很发达,那时我想搞经济救国,在国外创办实业,挣了钱寄回国内支援抗日。后来在国外见到邹韬奋等人,他们都说,抗日还需归国。这样,1935年末我回到上海。这时,我见到一个新宾人,才听到李春润牺牲的详细经过。他说,李春润是东北最有名的抗日烈士。”谈到李春润的牺牲,卢老哭了。

  卢老擦去了泪水,缓了口气,又说:“听说通化给义勇军将领王凤阁建了一个纪念碑,通化还有一个杨靖宇烈士陵园。这说明通化的党、政领导很英明。凡是为中华民族解放事业而英勇献身的志士,都应该宣传他们的事迹,这样才能教育后代,团结全国各民族人民同心同德搞好‘四化’。”

  他又对我说:“你是新宾县的干部,你们能不能给请个碑(指给李春润等抗日烈士),负点责任。你们打上报告抄我一份,想法报给中央。”还说:“现在落实政策有的地方搞得不好。新民县有个女人,70多岁了,她是救国会成员,年轻时抗日,一辈子没有结婚。不知怎么弄的,这倒成了历史问题。她找过我,最近才帮助解决。”

  我将征集到的一份《关德裕回忆李春润将军》的回忆录手稿,送到卢老手中,求他帮助把史实关。卢老说:“关德裕这个人我认识。他晚年还能写回忆录,这种精神很好。我看看,推荐在《辽宁文史资料》上发表。”他还说:“我过去的名叫卢乃庚,1894年农历二月二十日,生于辽宁省海城县毛祁乡小河屯,15岁时来沈阳。”

  最后,我们吿辞时,卢老送我们到门口,走路时我发现他的腿有些颤抖,我才觉得,他的年龄是大了。后来,我在《相遇贵相知》一书中看见了赵杰同志的文章,才知道卢老的腿病是1971年“文G”时遭迫害,下肢瘫痪,半年后病体稍有恢复。

  7月6日下午,由辽宁省地方党史办公室李秉刚用吉普车送我和李志云再次到卢老先生家,并接郭景珊到卢老家,进行了第二次专访。

  卢老说:“省政协副主席赵濯华也认识李春润,这是个老干部,共产党员,沈阳第一次解放时,他是公安局长,曾经在北平作过东北军工作。"而后,卢老便去找他,他是卢老邻居。

  赵副主席来了,80多岁。他说:“认识李春润、黄显声、唐聚伍。"事前,卢老说赵濯华与李春润换过帖,拜过把子。赵老说:“1932年在北平成立过东北抗日将领大同盟,李春润是张希尧介绍参加的大同盟,当时大同盟成员都换过帖。李春润是辽宁民众自卫军第一方面军司令,义勇军第三军团的副司令。”卢老给赵老介绍关徳裕所写的回忆录,当时卢老问我关德裕解放后的情况。我告诉他,关德裕解放后在扶余县中学当老师,1958年定成“右派”回新宾县外和睦农村。落实政策后,到抚顺市儿子家生活,前几天去世。他说:“关德裕是东北大学学生,去过救国会,这个人是个人材。李春润的材料写得很具体、生动。这些年,搞阶级斗争太左了,确实有些问题。”赵濯华要看一下李春润的材料,就拿去了。

  卢老说:“材料要放到省里发,全国也可以。要写个序,说明一下,关德裕在劳动改造时还写出回忆李春润这样好的材料。”当卢老听到李志云介绍爱人胡家驹被打成“右派”,1960年去世后,自己如何艰难地抚养孩子时说:“把子女都培养成人,

  不容易呀,你是个好样的!”并提到黄显声、熊飞、史良等。

  卢老说:“我给证明,李春润是烈士。”并要赵濯华也给出一份证明。而后赵濯华离去。

  李秉刚打着镁光灯,为卢老及老夫人、郭景珊、李志云等合影。卢老说:“新宾的同志也参加,合影留念。”

  卢老兴致勃勃与我们谈了很久。

  7日早晨,我们第三次来到卢老家。省委党校李秉刚同志将新征集到的1934年由关德裕等人编著的《李春润殉国纪实》一书,给卢老看。卢老看到书上面有一张李振山的照片,说:“李振山没牺牲,我在1936年3月任天水县长时,他去找过我,我考虑他在东北抗战有功(他原是抚顺县警察大队长,1932年6月参加辽宁民众自卫军任旅长)给他安排了工作。”

  卢老说:“你们党校做了很多工作,新宾党史办也做了很多工作,你们为革命史研究立了功。我感谢你们。”

  接著,卢老给省政协秘书长孙毅北同志写了一封信,交给了李志云,并打电话和孙秘书长联系,但孙秘书长不在家。卢老又给省政协副秘书长程西同志打电话,要程西同志接待我们。

  卢老给李志云写的信内容是:“李春润‘九一八’事变后,辽宁首先起义,曾作义勇军司令。辽宁省地方党史办公室,收到当年的文件,使我想起当年抗战。李的事迹,使我非常钦佩、感动。希望辽宁省委统战部与甘肃省委统战部联系,按烈士待遇。具体办法请与省委统战部联系,并叫程西接见面陈。”

  李志云请卢老为《李春润殉国纪实>一书影印件题字。卢老说:“不能随便写,得想一想。"

  我们到省政协见到程西副秘书长。她是一位和蔼可亲的老同志。见到我们后,她为我们沏茶倒水,热情地问了李志云的要求,看了材料说:“林彪、‘四人帮’反革命集团,使不少好人受到了冤枉,应该平反。关于定革命烈士问題,我们研究一下后答复。建碑问題,我给打听一下。”她非常客气,最后派一辆小轿车把我们送回招待所。

  8日,我们第四次到卢老家。卢老说:“李志云你可要继承先烈遗志呀!”又说:“关德裕也值得佩服。没有人写这部信史,后代人怎么能知道抗战那艰苦的历程呢?”

  卢老在《李春润殉国纪实》影印件终页上题了词,交给了李志云,上写:“给李春润烈士的女儿李志云同志:李春润烈士是在1931年沈阳事变后,就在辽宁省东边同唐聚伍一起举抗日大旗,以后又接受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的命令,任抗日义勇军司令。英勇杀敌最后壮烈牺牲,随同李的秘书关德裕,东北大学青年学生,给当时救国会写了有关‘李春润抗日殉国纪实’材料。

  因时局变乱,这份材料已散失。感谢辽宁省地方党史编委会同志们(这主要是李秉刚的功绩),在今天把这样在抗日战争时期烈士宝贵资料搜集到手。不使其湮没。使我在当年同时参加抗日救国的人,看到这份材料感到欣慰。党史编委会将这份材料送给李春润的女儿李志云同志一份,加以保存,以作纪念。我觉得我们今天伟大的祖国,不但在抗日战争得到彻底胜利,而且对伟大的祖国建设,也取得伟大胜利。作为一个烈士后代,就应该在党的领导下,就是以保卫和建设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更好的贡献出我们的力量,这就是继承先烈遗志的最好纪念。卢广绩1982年7月8日”

  后来,我又同卢老先生进行过多次接触,他曾询问过我,县里还有哪些义勇军战士和烈士家属。我说,老战士有佟弼良、刘文英、纽廷珍、魏晓岩、张德钦。他说,认识刘文英,西安事变时他参加了,他是东北军军官,东北大学学生,回乡参加过抗日。他也知道佟弼良,北平朝阳私立大学学生,参加过抗日,保卫过卢沟桥,后来在陕西省栒邑县担任过法官,救助过许多爱国志士,光复后在沈阳东北义民还乡自治会工作过。他还说,马锦

  坡这个人没见过面,但在北平时听过他的事迹,非常感人。据说,日本人将其逮捕,还有几名志士,临刑吋髙呼爱国口号,将监狱的大墙给震倒了,这有些传奇色彩。卢老最熟悉的是郑辅廷,县林业局高级工程师郑文杰之父,他是义勇军支队司令。当过东北救国会难民教养院小学校长、竞存中学副校长、西北“工合”宝鸡事务所主任等,还担任过东北义民还乡留沈自治会会长。解放后两人经常见面,“文G”中被迫害致死,他是东北的一个历史人物。卢老嘱托我要关心这些老义勇军战士及家属,并通过我转达县委和县政府,提议县政府能为烈士们建立一座纪念碑。

  在卢老的支持和关怀下,1984年经中央民政部通知:甘肃省民政厅为李春润烈士正式颁发了烈士证书。当李志云领到烈士证书时热泪盈眶。1991年新宾满族自治县委、县政府为烈士们建立了“抗日英烈纪念碑”。1989年卢老还为我县出版的《兴京抗日烽火》—书題词。内容是:

卢广绩先生访问记 图6


  为抗击日寇而献身的爱国英雄李春润、梁锡夫两位烈士永垂不朽!

  卢广绩

    一九八九、四、七。


  卢老去世,新宾满族自治县许多义勇军家属、亲友都很悲痛。他们感谢这位世纪老人,愿其流芳千古!


--------------------------------

  卢广绩(1894-1993),字遁赓、奉天(今辽宁)海城毛祁乡小河屯人。1918年毕业于沈阳高等师范学校。1931年毕业于沈阳高等师范学校。1931年参加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任救国会常委。后任沈阳市总商会副会长。1946年加入中国民主同盟。建国后,历任沈阳市工商联主任委员,沈阳市副市长,辽宁省工商联副主任委员,辽宁省第四至六届政协副主席,民建辽宁省委第一、二届主任委员和中央委员会顾问。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卢广绩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