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当代人物

当代人物

我与“青山好”及其部下

2017-05-10 17:26 《兴京旧事》 姚玉璞、赵宝植 1252
我叫姚玉璞,民国2年(1913年)生,今年84岁。我是新宾县旺清门江南村人。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年纪轻轻就沾染了抽大烟的恶习。他经常出走在外,不能干活,当时的家境很贫寒。一次,天已晚了,他从头道沟那边经滴台山回江南,在滴台山下不慎掉入江套子(富尔江)的深水中,因抓住了树棵子才没被淹死。第二天...

  (姚玉璞口述赵宝植整理)

  我叫姚玉璞,民国2年(1913年)生,今年84岁。我是新宾县旺清门江南村人。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年纪轻轻就沾染了抽大烟的恶习。他经常出走在外,不能干活,当时的家境很贫寒。一次,天已晚了,他从头道沟那边经滴台山回江南,在滴台山下不慎掉入江套子(富尔江)的深水中,因抓住了树棵子才没被淹死。第二天有人发现他还在江里,通知家人,把他打捞上来后得病死去。剩下母亲和我相依为命。

  十几岁的我和母亲干不了重活,就在江南开了个“小伙房”,靠来往的牛马车在这住挣点钱。日子虽不算富裕,但并不算很艰难。

  我和“青山好”——倪永林以及他后来的部下王紫阳、何春山,还有朝鲜独立团的安喜友都是同乡。除了王紫阳年龄比较大些外,剩下我们都差不多。我们相处得也很好,都像亲兄弟一样。

  倪永林生在南腰岭(龙头山)与我们江南村有二三里路,仅一江之隔。他的大哥外号倪大扯子,他的二哥倪二扯子,他俩都是种地的。倪永林的外号倪锅子,他个子很高,腿很长,上山坡能跨8根垅,下山坡能跨12根垅。事变前,他在江南村王紫阳家当“炮勇”,替王紫阳看家护院。


我与“青山好”及其部下 图1


  王紫阳家是江南村的钱粮大户,他家就在东泡子沿。他家不仅有房而且有地,江南一带的土地都是他家的。从他爷爷开始在江南就是富户,他家常年有雇工,多时十几个人。王家四合院内的东南、西北有两座炮台,倪永林就在他家习枪练武,当保镖。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本鬼子侵占东北后,王紫阳带领倪永林等家丁参加了辽宁民众抗日自卫军,在抗日将领王彤轩手下打日本。

  民国21年(1932年),自卫军因武器弹药不足,衣食住没有保障,被日本关东军打散。倪永林随后拉队上山,立杆报号“青山好”。王紫阳因年老体衰,甘居于倪永林手下,为“青山好”部队的一队长,号称“老来好”。

  何春山是二队长,字号“金边好”。我们从光屁股开始就在一起玩,我们常在一个被窝里睡大觉,有时到他家,有时在我家,我们无话不说,不分你我。

  三队长“绿林好”,四队长“登局好”,五队长“双局好”,都是山林武装好汉,先后与“青山好”联手入编。只因他们都不是本地人,我们虽然都见过面,交往都不深,不知道他们的真名都叫什么。

  “青山好”和他的几个分队,有时在一起,但经常分散开活动。他们活动在通化、桓仁、新宾东部一带,也经常到江南附近头道沟、大荒沟、钢山、夹河北等地,整天钻山沟、进林子,东打一仗,西打一仗。


我与“青山好”及其部下 图2


  因为江南是他的家乡,他把这一带当做根据地,常到我家来,有时在这住,有时让我帮他们办些事。记得很清的有两件事:

  民国22年(1933年),阴历九月的一天,天很冷,二队的战士还没穿棉衣,脚上还都穿胶皮袜子。那天一清早,他们到了我的家,战士们冻得直发抖,个个冻得打牙帮。二队长“金边好”——何春山对我说:“你看战士冻的这个样,到现在还没穿上棉衣,你帮我们上县城买点棉花和布匹,给战士做上棉衣好过冬。”随后交给我一块80两重的银子,说是从南边(桓仁一带)弄来的。

  于是,我赶紧找到当吋在桓仁开杂货铺的我三叔姚忠贵,以他办货的名义,赶到新宾县城,先到银匠铺把银子化了(化成碎银)换成钱,又找了个买卖家,买了布匹、棉花和靰鞡。

  80两银子买的棉花和黑棉布(斜纹布,很厚实),还有几十双靰鞡,整整一马车,托李振铎的哥哥到县里卖粮的车往回拉。当时出新宾东门得过两道岗,岗哨设在当时的新兴街。因买的东西多,太扎眼,白天不敢装车,也不敢往回走,只能等到天黑后才装车,半夜时分往回走。那时候马车在街里又不让走,只能走河套。

  当车赶到东门岗哨时,正巧的是站岗的不是警察,是“自卫队”的民工,跟他们说点好话,给他们点钱,也就顺利地放行了。我们急忙往回赶,第二天早饭后到了家。

  棉花、布匹拉回后,发动当地的百姓给做棉衣,二队的冬装算是解决了。

  另外一件事是伪康德2年(1935年)的舂天。倪永林的侄子倪宝金(和倪永林在一起打游击)要娶媳妇,托旺清门赶车的于广林到新宾县城买金成指。结婚的地点选在大荒沟口的大横道河子沟门那儿。按约定的时间于广林没回来,倪永林一清早骑着他的小灰马跑到江南去找我。


我与“青山好”及其部下 图3


  那时候,我二十二三岁,胆子也大,也没想骑倪永林的小灰马上县有没有危险,跳上小马就直奔旺清门朝新宾县城赶,倪永林从江南徒步往回走。

  倪永林的小灰马轻捷,灵便,不仅跑得飞快,也通人性。它可以从房门进屋,从窗户跳出来。我们家一带的人都认识倪永林的小灰马,因为我和倪永林常接触,马和我也熟悉。它带着我一口气跑到白旗堡,才看到于永林赶着马车往回来。等马跑到车跟前,我说:“那边等着用戒指,倪永林让我来接你。”于永林掏出戒指交绐我,于是我转身往回返。

  等我骑马跑到大荒沟,把戒指交给倪宝金,已是下半晌。这一趟骑着倪永林的马,真不是小事情,往返七八十里路程没遇到坏人,没惹出什么麻烦,也算是万幸。

  倪永林和他的部下端炮楼,打日本,扮成日本官兵堵截曰本汽车,二三年间,在旺清门就有好几次。在转水湖、腰岭子、依木树等处,打死敌人无数,烧毁汽车多辆。在桓仁鹰户沟堵截守备队汽车时,“金边好”——何春山被枪打中,当时阵亡。

  江南一带因为有“靑山好”部队和朝鲜独立团在那儿活动,很少有其他山林土匪找麻烦。

  日本实行大规模的归屯后,旺清门地区方圆几十里(东到东江沿,西到红升),只有旺清门一个围子,周围几十里没有人家。“青山好”部队的人在家乡一带的活动越来越少。

  民国26年(1937年),倪永林带妻子去看病被告密,在通化臭李子沟炭窑遭到警察的袭击,倪永林牺牲之后,发现了杨靖宇部队收编他的委任状和大印。此后,他的弟兄都隐蔽起来。倪永林是为抗日而牺牲的一名英雄。


我与“青山好”及其部下 图4


  为了彻底消灭抗日力量,日本人耍出花招,发通告说:给以前干过事有“污点”的人发放居民证,发证后就算是“良民”,过去的事就不追究了。在桓仁县一些人去领居民证,结果警察在“西大川营”打开一个冰窟窿,把在规定期限内去领居民证的三四百人抓起来,捆绑在一起,用刺刀威逼着推进冰窟窿淹死了。这里也有“青山好”的弟兄们。

  王紫阳后来投奔日本在新宾开的子荣公司,其他人都不在了。《兴京旧事》(辽宁人民出版社, 2000.09  胡金印主编)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青山好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