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传记专栏

《龙凤矿口述历史》之十二:陶丽华口述

时间:2017/5/17 9:07:40   作者:王维俊   来源:抚顺七千年   评论:2
内容摘要:我叫陶丽华。1948年11月11日生,今年68岁了。我是1975年接父亲号头入矿的,分配到选煤厂工作,当运转工,1995年提前退休。1995年那个时候,矿里非常的困难,开资...
《龙凤矿口述历史》之十二:

  《皮带大锹捡石头挥汗如雨,争分夺秒喂孩子不误工时》

——陶丽华口述


  陶丽华,女,68岁,原龙凤矿选煤厂退休工人

  我叫陶丽华。1948年11月11日生,今年68岁了。我是1975年接父亲号头入矿的,分配到选煤厂工作,当运转工,1995年提前退休。


《龙凤矿口述历史》之十二:陶丽华口述
陶丽华


  1995年那个时候,矿里非常的困难,开资都成问题。只有减员。当时有个政策,叫提前退休,提前三年可以涨三级工资,那个时候我是47周岁,正好符合涨三级工资的条件,我就申请退休了。当时没退的,原以为龙凤矿还有复兴之日,没想到过了几年就破产了,只好买断了。

  我是1975年顶父亲的号头分配到选煤厂运转班看皮带,看皮带就是井下运上来的煤,经过我们选煤厂皮带运输,逐级粉化,进入筛选机。我的工作主要是处理皮带跑偏和被岩石卡住的故障,好几十条皮带,一环连一环,只要其中一条卡住了,就得全都停产。我们一个班几百人,我们一个小班就是三十多人,每个人负责一段。把大石头捡下来,然后再往下运,这个叫手选。有的石头很大,女同志都抱不动,手选的活也是很艰苦的。夏天热个死,冬天冻个死,不冷不热累个死。但是我有6年多下乡插队当知青的经历,这些都不算什么!

  回到矿上工作以后,有些也不太适应,比如在运转的时候,不时就要到地沟去顶班,地沟1号、2号皮带就是煤的第一站。那里石头量特别大,还有稀泥,从接班就开始,就拿大锹往皮带上扔,那一锹至少有30斤,皮带有两米多高,我才一米五的个子,将将能够着皮带,而且皮带是在运转的。如果这一锹扔得不准,不是崩回来,就是扔在皮带轮上,很危险。一天8个小时,要扔好几吨。汗顺脸往下淌,冬天的时候衬衣都湿透了,那脸上全是汗水,一抹一甩,能甩很远。手上的黑泥,给脸上抹个黢黑,那跟下井的工人没什么太大区别。就是这样,也没有怨言,我觉得这煤是下井工人用生命换来的,咱们在地面还没有瓦斯,就累点,也是为国家做贡献的,所以那个时候就是累点也觉得挺光荣。就觉得作为龙凤矿的一个职工能给国家多出点煤,能给国家的建设出一份力量,觉得还是挺自豪的,挺光荣的,我在这个岗位干了五年。


《龙凤矿口述历史》之十二:陶丽华口述
陶丽华


  那个时候我在生产一线时候,感觉这个看皮带的活,虽然很累,但还不是很苦。我最苦的就是上班送孩子的路上,那是我最苦的时候。生完孩子56天就得带孩子上班,还要给孩子送奶。那时候幼儿园在选煤厂的北马路,从我们厂出去得过九道铁路线,还得过一条马路。马路上汽车多,铁路线都是装煤的货车,有的时候都把道挡住了,就得绕出很远才能过去。特别是上夜班的时候,只有40分钟送奶的时间,来回走道就得10分钟,还有 30分钟那就得紧忙,连跑带颠的。有一次听到车响了,但是不知道哪边来车,听声音是从那边过来的,赶紧站着别动,等车过去。那车一来,就离我一尺远,吓得冷汗马上就下来了,心都要跳出来,真是叫胆战心惊!一个班八个小时给两次送奶时间,孩子饿得哇哇嚎。到幼儿园不管凉、热、脏,把外面的工作服一脱,马上把孩子抱起来,急急忙忙就开始喂奶。阿姨告诉我们,这样对孩子不好,我们也知道,可时间在这卡着呢?怕回来迟到,只有快一点,没有办法。 孩子吃着吃着就爱睡着,你还得使劲捅捅他。还得歇一会,然后再吃,没等吃完呢,到点了。没办法,就怕因为自己的设备堵了影响全厂的生产,影响井下上煤。

  那个时候爱厂、爱国家是发自内心的,一点虚假都没有的。我们放下孩子,孩子嗷嗷哭,我们出来很远的时候,在北马路上听见孩子哭,心情是很难过的。但是为了多出煤,为了不出事故,每次送奶都严格的卡着这个时间,跑来跑去身上总是一身汗,冬天的时候身上的衬衣都是湿的,送奶就这40分钟,那就是一个长跑锻炼。那比干半天活还要累。

  夜班的后半夜是最困的时候,去送奶的时候,往往孩子吃奶,我眼睛稍微闭上一会就能睡着,走路的时候,闭上眼睛十秒八秒的就能睡着,真是困得不行不行的。自己也掐自己的手,然后拿着针自己扎自己,掐大腿,让自己别睡着,别迟到,别耽误生产。每个人一个萝卜顶一个坑,一个人一台设备,谁也不愿意因为自己一时的失误耽误整个的生产流程。因为每个人每一个岗位都连着全矿的利益,都连着全矿职工的切身的效益。龙凤矿选煤厂洗出来的煤越好,龙凤矿的收入就越多,给国家贡献也越大。选煤厂虽然没有瓦斯,没有井下危险,但是生产指标每天都在纠着我们的心,那是一个硬指标,和矿里的大指标密不可分。

  龙凤矿破产以后,我虽然退休了,但经常回来。走到选煤厂原来那个位置,走一走我原来天天走了20多年的那条路。看一看我曾经工作过的大楼,看看我的父亲、弟弟曾经工作过的地方。想到龙凤矿天天从井下挖出来那么些煤,然后再从选煤厂选出来运到全国各地那些钢厂、电厂,感到作为龙凤矿的人挺骄傲的。现在看到的是一片废墟,哭的心都有! 
《龙凤矿口述历史》之十二:陶丽华口述
(破产后的龙凤矿)

  你看龙凤矿这些人都普普通通的、平平常常的,但是他们做这个工作,就是个贡献,我觉得是平凡中的伟大。如果不在龙凤矿呆个几年几十年,是没有这种感觉的。现在的年轻人根本就体验不到那时候采煤、运煤有多艰难,有多艰苦,有多么不容易,这是用血汗换来的。这句话只有做过的人、体验过的人才能知道,才能知道龙凤矿的矿工多么的伟大! 2016年11月22 整理人:王维俊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标签:口述历史 龙凤旧事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