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龙凤矿口述历史》之十五:汪太利、朱作祥口述

2017-05-20 12:10 抚顺七千年 王维俊 1156
我们哥几个都是大集体的,都是龙凤矿三公司的。三公司是集体单位。我们几个到矿里工作,是给矿里出劳务,我们一共在矿里工作的有300多人。
《龙凤矿口述历史》之十五

  《很难忘在龙凤矿更衣室、干燥室工作的日子》——汪太利、朱作祥口述

  汪太利,男,56岁,原龙凤矿三公司工人,曾在龙凤矿回采区井下采煤,后到更衣房工作。

  朱作祥,男,原龙凤矿三公司工人,曾在龙凤矿回采区井下采煤,后到干燥室工作。

  我们哥几个都是大集体的,都是龙凤矿三公司的。三公司是集体单位。我们几个到矿里工作,是给矿里出劳务,我们一共在矿里工作的有300多人。我们哥仨先后被分配到矿里的更衣房和干燥室工作。工作不算累,倒班,也挺有意思的。我就给你们唠唠矿工洗澡的事儿吧!


《龙凤矿口述历史》之十五:汪太利、朱作祥口述 图1
汪太利、朱作祥


  80年代龙凤的澡堂在没改造前真的不怎么样,我记得有四个大池子,每个都有四十多平米,像个小游泳池。都靠锅炉的硬蒸汽咕嘟水,水到了一定的温度,再加凉水,调到适宜水温,四个池子轮换。淋浴头很少,坏的多好使少。下井的上来,要先到澡堂子刷靴子。洗澡的和刷靴子的都在一个池子里同时进行。也就是说距离一米有泡澡的,就有刷靴子的。靴子的黑水,在澡堂子里涮来涮去,澡堂子里的人正在洗头。见怪不怪,没人不愿意,也没人加小心。谁都这么干,习以为常。

  有一年有个新分配来的女大学生,戴个近视镜,镜片上糊满了煤尘,看不太清楚,升井后也冒冒失失地进了男澡堂,大大咧咧,若无其事地刷靴子,把洗澡的男同胞吓得像岸边的青蛙,噼里扑通往池子里蹦,闹了挺大的笑话。

  到了80年代中期,矿里决定对浴池进行大规模改造。党委书记亲自抓,做为一号工程,并增派了管理人员,严加管理,免费供应肥皂,必须先淋后浴。不许在池内涮靴子,不让在澡堂子洗衣服,浴池的环境彻底改变了。池水始终清澈见底,温度适宜,这回真的变成了仙水。升井后的矿工,浸泡在温暖的池水里,泡走井下的潮气,泡去一个班儿的疲劳,好像疲倦的身体里注进新的活力,满怀信心、溜光水滑地走在回家的路上,没人敢用奇怪的眼光撒摸、斜视。

《龙凤矿口述历史》之十五:汪太利、朱作祥口述 图2
(照片来自网络)

  矿工们升井后,脱下脏工作服、靴子,光着屁股,叼着卷起的老旱烟,在更衣室过足烟瘾后,顺着专用通道,走进浴池,在温暖的淋浴下冲去浮灰,洗净头发,再跳进齐腰深的泡池内,疲劳的肌肤得到了池水的抚慰和按摩,一天的劳累顿时减轻了一半。

  浴池24小时对矿里的全员开放,一些退休的老工人也可以到矿里免费洗澡,但他们都爱泡热水澡,都是起早来。拎一个小筒(小名叫小柳罐儿),夏天天刚亮就来。那时候夜班的还没升井,他们洗头一茬水,多少年都是如此。这些老头能泡热水,一下去,呜嚎喊叫,攉拢热水,个个烫的红半截,躺在池子边上发汗,老伙计身闲嘴不闲,互相间搓一搓,唠唠闲嗑,扯扯蛋,开开玩笑。看看夜班的要升井了,他们就撤了。拎着小桶晃晃悠悠、溜溜达达回家了,小酒盅一端,小茶水儿一遛,然后再来个回笼觉,每天如此,没有特殊事情不带耽搁的。这是煤矿工人的特殊待遇,也是他们的念想和习惯。下一辈子井,洗一辈子澡,这就是他们的幸福,也是他们应得的回报。

  虽然退休了,他们觉得还是没有离开矿山,他们还是矿山的人,这是矿里给他们的特殊待遇,他们还在矿山温暖的怀抱。没人能改变他们,直到离开这个世界。

  到了1999年10月10日,龙凤矿破产了,巨大的更衣楼变卖或出租改作他用,巨大、宽敞的浴池砸毁了。一些洗惯澡的老工人开始骂娘了,他们失去了再一次每天和矿里亲近的机会和场合,心中的不满和愤懑不知向谁去发,洗澡的习惯为之改变,每天一洗,改为每周一洗。每到洗澡日,只能还是早起,拎着使用多年的小柳罐,走向街边的洗浴中心,还是使劲儿地泡,一个劲儿地喊“加热水”,但总觉得没有在矿里浴池那宽敞、亲切、舒坦、开心、主人一般的感觉。

  龙凤矿破产了,我们几个也就没了工作。看看过这多年的更衣房,看看一排排熟悉的更衣箱,心里那个滋味儿,就像成了没娘的孩子一样,眼泪不由自主地往下淌。(2016年11月19日 整理人:王维俊)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口述历史  龙凤旧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