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传记专栏

暴动失败与支部教训

时间:2017/6/6 12:33:15   作者:高光鉴   来源:抚顺七千年   评论:0
内容摘要:我是于1941年9月20日左右在山西太岳反“扫荡”战斗中被俘的,一同被俘人员中绝大部分是一纵队212旅机关和下层部队的人员。被俘后押送到临汾审讯一个多月,之后经太原、北京押送到抚顺煤矿。在临汾审讯期间,我们为了保护组织和干部的安全,由胡兆琪同志和我,还有...

来源:《中国“特殊工人”》(2015年04月出版)


暴动失败与支部教训
高光鉴


  我是于1941年9月20日左右在山西太岳反“扫荡”战斗中被俘的,一同被俘人员中绝大部分是一纵队212旅机关和下层部队的人员。被俘后押送到临汾审讯一个多月,之后经太原、北京押送到抚顺煤矿。


  在临汾审讯期间,我们为了保护组织和干部的安全,由胡兆琪同志和我,还有个59团某营教导员3个人组织了支部。胡兆琪(1纵59团团长)同志负责,没有明确谁是书记、委员,支部在当时情况下也未公开,仅是秘密串联每个党员、每个战士。南品同志未与我们住一起,由我寻机去南品同志住的地方,对他讲应保守秘密,保持联系,继续工作,继续斗争。由于支部的建立和同志们觉悟水平高,一些干部没有暴露身份,均充当普通战士或文书、事务长之类。后因敌后方缺人无力,不能满足前线需要,将我们分批分期地押送到东北抚顺煤矿做苦工,称特殊工人。

  我是第二批来抚顺的,时间1941年11月中旬的样子。南品同志是第一批来的,时间大约是1941年10月底。我来到抚顺万达屋坑就参加了支部领导工作,和南品同志、马苏义(212旅政治部秘书)同志一起秘密开展工作。支部分工是:我负责政治工作(宣传委员),南品同志负责调查外情和军事上一些工作(军事委员),马苏义同志负责组织工作(组织委员),支部成立分工就是这样。支部书记不知是谁。有事情时,我和南品商量得多些。第4批来到后(时间是12月初),有李新民同志(在抚化名李凤鸣,原系八路军后方医院院长,太岳军区卫生部部长)被吸收为成员,负责内勤工作。支部成立虽做了一些工作,但在当时敌人严密控制下,为了保存力量也不可能公开,仅有几个党员知道。当时有党员共三十多名,我们主要是通过互相认识、了解弄清楚的。我们的领导方法主要是单线领导,互相串联传达进行一些工作。我记得党员有:熊言顺(212旅56团副团长,后牺牲于万达屋矿井)和丁昂、高克臣(二人均为212旅供给部科员)等人,其他人名字记不清了。


暴动失败与支部教训
资料图片


  支部领导的突出斗争是组织暴动逃跑。暴动主要是由于大家不愿再受敌人的压榨,要求回部队继续抗战,而由支部领导进行的。南品同志积极筹备了地图、指南针、药品、胶鞋等物品,并调查了路线。我负责向全体共产党员做了思想动员工作:(1)我军必胜,抗日必成;(2)介绍解放区抗战情况,扩大共产党、八路军的影响;(3)坚持民族气节,不做叛徒,不给敌人做事。全体党员又向非党同志做宣传。于是组织暴动的斗争就开始了。大家纷纷报名参加,当时足有七八十名,编为七八个班的组织。在逃跑之前还研究过留些口号和信件,准备了铁棍子等物为武器。

  按预先商定,1941年12月21日午后9点钟,住在各工棚的暴动工人陆续向集合地集中,之后冲破电网,通过万达屋矿区和浑河,但到了三家子村,由于我们对向导放松警惕,结果向导逃跑告密。敌人第二天从早10点到午后3点向我们轰击,我们有些同志逃跑了,绝大部分又被捕入宪兵队,也牺牲了几个同志。在当时严刑之下,同志们为了我们而受苦。

  暴动的失败主要是我们支部成员犯了急躁情绪,我们对东北情况不了解,敌人交通工具方便,各处都有公路,各处都有敌人,这些我们都不知道。我们想得过于天真,将东北与关内一样对待,认为进山敌人就无可奈何,就是我们的家。所以这次斗争失败了。

  我们三人(李、南、高)于1942年2、3月被送到沈阳高等法院,由于我们翻供,最后于1942年五六月被判刑,南品同志是7年徒刑,我和李新民同志5年徒刑,以后被押往沈阳第一监狱。这期间我们3人以小组为核心活动。

  在狱中,(1945年5月间)我们和其他一些人(包括部分国民党员)串通各监房,酝酿过一次暴动(越狱),但未成功。

  苏联红军进入沈阳后,第一批释放了我们后,我们在红军的帮助下,以收容被俘人员为借口(实际组织部队)写出布告,内容:解放了,胜利了!几年来被俘人员很多,咱们在红军的帮助下,成立了收容所,将来给你们找关系送回部队。当时沈阳的国民党成立省(市)党部,组织部队争天下,要夺政权,所以我们就在原支部的基础上,又吸收了几名同志参加。有南品和我、刘嘉、韩凯等人(他们二人都由本溪来的),分工我负责政治工作,南品同志负责军事工作。支部总的任务是:利用一切可能力量收容我军被俘人员,扩大队伍。

  结果不到1天工夫就收容1500多人,其中党员有140多名(主要靠自上而下串联认识提名)。我们虽未提到八路军,但老百姓都知道,纷纷来报名参加,后期组织扩大到4500人。9月,我军曾克林、唐凯同志到沈阳。我听老百姓说东站来军队,便到东站见到首长汇报了组织部队情况。首长任命南品同志为团长,我为政委,直到后来东北局成立后,干部继续来沈,又给我们特务团派来一名团长、一名政委,这时我任副政委,南品同志任副团长。这时候我们大部队同志还过组织生活,以后有的恢复了党籍(如南品和我等人)。大部分又重新入党,在重新入党的一部分人中间,经过整顿审查,有的又重新恢复了党籍。李新民同志的党籍当时无结论,因他在狱中被敌人迫害致死,他是一个好同志,受很多折磨,意志从未动摇,对我们的教育和影响很大。


标签:中国特殊工人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24-57683537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09010831-1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