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龙凤矿口述历史》之十六:谢振全口述

2017-05-22 08:43 抚顺七千年 王维俊 1595
我叫谢振全,今年66岁,是1968年下乡,1970年当兵,是海军在葫芦岛,1975年复员,在抚矿电机厂机关工作。1997年5月28日,我回家...
《龙凤矿口述历史》之十六:谢振全口述

《过路人目睹矿难心难过,采煤工前仆后继真英雄》——谢振全口述

  谢振全,男,66岁,原抚矿电机厂干部,王开香的爱人,退休。

  我叫谢振全,今年66岁,是1968年下乡,1970年当兵,是海军在葫芦岛,1975年复员,在抚矿电机厂机关工作。


《龙凤矿口述历史》之十六:谢振全口述 图1
谢振全接受采访


  1997年5月28日,我回家路过龙凤,是从搭连过来的,目睹了“5.28”事故后的一些情况,那个场面,可以说是终生难忘。

  当时我是在单位听说龙矿出事故的,但是这个事故多大,死了多少人,我不知道。我骑车从搭连那边过来时候,路过矿前,我就感觉被震憾了。就是到处都是车的汽笛声,到处都是车。白的救护车,反正各式各样的车,车的风挡贴着白条,写着黑字:“抢险救灾车辆”字样。看到这个场面,我心里想事故一定不小。整个龙凤矿前这一片,到处都是人。可能那个时候,很多人只听说矿里出了事故,但还不知道事故有多大。矿大门被警察、还有什么保卫的把矿全围起来了。站在外边的人禁步,全是人,只能急切地向矿里张望。反正那阵,谁家有井下的肯定着急,一家一个人下井的,全家老少全过来了,吵嚷了半天,净哭的。还有劝的。

  当时看到那样场面,我心里边特别难过,一看这么多人,这么大的事故,得死多少人,多少家庭破碎,这怎么过啊?后来我回家了,当时我们家有电话,我打电话给我爱人王开香,她说在矿里呢,矿里成立抢险指挥部,还不知道井下死了多少人。后来知道了,这是一次特大的多人事故,在这次事故中有69人牺牲。

  第二天,我骑车到处转了转,整个龙凤地区的特别凄惨,到处都是灵棚,到处都是哭声,当时天气也是阴沉沉的。

  后来在局里的统一组织、调度下,我爱人王开香也参加了事故善后工作组,就是做善后工作。每天回家都是半夜十二点以后。当时我们的孩子还不到10岁,正在上小学,没有办法。孩子我得早上送,晚上接,再送到父母家,这个场面到现在我终身难忘。 虽然我的家里边没有人下井,但是我对下井工人一天早出晚归,没有白天晚上的干,完了最后还出现这种情况,感到非常的难过。我当时就说,你们龙凤矿领导、矿区领导有责任,因为啥呢?它爆炸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肯定有前提。那为什么有的就能够预防呢? 我感觉安全生产太重要了。一般的企业重要,矿上更重要。安全就是天哪!

  回到单位同志们都打听事故的情况,都说煤矿太危险了,给多少钱,都不能去,怎么也不当下井采煤工 。而且事故发生了以后,又过了十天、八天左右,又恢复生产了,我说他们太勇敢了,我真佩服他们,就跟战场一样,前面的倒了,后面的继续往前冲,前仆后继,太了不起了,他们真正是共和国的脊梁。

《龙凤矿口述历史》之十六:谢振全口述 图2
(图片来自网络)

  到了1999年10月,听说龙凤矿破产了,好多矿工买断,下岗,在社会上打工养家糊口,心里不是滋味儿。心想,煤矿工人这一辈子太苦了,和他们的贡献相比,他们得到的就应该是这样的结局吗?我不知道该问谁?(2016年12月6日 整理人:王维俊)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口述历史  龙凤旧事  

文章评论